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朗對峙僵局:印度進退兩難 中國能否示弱

洞朗對峙僵局:印度進退兩難中國能否示弱2017年7月28日分享平台Facebook分享平台Twitter分享平台Messenger分享平台Messenger分享平台電郵分享分享平台這是外部鏈接,瀏覽器將打開另一個窗口Facebook分享平台FacebookMessenger分享平台MessengerMessenger分享平台MessengerTwitter分享平台Twitter人人網分享平台人人網開心網分享平台開心網微博分享平台微博QQ分享平台QQPlurk分享平台Plurk豆瓣分享平台豆瓣Google+分享平台Google+LinkedIn分享平台LinkedInWhatsApp分享平台WhatsApp複製鏈接,瀏覽器將打開另一個窗口關上分享窗口圖片版權GettyImagesImagecaption中國士兵和印度士兵在印度東北部錫金的邊界維修邊界隔離鐵絲網,7月5日。在中印部隊在東段邊界對峙再次表明亞洲兩個核國家由來已久的猜忌和不信任中印軍隊在喜馬拉雅山南麓的小國不丹邊界對峙已經持續了一個多月。印度是不丹的傳統盟友,派兵介入制止中國在爭議地區修路,北京指責印度軍隊進入了中國領土。本周中國警告說要加強部署,並且堅持要印度撤軍,否則不會同印度談判。但是印度堅持雙方同時撤軍。中國外長王毅說解決方案很簡單,那就是印度撤軍。分析:歷史協議為中印邊界爭端和西藏問題埋下了伏筆中印巨人對峙爭議焦點是不丹”領土”?達賴喇嘛訪問藏南中印爭議地區引起關注但是印度國家安全顧問多瓦爾周四訪問北京的時候,仍然沒有任何跡象顯示哪一方會作出讓步。印度資深記者和專欄作家,《印度斯坦時報》前主編夏克爾·賈(PremShankarJha)認為,印度總理莫迪冒進讓自己陷入兩難境地。莫迪現在要麼承認他犯了錯誤,撤回進入洞朗高原的印軍。但如果莫迪拒絶撤軍,中國已經明確表示會採取軍事行動將印軍逐出洞朗。如果戰爭爆發,那將是一場在不丹(同中國爭議)領土上進行的,遭到不丹領導人和不丹人民反對的戰爭。洞朗修路起因89平方公里的洞朗地區是中國和不丹的邊界爭議地區,但有分析家認為印度決定介入反映了印度對北京日益增強的軍事實力的恐懼。印度軍方第二號人物,陸軍副總參謀長薩拉斯·錢德周二(7月25日)說,中國的經濟規模五倍於印度,擁有龐大的常規軍,中國在喜馬拉雅山增加影響力並且擴展到印度的鄰國,在將來必定會威脅到印度。圖片版權Imagecaption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4月4日對中國和印度有主權爭議的阿魯納恰爾邦藏南地區進行訪問,中國政府早先反對和批評此行,但印度方面反批中國。印度將中國在洞朗地區修路視為威脅,認為中國的舉動是改變有爭議領土現狀的行為。中國修建的道路靠近被稱作”雞脖子”的連接印度本土和東北部邦的狹長地帶。中國軍方分析人員趙小卓上校說,印度將中國修路視為危險十分可笑。他說印度在印度一側修路都是軍事目的,很少為民用和經濟發展價值考慮。印度拒絶解密1962年中印戰爭報告英媒:印度增兵邊境視中國為首要威脅印度評論家夏克爾·賈也認為,中國修路也存在軍事以外的理由,即中國計劃修建鐵路連接西藏首府拉薩和春丕山谷的亞東。隨著中印關係惡化,北京可能覺得有必要加大對春丕山谷周圍的控制,保護在那裏的巨大投資和經濟利益。雖然在夏克爾·賈看來,這並不足以證明中國修路的合理性,但也不能成為印度單方面干涉的理由。但是北京堅持洞朗地區自古以來屬於中國,那裏的邊界在一個1890年滿清帝國同英國殖民當局簽訂的協議中有規定。印度此次出兵侵犯了中國領土。不丹與西藏印度新德里的中國分析與戰略研究所負責人拉納德說,中國一直致力於在不丹內部扶植親中勢力。他說不丹除了向中國抗議外,能夠採取的直接行動十分有限。但是印度評論家夏克爾·賈認為,雖然印度同不丹關係密切,但不丹畢竟是個主權國家,有權自己處理同其他國家的爭議。印度越俎代庖,實際上侵犯了不丹的主權。而不丹首都廷布對此次爭端的沉默更耐人尋味,似乎說明印度代替不丹干預並不完全受不丹歡迎。不丹政府出版發行的報紙《Kuensel》指出洞朗只是不丹同中國的四個領土爭端之一,似乎在暗示印度既然不能介入解決所有的問題,最好這個也不要管。夾在中印之間的喜馬拉雅山麓小國不丹只有同兩大鄰國搞好關係才能保證自己的主權。但是夏克爾·賈說,莫迪在未經不丹國王提出正式請求前就毅然派兵介入,使不想得罪中印的不丹陷入尷尬境地。而且印度很容易輸掉這場賭博。《印度斯坦時報》前主編夏克爾·賈在分析印中邊界爭端時還特別提到了流亡西藏。他認為西藏流亡政府領導人洛桑·桑蓋在印度北部的拉達克的班公錯湖畔獨立西藏的旗幟以及達賴喇嘛訪問達旺都為中印關係改善形成了障礙。長達134公里的班公錯湖對中國來說是個敏感地帶,班公錯湖的一半位於中印都聲稱擁有,中國實際控制的阿克塞欽地區,另外一半在拉達克。拉達克同中國的新疆和西藏接壤。雖然1993年中印簽署了確保實際控制線兩側的和平的協議,但該地區的實際控制線一直沒有劃定。雙方的巡邏艇經常發生對峙。Imagecaption發生對峙的洞朗地區位於不丹印度中國交界處。今年4月在印度流亡的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訪問印度控制的有爭議地區達旺。之前中國就此警告德里說,如果印度允許達賴喇嘛訪問阿魯納恰爾邦,邀請達賴喇嘛訪問有爭議領土會”沿著破壞邊界地區的和平和穩定以及中印關係”。美印中博弈夏克爾·賈認為中印關係惡化由莫迪引起。2015年1月莫迪在華盛頓同奧巴馬總統見面後,就任命當時的印度駐美大使擔任印度外交部長。後來《印度斯坦時報》總結說,莫迪”找到了一個同他具有相同世界觀,具有同樣冒險胃口的外長…”奧巴馬2015年1月26日作為莫迪的貴賓參加印度的共和日典禮,之前一天兩人簽署了《美印亞太和印度洋地區聯合戰略展望》,展望認為”地區繁榮取決於地區安全。我們確認維護海洋安全,特別在南中國海確保自由航行和飛越自由至關重要。印度新德里政策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拉加萬評論說,其實維護南海自由航行最符合中國的利益,印度同美國的協議不過是要在南海維護軍艦和軍機的自由航行和飛越權利。在隨後一年裏印度同美國簽署了3個軍事協議,據此美國可以無限制地使用印度的基地和補給設施。夏克爾·賈說,除了達賴喇嘛訪問的阿魯納恰爾邦引起中國抗議之外,美國在加爾各答的總領事多次訪問阿魯納恰爾邦的首府,美國駐印度大使也在2016年兩次訪問了有爭議領土達旺的一個寺院。2016年5月印度派遣4艘軍艦在中國同東南亞多國有主權爭議的南海巡航長達3個月,之後中印兩國關係繼續惡化。圖片版權xinhuaImagecaption2016年5月印度派遣4艘軍艦在中國同東南亞多國有主權爭議的南海巡航長達3個月中國先拒絶印度加入核供應國集團,拒絶把巴基斯坦的武裝組織頭目馬蘇德·阿茲哈爾和哈菲茲·薩伊德列為國際恐怖分子。在北京召開”一帶一路”國際峰會前中國力邀印度參加,但是莫迪決定不參加北京的峰會。夏克爾·賈認為,這樣印度就放棄了同北京的經濟合作之路,只剩下了政治對抗。他說一帶一路峰會三周後,中國單方面提出對洞朗高原及臨近兩個地區的主權要求,其中一個主權要求是第一次提出,同時中國的道路工程人員也進入了洞朗高原。印中進退兩難在德里的中國問題專家拉納德認為,中印在洞朗對峙繼續下去中國必然失分,因為中國一直把自己擺在無人能夠挑戰的主要強國位置上,因此”印度強硬面對中國,等於向亞洲其它國家發出信號。”很多印度分析家也認為目前的中印邊界對峙不可能引發戰爭。但是夏克爾·賈說這是這些所謂的分析家們的一廂情願,類似1962年中印邊界戰爭前夕印度表現出的一廂情願。現在印度已經把自己置於困境之中,北京如果不加以利用,放過這個徹底打垮其亞洲唯一的對手的機會就很愚蠢。夏克爾·賈認為北京目前通過多種渠道發出的信息幾乎等於最後通牒。7月4日中國駐印度大使羅照輝在回答印度記者提問時也表示不會排除戰爭手段,印方立即無條件撤軍是中印雙方開展任何有意義對話的前提和基礎。第二天新華社也發表社論說,如果印度不想讓洞朗地區的局勢升級,必須把軍隊撤回印度一方。中國國防部新聞局副局長、新聞發言人吳謙大校回答印度記者提問時說,”中方捍衛國家領土主權的決心和意志堅定不移,將不惜一切代價維護自己的領土主權和安全利益”,”強烈要求印方立即將越界的邊防人員撤回邊界線印方一側,這是解決事態的前提和基礎”,”在此,我想提醒印方,不要心存僥倖,不要抱著不切實際的幻想”,”撼山易,撼解放軍難”。但是目前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和印度總理莫迪兩人誰作出讓步,都會在國內遭遇”民族主義情緒反彈”。中共討論權力分配到19大即將召開,分析家認為,在這之前習近平似乎更難作出讓步,因為他在19大前要極力避免表現軟弱。印度總理莫迪也進退兩難。但是夏克爾·賈認為,莫迪現在不得不有所行動,那就是他要麼承認他犯了錯誤,撤回進入洞朗高原的印度軍隊。如果他拒絶撤軍,中國已經明確表示會採取軍事行動將印軍逐出洞朗。如果戰爭爆發,那將是一場在不丹領土上進行的,遭到不丹領導人和人民反對的戰爭。1993年中印邊界協議後,中印部隊在爭議邊界地帶發生的對峙多達數百起,哪一次也沒有發生擦槍走火。但是這次卻非同尋常,一是因為這次對峙前的三年中國和印度關係一直持續惡化;二是因為這次對峙不是發生在中印邊界,而是發生在中國和不丹邊界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