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語的秘密:她為什麼說「蘇聯沒有性」?

雷語的秘密:她為什麼說「蘇聯沒有性」?2017年7月19日分享平台Facebook分享平台Twitter分享平台Messenger分享平台Messenger分享平台電郵分享分享平台這是外部鏈接,瀏覽器將打開另一個窗口Facebook分享平台FacebookMessenger分享平台MessengerMessenger分享平台MessengerTwitter分享平台Twitter人人網分享平台人人網開心網分享平台開心網微博分享平台微博QQ分享平台QQPlurk分享平台Plurk豆瓣分享平台豆瓣Google+分享平台Google+LinkedIn分享平台LinkedInWhatsApp分享平台WhatsApp複製鏈接,瀏覽器將打開另一個窗口關上分享窗口圖片版權GettyImages1986年,史無前例的美、蘇女人連線互動。一位俄國女人非同尋常的坦白”蘇聯沒有性”,深深刻入世人集體記憶。我們還原歷史。那是1986年,戈爾巴喬夫領導下的蘇聯已經開始改革開放的進程。就是在這樣的大局之下,6月間,一場史無前例的活動試圖把蘇聯和美國這兩個老對手國家的人民聯繫在一起:列寧格勒(聖彼得堡)的蘇聯女人和波士頓的美國女人通過衛星連線互動,錄製的節目在美蘇兩國電視播出。現在還記得那場活動人可能並不多,但是,期間出了句名言,相信很多人仍然沒有忘記:”在蘇聯,我們沒有性。”圖片版權LudmillaIvanovaImagecaption當年聚集在列寧格勒演播室內的蘇聯女人,波斯納站在後排或許知道這句話出處的人並不多,但是,過去30年間,它經常被引用,被視作蘇聯時代當局極端控制、宣傳走極端的典型例子。不久前,BBC的《目擊者》欄目找到了當時說這句話的蘇聯女人,試圖搞明白她非同尋常的聲明到底是什麼意思。戈爾巴喬夫:那位丟失帝國的人記者來鴻:”令人心碎”的一段美俄邊界聖水和催眠:俄羅斯”治療”同性戀者引爭議那次討論會的初衷是要在美蘇兩國女人之間搭橋、給她們一個友好對話的機會。但是,對於參加活動的蘇聯女人來說,那段經歷很嚴肅、很緊張。在列寧格勒電視演播室的200名蘇聯女人當中絶大部分從來沒有出國過、也沒接觸過外國人,突然要在鏡頭前通過翻譯和一群美國女人對話、回答問題。錄製節目持續了四個小時。隨著對話逐步展開,兩國女人之間的文化差異越來越明顯。圖片版權GettyImagesImagecaption全怪文化差異?突然,一名美國女人向蘇聯女人提了一個問題,令她們措手不及、大吃一驚:”在我們國家,許多電視廣告都包括性,你們有這個問題嗎?”回答問題的蘇聯女人是柳德米拉.伊萬諾娃(LudmillaIvanova),蘇共活躍分子,國營旅遊公司的僱員,還是婦聯成員。她說,”在蘇聯,我們沒有性。我們強烈反對性。”話音一落,身邊的女人哄堂大笑。緊挨著她的那位女人補充說,”我們有性,但是電視上沒廣告。”蘇聯一方的主持人、電視主播波斯納(VlamimirPosner)插嘴,”這是一個錯誤,”然後立刻改變了話題。但是,播出的節目沒有進一步解釋、澄清。伊萬諾娃的”蘇聯沒有性”印入無數人的集體記憶。圖片版權GettyImagesImagecaption「電視上沒有性」現在住在柏林的伊萬諾娃在接受BBC《目擊者》節目採訪時回憶了當初的那一幕。她說,”原來我們誰也沒有用過’性’這個字眼,她們突然說到’性’,我只能猜性是什麼意思。”她說,當時在我們看來,性是骯髒的、不道德的。”話筒傳到我手裏,我就說,’我們沒有性,我們有愛。’但是(播出的節目中)’愛’那一句被刪掉了。”伊萬諾娃清楚地記得她的話引發哄堂大笑,她說,”我自己都聽不到自己接下來說了什麼。”她告訴BBC,參加錄製之前,她們完全懂得蘇聯政府想讓她們怎麼說,她們這是要用語言、而不是武器來捍衛自己的祖國,要否認美國人所說的一切有關蘇聯的負面言論。現在看起來可能很好玩兒,但當時,伊萬諾娃話一齣口就意識到捅漏子了。”我害怕極了。我知道說錯話了,會有後果的。”後果確實出現了。蘇共、單位、婦聯領導都因為她說了”性”找她談話,把她嚴肅批評了一頓。伊萬諾娃說,他們問我,’你是一個正經女人,已婚,工作努力,怎麼會說出那麼可恥的字眼?解讀新聞:俄國剛強vs西方柔弱?記者來鴻:重訪前蘇聯異見者的奇特感受學者:中國不會借鑒蘇聯取消一黨制經驗你怎麼就落入了美國人設下的圈套?'”圖片版權GettyImagesImagecaption戈爾巴喬夫領導下蘇聯開始改革開放《目擊者》欄目還採訪了當時的主播、著名記者波斯納。他說,”我們必須要看看大局。當時是1980年代中期,還是蘇聯時代,共產黨執政。講政治幽默都有可能要坐牢的。”波斯納也認為伊萬諾娃的話被斷章取義了。他說,當時伊萬諾娃說的其實是,”我們電視上沒有性。”時至今日,伊萬諾娃仍然堅持自己當年表述的觀點。”我不過是說了句我們沒有性,那是真的。從官方層面看,任何人都沒有談論過性。”節目播出後的10年,伊萬諾娃一直拒絶公開談及此事。蘇聯解體後,她才開始利用、發揮這句名言的價值。她創辦了一家女性俱樂部,用那句傳奇色彩的”蘇聯沒有性”做宣傳口號。她還開始接受採訪。她說,”我不害怕了。”圖片版權GettyImagesImagecaption蘇聯也曾經歷過公開場合「談性色變」波斯納告訴BBC,伊萬諾娃在俄國很有名,雖然沒有太多的人知道她的名字,但是,她那句話卻是永遠存在的。”不管我怎麼解釋、解釋多少次她根本沒那麼說,都沒用。”波斯納還說,”她是一個成功的女人,很有魅力。我希望她不會認為真的沒有性。哈哈。”還真是。伊萬諾娃已經結過五次婚,現在和第五任丈夫一起在柏林生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