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加分活動]聯合/該放手的不放手,該接手的不接手

[投票加分活動]聯合/該放手的不放手,該接手的不接手 國民黨新主席產生已一個多月,吳敦義以過半優勢獲勝,洪秀柱也在日前提前卸任。黨內各方都高喊團結,表面看來,國民黨即將邁入新的階段,但事實卻非如此。國民黨即將面對的是一個半月的空窗期,在八月二十日全代會前,沒有實質主席。正當民進黨施政不利而陷入泥淖,國民黨本應趁勢而起,採取積極作為反攻。但黨中央此時卻大唱「空城計」,彷彿國民黨認為現在若放馬開戰,將是「勝之不武」;這簡直令人不可思議。事實上,國民黨並不是不想全面迎戰,而是黨內的紛爭未已,各方人馬仍在暗自角力,才會上演這種詭譎景象。先看洪秀柱。從宣布提前辭職到正式卸任的這一個月,洪秀柱並未閒著,且其活躍程度完全不像一個看守主席。她參加了兩岸論壇,並在致詞中高談其引發黨內爭議的「和平政綱」。不唯如此,她塵封已久的「一中同表」也重出江湖,出現在她臉書,也出現在專訪裡。彷彿怕爭議還不夠多,洪秀柱接受電台訪問,仍叨叨絮絮地碎念吳敦義如何以總統規格打主席選戰,還批評他的兩岸主張不受對岸信賴。卸任前夕,國民黨立院黨團總召改選,洪秀柱毫不掩飾地說她對落選的廖國棟「很有意見」,指責他一方面說要黨團自主,一方面又宣稱孤立無援,「相當矛盾」。這有必要嗎?儘管洪秀柱說不戀棧,也自稱未受委屈,但上述枝枝節節,說明她對主席職位仍然「放不下」,她對黨內對她的不支持仍感不平。此外,洪秀柱對自己的兩岸主張堅持依舊,且不思索迴旋空間;這正是藍軍無法服從其領導的主因,但她卻無自覺。出任國民黨主席,其實是洪秀柱的一次「意外的旅程」。這個意外旅程,或許是因為黨員對藍軍兩次大敗的失落及怨懟,或許也是出於大選「換柱」的愧疚,而將她拱上了主席大位。然而,她這趟旅程顯然並不愉悅,最後的收場也無光榮可言。主因或許就在這「意外」二字:洪秀柱並未準備好她的領導角色,黨內也並未準備好接受她的另類領導路線。也因此,在她領導的一年多,國民黨陷於內鬥和空轉,黨中央槍口對內的時間比對外的時間多,蔡政府施政一再脫韁,國民黨卻缺乏強有力的制衡。這些,洪秀柱作為主席,責無旁貸。吳敦義雖以絕對的優勢當選主席,但由於黨內撕裂的傷痕仍新,他唯恐坐實洪營「逼宮」的指控,因此堅持要到八月全代會才正式接任。這也正是國民黨的問題:寧可放黨空轉,也要避免弄髒自己的羽毛;寧可奉守毫無意義的儀式,也要避免革新之舉引人非議。如此行禮如儀的結果,舊主席放空提前請辭,新主席卻不敢「無縫接軌」,只能讓黨陷於空窗。這麼墨守成規的黨,要談什麼有效革新,恐怕都是難事。觀察吳敦義近期的行動,除不斷到各地謝票,並部署中央委員選舉。其間,亦不斷有二○一八縣市長選戰的「口袋名單」傳出,這究竟是為了國民黨的復興大業,或只是著眼於他個人未來的大選布局,陸續引發不同的猜測。吳敦義出任黨主席,到底是要帶領國民黨再起,或只是為了自己的政治圖謀,也受到議論。八月全代會前,國民黨必須面對的問題不少。對內,有黨工薪資發不出的窘境;對外,在立院有前瞻建設條例和預算的對決,還有黨產遭清算的行政程序和訴訟要打。試想,即使是團結且戰力滿點的國民黨都未必足以應付,一個唱空城的國民黨又如何接得了招?如果說洪秀柱是「該放下的不放下」,吳敦義就是「該接手的不接手」,兩者都不對。吳敦義是凡事要謀定而後動,坐視先機流逝;洪秀柱則憑直覺衝闖,忽略了後果難收。國事如麻,國民黨如果還在那裡盤計個人損益,怎麼成就國家大事?來源:https://udn.com/news/story/7338/2560104?from=udn_ch2cate6643sub7338_pulldownmenu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