加拿大偏遠小島的海鳥天堂

加拿大偏遠小島的海鳥天堂莎拉·翰威特(SarahHewitt)2017年6月29日這是外部鏈接,瀏覽器將打開另一個窗口分享平台Facebook分享平台Twitter分享平台Messenger分享平台Messenger分享平台電郵分享分享平台這是外部鏈接,瀏覽器將打開另一個窗口Facebook分享平台FacebookMessenger分享平台MessengerMessenger分享平台MessengerTwitter分享平台Twitter人人網分享平台人人網開心網分享平台開心網微博分享平台微博QQ分享平台QQ豆瓣分享平台豆瓣Google+分享平台Google+WhatsApp分享平台WhatsApp複製鏈接,瀏覽器將打開另一個窗口關上分享窗口ImagecopyrightAlamy斜倚著海恩典號(OceanEndeavour)破冰船船頭的欄桿,利奧波德王子島(PrinceLeopoldIsland)的岩壁透過濃霧逐漸出現在我的視野裏。這座位於加拿大努勒維特(Nunavut)的小島幾乎沒有植被,完全被懸崖峭壁包圍。從這裏看,山峰毫無生氣,寒冷淒清。我們距離多倫多已經超過3,200公里。導遊告訴我們,每年有20萬對伴侶飛往這個小島。這裏提到的伴侶是海鳥。從海平面冒出來的黑色島嶼火水鍛造加拉帕戈斯群島的獨特物種遠在天涯海角的英倫小島ImagecopyrightAndreGallantImagecaption利奧波德王子島是高緯度北極地區最大的海鳥棲息地(圖片來源:AndreGallant)儘管這座島只有65平方公里,但卻是高緯度北極地區最大的海鳥棲息地,也是受到聯邦保護的候鳥保護區。托尼·加斯頓是一位退休科學研究員,從1975年就開始在這座島上工作,他說,”這座島出名的原因在於,這裏有所有主要的北極物種。天氣好的時候,這裏是觀賞各種鳥類和風景的最佳地點。”我們一行人中的10個登上了一艘橡皮艇。小船在冰冷的水中大幅度地傾斜,翻湧的海浪和北極的風帶著我們離小島垂直的峭壁越來越近。我抓緊船體兩邊,祈禱無論是我的裝備還是自己都不會掉下船去。當我們一點點靠近時,懸崖峭壁看起來並不那麼死氣沉沉了。厚喙海鷗、黑海鳩,紅腳三趾鷗以及北方管鼻藿都是重要的物種,它們會在五六月份大批大批地來到這裏。現在是八月份,鳥類保護區裏已經顯得有一些擁擠,無論水裏還是空中,到處都是鳥,塞滿了每一片懸崖面,哪怕是最小的岩石凸起。成年大鳥和不同種類、不同成長階段的小鳥,都相互之間鳴叫呼喚。圖輯:有著兩萬座墓穴的小島尋訪愛爾蘭海盜女王的傳奇圖輯:夏威夷海洋保護區這是一個巨大的岩石托兒所,充斥著新生的小鳥和各種鳴叫的聲音。幾只管鼻藿正好在充氣船旁邊俯衝,試圖攫住一條魚或者一隻小海蝴蝶,濺了我們一身水。一些小鳥從岩壁的安全處出發,進行它們第一次勇敢的降落,撲通一聲落在我們旁邊。我想知道它們會不會被冰冷的水溫嚇一大跳。我看到有兩隻雄性海鷗,是一隻海鷗和一隻小幼鳥一起游泳,它們突然開始凶狠地啄咬對方,拍打著翅膀,攪動著水,然後這位父親和它的孩子又迅速地離開了。其他海鷗在水中蝶泳,兩隻翅膀同時從水中伸出,來推動它們前進。岩壁上,空中,水裏,鳥兒們一片熱鬧景象。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Imagecaption大批厚喙海鷗成群結隊飛向小島(圖片來源:WolfgangKaehler/Getty)從懸崖底部看,這座島似乎還很原始,未經雕琢。從這裏,我看不到坐落在小島上面的那座小屋。在過去的四十年中,幾乎所有夏季,研究人員們都會乘飛機來到這裏,降落在小屋附近的苔原地帶。正是在這偏遠的地方,他們研究環境污染物。這給人們敲響了警鐘,即污染無處不在。這座小島距離最近的工業中心有數千公里,但是汞等有毒物質還是可以通過空氣和水擴散到這裏。污染物進入食物鏈,並隨著這個網絡的擴大而變得越來越集中。因此,以魚為食的海鳥就顯得尤為脆弱。ImagecopyrightAlamyImagecaption研究人員們在1000英尺高的峭壁上收集鳥蛋(圖片來源:AllCanadaPhotos/Alamy)比吉特·布勞內是一名研究科學家,與加拿大環境與氣候變化部合作,研究鳥蛋的污染程度。為了拿到這些鳥蛋,你必須從鳥窩中把它們取出來。這是一場棘手的作戰行動,因為鳥巢築於利奧波德王子島破碎的岩壁上,這裏有形成無數岩石凸起的疏鬆砂岩和石灰岩,是絶佳的築巢處。”1000英尺的峭壁讓人不寒而栗,”她說,”我們聘請了專門的攀岩者,利用繩子下落。”但是下落到成千上萬的鳥類中間也需要智慧。她說,”攀岩者要花很多時間。他們小心翼翼地緩慢移動,這樣岩石才不會被挪動而掉在鳥群中間。”他們盡最大努力,減少對正在繁殖的鳥類的干擾,並盡拾取盡量少的鳥蛋,獲取信息需要這些鳥蛋。在同一個地方數十年如一日地做研究工作的價值就在於,你可以看到變化的趨勢。布勞內說,從1975年到21世紀前十年的中期,這些鳥類的汞含量水平在上升,但之後由於對汞排放的限制越來越多,含量開始持平。”這是好事,但是現在問題是,汞含量會有下降趨勢嗎?”布勞內說,”這是我們一直盼望的。”布勞內的發現意義重大,推動國際組織關注污染水平。正是這些信息促進了規則的改變,比如20世紀70年代對殺蟲劑的規定使海鳥蛋中殺蟲劑的含量下降了。”規章制度行之有效,”布勞內說,”沒有別的選擇。”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Imagecaption布勞內的發現推動了國際規則的制定,可以保護海鳥免於有毒物質的侵害(圖片來源:ullsteinbild/Getty)布勞內強調了監測方案對於居住在加拿大北部的因紐特人的重要性。他們從同樣的水中獵食和捕魚,水就是他們的產糧區。”重要的是,這些信息可以反饋給他們,告知他們食物的受污染程度。””到最後,污染會是一個全球性的問題,”她說,”所以需要全球性的解決方案。”該島是活動中心,不只是鳥類會受到影響。島上也能看到北極狐和北極兔。幾年前,項圈旅鼠第一次在這裏出現,但是並沒有在這座島上定居。這裏也出現過馴鹿和狼。但是很難看見矛隼從懸崖頂上飛掠而過,然而當天氣好、海浪也不大的時候,可以看見200頭白鯨,偶爾會看到一隻北極露脊鯨,甚至可以看見獨角鯨在水裏游泳。島上的天氣使得這裏的研究特別棘手。加斯頓說,”天氣是可以預報的,但是很不幸,預報的都是糟糕的天氣!”但是,多年來,天氣狀況已經發生了明顯的變化,雖然還不清楚這樣的變化對這座島以及島上的鳥類居民意味著什麼。在20世紀70年代,壞天氣意味著起霧,但是近年來,雨水更多了。加斯頓說:”這真是太不尋常了。”他補充道:”你注意到北極地區近來的氣候異常了嗎?簡直不可思議!”他指的是2016年年底報告的北冰洋大部分地區令人震驚的溫暖氣溫——約高於平均水平14攝氏度。”我不想在這裏看到北極熊、白鷗和矛隼的末日,”他說,”但是可能會有一些現在還活著的幼年動物將走向死亡,就像雪球效應,速度太快了。”ImagecopyrightAndreGallantImagecaption海鳥監測系統還可以告知當地因紐特人水中的有害物質水平,他們正是從水中獵食和捕魚(圖片來源:AndreGallant)我們的充氣船返回到輪船處,我爬上甲板,走向船尾。船一點點遠去,島嶼變得越來越小,鳥也越來越少,只有幾只管鼻藿迅速掠過甲板。未來幾個星期內,鳥兒們將會帶著它們的下一代前往越冬地。我想知道自己是否能夠再看到這片景象。能親眼目睹一次,我已經足夠幸運,但是我渴望能夠從島嶼的高處向下來觀看這一景象,但是那裏只有研究人員才能去。我想站在懸崖邊上,俯瞰這些鳥兒,掃視著翻湧的波浪,期待著看到白鯨的蹤影。請訪問BBCTravel閲讀英文原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