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形殘疾人士面臨的職場挑戰

隱形殘疾人士面臨的職場挑戰傑西卡·霍蘭德(JessicaHolland)2017年6月30日這是外部鏈接,瀏覽器將打開另一個窗口分享平台Facebook分享平台Twitter分享平台Messenger分享平台Messenger分享平台電郵分享分享平台這是外部鏈接,瀏覽器將打開另一個窗口Facebook分享平台FacebookMessenger分享平台MessengerMessenger分享平台MessengerTwitter分享平台Twitter人人網分享平台人人網開心網分享平台開心網微博分享平台微博QQ分享平台QQ豆瓣分享平台豆瓣Google+分享平台Google+WhatsApp分享平台WhatsApp複製鏈接,瀏覽器將打開另一個窗口關上分享窗口ImagecopyrightAlamy”這是一個殘酷的職業。”伊莎貝拉·麥克高夫(IsabellaMcGough)說,”你不僅要有強壯的外形,還要證明自己在心態、身體和心靈方面都很強壯。”但這個23歲的倫敦人還是要迎接這項挑戰:除了要經常排練外,還要在酒吧工作,維持生計,業餘時間也要出去教書,補貼家用。”我一直以最充實的狀態去生活,不想錯過任何事情。”她說。正因如此,她才不願告訴人們她其實患有癲癇症。她對閃光燈並不敏感,但如果勞累過度或者睡眠不足,就有可能發作。愛滋病毒攜帶者僱員所受到的歧視無所不在你是”真病”還是”無病呻吟”?自閉症患者——有待開發的人才寶庫?ImagecopyrightIsabellaMcGoughImagecaption伊莎貝拉·麥克高夫有時候感覺因為癲癇而請病假”簡直就是犯罪”(圖片來源:IsabellaMcGough)”我很幸運。”她說,”我從沒在工作時發作,但我請過好幾次病假,因為我必須躺在牀上好好休息。”她並非每次都能提前想好請假的理由。”我有好幾次說自己得了感冒,但作為一名員工,我覺得這不是個請病假的好借口。這種時候我就會產生負罪感。”世界各地應該有成千上萬人都面臨過類似的困境,他們的日常工作可能也受到身體或心理健康問題的影響,但外人卻很難看出來。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全球約有10億人身患某種殘疾,而美國的一項調查發現,74%的殘疾人不使用輪椅或其他能夠明顯看出其身患殘疾的器具。如果有人使用輪椅,或者視力受損,那就很容易理解他們面臨的困難,並為其提供幫助。對於抑鬱症、慢性疼痛或肌痛性腦脊髓炎(ME,或慢性疲勞綜合徵)等所謂的”隱形殘疾”的患者來說,情況卻往往有所不同。同事或許難以看出他們所遭受的挑戰,甚至很難理解或相信某個患有隱形殘疾的人真的需要幫助。強力塑造世界的”正常化”概念延長一年壽命要花多少錢?抱病上班背後的微妙心理學無聲的挑戰此外還有一些內部障礙需要克服。加拿大2011年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88%患有隱形殘疾的人對公開自己的殘疾狀況懷有負面看法。”人們擔心被貼上標籤。”殘疾慈善組織Scope服務主管蓋伊·喬多爾(GuyChaudoir)說,”最困難的事情之一,就是給自己施加達成目標的壓力,並且擔心向別人尋求幫助。因為我們不想告訴別人’我今天干不了這事’。”吉米·伊薩克斯(JimmyIsaacs)對於披露自己的隱形疾病產生的負面影響有著切身體會。4年前被診斷出HIV呈陽性時,他還在英國的一家太陽鏡公司工作。而在披露這個信息後,他的工作時間、薪水和職責都被迫壓縮。由於降薪後無法支付房租,他辭掉了那份工作,而每當他向招聘人員解釋自己為何要換工作後,對方都會就此消失。ImagecopyrightJimmyIsaacsImagecaption吉米·伊薩克斯表示,一旦招聘人員發現他是HIV攜帶者,他就很難找到工作(圖片來源:JimmyIsaacs)對HIV攜帶者的侮辱和歧視一直存在,這甚至會影響他們的工作生活。HIV/艾滋病組織估計,全球HIV攜帶者的失業率較國民平均水平高出3倍。伊薩克斯人士很多金融行業的朋友也都是HIV攜帶者,他們也感覺無法與僱主分享自己的病情。儘管面臨考驗,但伊薩克斯還是鼓勵患有隱形疾病的人在可能的情況下盡早披露自己的病情。”首先,如果你需要時間休息,那就有充分的理由。”他說,”如果僱主的反響不好,你可以教育他們。另外,整個社會也可以一點一點地取得進步。”伊薩克斯目前在一家名叫RollingLuggage的公司擔任店長。據他描述,這家公司對待他病情的態度”極好”。他們甚至允許他請假去參加YouthStopAIDS宣傳組織的巡迴演講。心理負擔HIV和癲癇對人們日常工作的影響可能有很大差異,但很多國家都將其歸入殘疾。例如,英國的《2010平等法案》就包含這些疾病,其目的是確保人們得到各種保護,並且要求僱主做出”合理調整”,以便消除他們的工作障礙。這可能意味著調整工作時間,以便員工避開上下班高峰期,或者允許他們請假去醫院看病。不符合法定殘疾標凖的人仍然可以在英國享受法定帶薪病假,而且可以申請彈性工作制。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Imagecaption由於擔心被人貼標籤,患有隱形殘疾的人可能會對自己的狀況守口如瓶(圖片來源:GettyImages)即便被法律歸入殘疾人的行列,這個詞仍然會帶來很多負擔。很多人感覺,這個詞並不真正適用於自己,尤其是當外人無法看到他們的狀況時。”我真的不知道是否應該公開。”在倫敦地方政府擔任行政人員的艾米林·梅(EmmelineMay)說。她身患多種慢性病——焦慮症、抑鬱症、創傷後緊張症,以及會導致關節和肌肉疼痛的良性軟筋症候群。只要獲得恰當的支持,這些病情都能得到控制,但也有可能出人意料地突然發作。”我在一個非常企業化的地方工作了幾個月,幾乎讓我崩潰。”她說。她不僅沒有在工作上獲得支持,反而感覺她必須要證明自己真的有病。在申請新工作時,她對自己的病情”非常坦誠”,而該公司也給她配了特製的鍵盤和椅子,另外還允許她額外請假接受治療。她現在在那個崗位上已經工作了9年。”當我說我今天要請假回家,或者這個星期要調整工作時間時,僱主非常理解。”梅解釋道,”但我工作很努力,我在那裏很長時間了,人們對我都很信任。”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Imagecaption上下班的交通問題是殘疾員工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圖片來源:GettyImages)挖掘人才Scope的蓋伊·喬多爾(GuyChaudoir)表示,聰明的僱主應該多加注意。殘疾人在英國的失業率達到普通人的4倍,調整工作時間是他們最普遍的需求,而交通也是最大的問題之一。僱主可以通過包容的心態挖掘這個人才庫,幫助人們更好地從事自己的工作也有助於提高忠誠度。”彈性工作制肯定是一大趨勢,有的因為照顧孩子,還有的因為殘疾,或者要追求生活與工作之間的平衡。”喬多爾說。但他也警告稱,要提高這方面的意識,仍有很多工作要做,尤其是在競爭激烈的領域。”真正令人’殘疾’的是社會障礙。”丹尼·克拉克(DannyClarke)是ELASGroup的運營總監,這家公司專門為企業提供職業保健和就業法規方面的培訓。他表示,企業應該嘗試形成一種文化,讓員工可以安全地信任自己的僱主。他建議他們制定心理健康和福利政策,好讓員工知道如何獲得支持。”我們能(為那些患有隱形疾病的人)提供的最佳建議就是不要默不作聲。”他說。伊莎貝拉·麥克高夫表示,她並不想在追求表演夢想的過程中享受”特權”,但她還是認為,對隱形疾病多些理解的確能夠帶來幫助。”你希望人們能對你多一些關照。”她說,”你不是個數字,而是一個努力工作的人,你也需要平衡自己的生活。”訪問BBCCapital閲讀英文原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