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解嚴30年:平民生活的記憶

台灣解嚴30年:平民生活的記憶劉子維BBC中文記者2017年7月14日這是外部鏈接,,瀏覽器將打開另一個窗口關上分享窗口圖片版權GettyImagesImagecaption戒嚴令讓台灣38年來處於軍事緊急狀態中。在台灣過去尊稱為「蔣公」的蔣介石領導下,「反攻大陸」的概念深入人心。《熱情的沙漠》是禁歌、作文要以「消滅萬惡共匪,拯救大陸同胞」結尾、禁止組黨及辦媒體的台灣「戒嚴」時代已經過去整整三十年,回顧戒嚴,台灣民眾怎麼看?1987年7月15日,蔣介石的繼任者──總統蔣經國──宣佈台灣地區解除長達38年的戒嚴。這是世界上一個政權所實施的最長時間戒嚴。至今30年過去,台灣經歷三次政黨輪替,目前執政的民主進步黨成立於解嚴前一年,在解嚴30週年的周末,民進黨將舉辦《解嚴30影像展暨音樂節》,紀念影響台灣深遠的一段歷史。前《端傳媒》評論總編曾柏文對BBC中文回憶戒嚴時期,「確實有很多很糟糕的事發生」,但對於解嚴時正要上初中的他來說,身為一個學生,他沒有感受到政府對自由的限制,他感受到的生活是「世界簡單、單純、寧靜,訊息量少,很多東西你看不見也不知道,有很多的『為什麼』無法被回答,老師說的、課本上教的內容是不能被質疑的。」BBC民主日討論:台灣民主需”心靈解嚴”台灣來鴻:228事件七十年台灣:228前夕依舊尷尬的蔣介石銅像轉型正義?台灣中正紀念堂停播《蔣公紀念歌》台灣高中學生串聯示威反"課綱微調"為什麼戒嚴?圖片版權NMTHImagecaption台灣省政府的機關報《新生報》1949年5月19日刊出由台灣省政府主席兼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陳誠發佈的戒嚴令。翻攝自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常設展(由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協助提供)1949年,在當時的中華民國總統蔣介石的命令下,自5月20日起台灣省全省戒嚴。戒嚴令宣佈的背景是在國共內戰,國民黨戰況惡化之後。同年12月,蔣介石與大約200萬軍民撤退到台灣,國共展開長期對峙。戒嚴令讓政府得以對台灣實施戰爭緊急狀態時的軍事控管,人民的言論、出版、集會、旅行自由受限,社會上實施「三民主義」意識形態教育,對於所有可能危害政權穩固的行為,特別是可能與「大陸匪諜」相關聯之事,採取高壓手段監視及審判,知識分子因言獲罪的「白色恐怖」,就是在戒嚴的背景之下產生。那些不能唱的歌國立台灣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李明璁對BBC中文說,70年代是台灣查禁禁歌的高峰。歌曲被禁的理由除了明顯的「意識左傾,為匪宣傳」政治原因外,「詞句頹喪,影響民心士氣」、「內容荒謬怪誕,危害青年身心」、「幽怨哀傷,有失正常」都成為被禁的理由。查禁歌曲的目的主要是教導人民「怎麼做一個好的國民」,李明璁說。圖片版權CNAImagecaption已故歌手鄧麗君的《何日君再來》也被列為禁歌。從1988年資料中可看出,當局的禁歌名單超過800首歌,《何日君再來》被認為是期待「共匪」到來,《熱情的沙漠》曲中的「啊」被認為有性暗示,《橄欖樹》因為「主題意識」不明確,因此都在禁歌名單上。現任總統蔡英文就職典禮上演唱的《美麗島》,當年因為具有「台獨」意識而被禁。而在政府有意限制台語(閩南語)傳播的政策之下,1976年廣播電視法實施,限制台語歌曲的公共播放。李明璁認為,這對在70年代成長的一代以及後代,產生深遠影響。圖片版權NMTHImagecaption在國共對峙情勢緊張時代,台灣防範中國間諜「匪諜」的意識濃厚。翻攝自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常設展(由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協助提供)受邀至《解嚴30影像展暨音樂節》表演的樂團「農村武裝青年」主唱阿達對BBC中文說,小時候他家裏收集許多唱片。他的母語是台語,因此創作的歌曲是最能抒發自己想法的台語歌。他透過父親了解到,在戒嚴時,台語歌被壓迫,他自己曾因為在學校說台語遭到處罰。全體肅立唱國歌曾擔任教育部軍訓教官的張姓中校解嚴時正好小學畢業。他回憶戒嚴時去電影院看電影、看歌舞表演時,在節目開始前都要起立唱國歌。而在他父親的年代,如果沒有大聲唱國歌,可能會被警備總部的人舉報犯法。受難者遺稿解密:重新檢視台灣白色恐怖時期台灣特寫:白色恐怖哭泣的山丘與靜默的墓碑課堂上「反攻大陸」圖片版權WANGSHAO-WEIImagecaption2006年高中版本的三民主義課本。戒嚴時期校園生活,學生會常被要求集會,聆聽「政治講話」。作文課、演講比賽,結尾都有「套路」。最常見的是「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復興中華文化,堅守民主陣容,消滅萬惡共匪,拯救大陸同胞」或是「把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插滿秋海棠的每一個角落」。「三民主義」做為一門考試科目,直到近十年前才改為「公民與社會」科目。張姓中校回憶當年自己與家人參與國家考試,三民主義佔的分數比重,「幾乎都要背到非常熟」。張姓中校比較現在與過去的「教官」角色。現在教官負責校園反毒、學生安全等等,戒嚴時代的教官則如同「錦衣衛」,有權力監督、向教育部回報「思想有問題」的學生。開放大陸探親圖片版權BBCCHINESEImagecaption隨國民黨軍隊來台的謝姓民眾90年代初期回廣東探親。在開放探親的頭一年,申請回大陸探親的台灣老兵就多達數十萬人。戒嚴令解除之後三個月,蔣經國宣佈開放民眾前往中國大陸探親,「反共國策與光復國土目標不變;確保國家安全,防止中共統戰;基於傳統倫理及人道立場的考慮允許國民赴大陸探親」。許多因戰爭分隔38年的家人終於能再見,台灣老兵赴大陸探親成為熱潮。曾柏文回憶,在課本上讀到的黃河、青康藏高原等等,以為自己一輩子去不了的地方,「突然間就有人能去了」,他回想這一段,覺得是解嚴帶來的最立即的改變,讓他印象很深。媒體「百家爭鳴」圖片版權GettyImagesImagecaption戒嚴時代,台灣民眾在佈告欄前閲讀經政府核准發行的報紙。在1981年正式投入新聞工作的前中國時報總編輯、前中央社董事長陳國祥對BBC中文回顧台灣媒體解嚴前後的發展。他表示,70年代開始,未獲得出版執照的「黨外雜誌」、「地下刊物」開始發展。有時當局會到印刷廠查扣。書報攤老闆因此學會將這些刊物放在其他地方,只賣給熟客。他剛開始從事新聞工作時,因為報禁未開,所報道的內容受到限制,當時很多同業會用化名為黨外刊物寫稿,被國安單位請去「喝咖啡」也時有所聞。圖片版權NMTHImagecaption「黨外雜誌」《美麗島》1979年創刊號,同年底為向當局爭取自由與人權的美麗島運動爆發,活動人士被關押,陳水扁是雜誌創辦人黃信介的辯護律師。美麗島社員後來成為民進黨的主要黨員。翻攝自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常設展(由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協助提供)而從解嚴後,報禁開放,之後也能夠自由成立民營電視台,台灣媒體生態呈現「百家爭鳴」的局面。曾柏文回憶,解嚴後,書店裏陳列的雜誌越來越多,「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這些以前學校沒教、社會上未見討論的事,開始出現在公眾視野。他說這樣的「媒體資訊大爆炸」帶來一種混亂感,令人質疑「到底什麼是真的?」戒嚴時代的「幽靈」圖片版權GettyImagesImagecaption蔣經國(圖左)宣佈解嚴,他在1988年過逝後,繼任者李登輝(圖右下)持續鬆綁國民黨一黨專政體制。戒嚴時期嚴禁「為匪宣傳」,因此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中國共產黨這幾個概念,對許多代台灣人來說「都糊成一團」,李明璁說。這造成台灣社會對中國、對社會主意產生誤解。解嚴不是一夜之間就對社會造成立即的改變。李明璁表示,「法制的改變不足以造成整個社會真正革命性的變化,只有人心的改變(可以)。」但人心的改變需要文化、教育的累積,而這個過程是從解嚴之後才開始。在戒嚴時代成長的長輩,需要與自己在戒嚴時的意識形態切割,才能教育出下一代「解嚴公民」。但他觀察到,台灣社會還是留存著戒嚴思維,「把不聽話的人隔絶」、化分「好人壞人」等等。台灣要走出戒嚴,實現真正的自由、民主、平等,還有有漫長的路要走。圖片版權NMTHImagecaption為了終結「白色恐怖」時代,李登輝總統在推動憲政改革的同時,1991年宣佈「動員戡亂時期」結束,不再視中共為叛亂團體,承認中共政權統治中國大陸的事實。翻攝自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常設展(由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協助提供)曾柏文也舉了一個例子,2000年左右,他在家中發現一本提詞送給他父親的關於「台獨」的書,他父親看到這本書後,激動表示這是「禁書」要撕掉。有些人面對台灣社會現在多元到分歧甚至撕裂的局面,會回憶戒嚴時期台灣社會的「凝聚力」,社會上沒有這麼多衝突,「一派和諧」,但大部分民眾仍認對解嚴持正面評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