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水政治」將影響21世紀

為什麼「水政治」將影響21世紀布萊恩·拉夫金(BryanLufkin)2017年7月7日這是外部鏈接,瀏覽器將打開另一個窗口分享平台Facebook分享平台Twitter分享平台Messenger分享平台Messenger分享平台電郵分享分享平台這是外部鏈接,瀏覽器將打開另一個窗口Facebook分享平台FacebookMessenger分享平台MessengerMessenger分享平台MessengerTwitter分享平台Twitter人人網分享平台人人網開心網分享平台開心網微博分享平台微博QQ分享平台QQ豆瓣分享平台豆瓣Google+分享平台Google+WhatsApp分享平台WhatsApp複製鏈接,瀏覽器將打開另一個窗口關上分享窗口2008年的007系列電影《量子危機》中,詹姆斯·邦德(JamesBond)面對的是一個企圖操控全世界的邪惡犯罪集團。故事情節聽起來合乎邏輯,不過,這個特殊的犯罪團伙可不是用激光或導彈製造事端。這個量子組織(Quantumorganisation)有一個特殊的罪惡計劃:控制玻利維亞的水資源供給。雖說電影中這個犯罪集團的角色在現實中並不完全真實存在,但是,這個虛構的情節卻提出了一個值得人們認真思考的問題:如果一個國家的水供給被切斷,將會發生什麼?它對全球的影響又是什麼?地球上的淡水是否會有用完的一天?這才是最珍貴的流動資產”播雲”:人工降雨是怎麼造的?首先來想一想這個問題:我們必須有水才能生存。水還是一個國家商務、貿易、創新及經濟成功的動力。這一點自古以來即是如此,從尼羅河的古埃及至巴西熱帶雨林的亞馬遜無一例外。水體通常是國家之間的天然邊界,但是,有一些國家則共同擁有一些河流或湖泊,比如,尼羅河就流經十幾個國家。鑒於衝突是人類的天性傾向,令人驚訝是的,出於”水”引發的政治爭議卻不多。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Imagecaption水體通常形成國與國之間的天然邊界,迫使人們不得不尋找和平共享水資源的途徑(圖片來源:GettyImages)專家們同意這樣的說法:如果沒有水資源獲得權,世界將不得安寧。這就是為什麼未來幾十年裏人類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是如何保持這個極為敏感的水資源管理現狀。21世紀,淡水供給面臨枯竭。氣候變化在抬升海平面並改變邊界。人口的爆炸式增長在耗竭全球資源,極端民族主義在考驗著外交關係。與此同時,從2000年到2050年,世界水資源需求預計將會增長55%。在下一個世紀,人們將水比作為”下一個石油”,以突顯水作為全球性資源的價值。我們如何才能保證全球水資源獲得權,進而保障世界安全?為什麼說我們今後都要飲用馬桶水探訪中國偏遠沙漠裏的古老綠洲藍色能源:混合水怎樣才能發電?水政治關乎世界和平水在影響政治中的作用可以追溯到幾個世紀以前。”在古時候,大的水體決定著民族與國家之間的天然疆界”,有著全球競爭力的提供創新型水管理解決方案的機構XPrize的全球發展與國際推廣執行總裁澤尼亞·塔塔(ZeniaTata)說,”但今天的地緣政治版圖看起來完全不同了”,而水資源的獲得權卻仍然是最重要的。在世界很多地方,水體流經幾個國家或成為多個國家的邊界。這就產生了所謂的”河邊居民水使用權”。就一條河流而言,上游國家——河流的發源地——享有天然的對下游國家的權力與影響。由這種現象造成的熱點地區非常多,多發生於水矛盾緊張的地區。在中東,約旦河流域是包括約旦、巴勒斯坦、以色列等在內長期政治緊張的地區的主要水資源來源地。與此同時,在敘利亞,近乎千年一遇的乾旱是影響目前內戰和導致所謂伊斯蘭國成立的極端主義勢力產生的根源之一。埃及與埃塞俄比亞之間就尼羅河水資源的開發問題爭斗了好幾個世紀:這條代表性的河流源自於埃塞俄比亞而終於埃及境內,這樣就形成了一種自然的爭斗關係。2015年,埃及與埃塞俄比亞擱置爭議,在尼羅河上開建埃塞俄比亞復興大壩,這是非洲最大的水壩,定於今年7月建成使用。兩國還簽署了協議,致力於保證水資源公平利用。XPrize的塔塔指出,類似問題在發達國家或新興市場廣泛存在:”看看馬來西亞與新加坡簽署的99年協議,協議規定新加坡可以可以花錢購買柔佛河(JohorRiver)的水資源”,塔塔說,”新加坡毫無疑問是這個星球上最為發達的國家之一,但是,如果沒有足夠的淡水資源,所有的工業、貿易、商務、文化都會面臨停滯”。根據加利福尼亞的非盈利水資源信息機構太平洋研究所(PacificInstitute)的報告,從公元前2000年至今,全世界範圍內,由水引發的衝突就有幾十次。我們如何能保證人人都有足夠的水,以保持21世紀世界的相對和平?可行的答案不會在那些通過所謂的”水戰爭”操控其它國家水資源供給的國家身上,相反,答案可能在於擁有更多的食物與水資源的國家如何將這些東西出口到其它國家。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Imagecaption乾旱和氣候變化將會使水問題引發的外交事件成為21世紀的重頭戲(圖片來源:GettyImages)水供給分配雖然在過去的一千年裏有很多次水引發的衝突,但是卻幾乎沒有將水跨邊界輸送的例子。俄勒岡州立大學地理學教授艾倫·沃爾夫(AaronWolf)是研究水資源管理與環境政策的專家,他認為在21世紀,水資源將面臨三個主要問題。圖輯:繪製密西西比河街景圖在起死回生的泰晤士河畔尋找海豹蹤跡對水過敏的女人第一個問題是最顯著的:即水資源短缺問題。因為缺少安全可靠的水而導致的全球死亡人數與瘧疾和艾滋病導致的死亡人數相當,艾倫說。第二個問題是水資源短缺的政治影響。例如,在敘利亞,歷史性的大乾旱驅使人們往城市跑,繼而推動食品價格上漲,使得原本就存在的緊張加劇。最後的結果是造成”氣候難民”。這些難民跑到別的國家去尋找有更好的水資源的地方,這反過來又會引發政治衝突。第三個主要問題——也可能是專家們說的最容易被忽視的問題——是跨邊境水資源流動,換句話說,就是水在不同國家之間流動。這就是河邊居民權需要發揮作用的地方。這裏存在一個悖論,第三個水政治問題,事實上是最為樂觀的,沃爾夫如是說。因為,很少有因水流跨境流動引發的暴力衝突。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Imagecaption水資源過剩的國家向世界出口”虛擬水”,即小麥和肉類產品中所含的水(圖片來源:GettyImages)大挑戰:構建水外交撇開”水戰爭”這類危言聳聽的標題不說,21世紀仍然面臨著各類獨特的和新的威脅,讓水外交變得比以前更複雜。人口大爆炸,尤其在亞洲和非洲,加劇了資源的緊張。全球氣溫的升高也在導致一些水體乾涸。而世界性的民族主義高漲也可能會影響到這方面的外交努力。這就是為什麼在俄勒岡大學,沃爾夫設置了水衝突管理項目。他們試圖鑒別出那些在未來三五年裏可能會升級的水外交緊張事件。例如,阿富汗是該地區很多國家的水資源上游國家,也正在試圖利用這一優勢發展其經濟。對於像阿富汗這樣幾十年來不斷遭受戰爭與內亂困擾的國家來說,像喀布爾河這類水資源提供的政治影響力將會是一個機遇。這就是為什麼越來越多的學術研究不僅關注不斷增強的水政治意識,也關注水外交。因為水不僅引發潛在的衝突,也可能加速全球合作。”我們在培養下一代水問題外交官”,沃爾夫說。解決方案?給農民多一些錢在水政治版圖的這些變化中,專家提醒我們記住,不是所有的水都是存在於河流、湖泊與海洋之中的。農民用來種植蔬菜、作物和飼養牲畜的土壤中也有水。這些源自於土壤中的水在由水過剩國家輸向水短缺國家之前先被轉化成產品,可能是小麥,也可能是牛肉。這就是”虛擬水”,該詞是由倫敦國王學院(King’sCollegeLondon)的水問題、政策及農業專家約翰·安東尼·艾倫(JohnAnthonyAllan)創造出來的。”虛擬水”將在21世紀發揮重大作用。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Imagecaption政府通過對農場主飼養牲畜進行補助保持政權,水短缺國家則高興地進口這些價格低估了的食品(圖片來源:GettyImages)如果考慮虛擬水,則農民管理著供給鏈上的大部分水。在那些水短缺國家,進口的虛擬水是水資源的有機組成部分。僅歐洲來說,40%的虛擬水來自於大陸以外。現在的問題是:農民在此項交易中的關鍵作用沒有獲得應有的報酬。當食物到達目的地國家,政客們通過補助保持食物價格低廉。為什麼?政客們想保持他們的民眾和平,他們想讓國民認為自己能夠去商店而貨架上總是有他們想要的食物。”政府花費大力氣以保證市場有充足的人們能買的起的食物,”艾倫說,”總有各種各樣的力量將價格降下來,他們有壓力保持食品價格低廉”。對於像美國和加拿大這樣水富裕的國家,他們以低廉的價格將這些產品出售給更多的水短缺國家。世界上220個國家中的60%以上國家是主要糧食進口國。也就是說,160個國家依賴於進口糧食以及所用來生產糧食的水。”世界和平是因為我們有虛擬水交易”,艾倫說,”它無聲地解決著問題,將虛擬水交易作為解決方案這一真相揭示出來是政客們不願意做的,因為他們想讓人們認為是他們將國家治理的很好。”但事實上,進入這個國家的食品中的水是從其它地方買來的。這就是為什麼水外交是你從未聽聞過的保持世界穩定的無聲英雄之一。這也是為什麼水的下一個重大挑戰不只是確保水在國家之間得到審慎和平的管理,以容納全球不斷增長的人口。挑戰在於幫助那些生活在水資源充足國家的農民成功地完成他們的工作,管理好水資源及如何將其它分配給較為乾旱的地區。當然國家需要價格低廉的食物,尤其是那些民眾收入較低的地方。但是,民眾應該知道水的進口、出口和水外交才是幫助那些水資源不平衡的國家實現平衡的關鍵。在全球化的21世紀,水政治不只是共享一條河流的國家間問題,它在於一起努力,共享地球上的最重要資源。因此,雖說類似詹姆斯·邦德007電影中描述的那種規模的水衝突情形並不真實存在,保持全世界範圍的水獲得權卻是個真實不虛的事。即便如我們喝水解渴或用來種植莊稼,水的政治影響力也不可忽視。這個問題已經存在了千年之久,而且還將繼續存在下去。請訪問BBCFuture閲讀英文原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