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中國博客:異見分子「超級低俗屠夫」吳淦顛覆國家政權案開審

BBC中國博客:異見分子「超級低俗屠夫」吳淦顛覆國家政權案開審沙磊(JohnSudworth)BBC記者發自北京2017年8月15日網友評論,YouJingyouImagecaption吳淦的抗議方式常常是有意羞辱他的抗爭對象「超級低俗屠夫」這個名字,或許聽起來不像屬於一個為人權抗爭的男子。但它卻是恰當的。這個把自己包裝為「屠夫」的人把他的屠刀伸向了腐敗和不公,進行毫不妥協、有時候甚至是粗鄙無禮的抗爭,這令他成為中國最廣為人知的異見者和政府的敵人。但是這個星期,他突破常規、花樣多端的抗爭和社會倡議方式,有了一個正式的結尾。被關押超過兩年之後,吳淦(他的本名)在天津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接受審訊,罪名是顛覆國家政權。44歲的吳淦此前就預見到了這一命運。他錄了一段視頻,在當中他指明瞭,誰應該是他的代表律師,並解釋說,支持他做出這一切的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讓這個國家變得更美好。」「超級低俗屠夫」似乎確實喜歡挑戰一些常常是最悲哀、最無望的事業。他曾介入了一宗強姦受害者殺死施暴者的案件,施暴者是一名中共黨員,被受害人用水果刀捅死。他也曾為四個聲稱被錯誤裁定為謀殺的男子爭取公義。當然,與體制對抗從來都不太會令你受到中國當局的歡迎。但是,真正激怒他們的,是「屠夫」不按常理出牌的方式。鄧玉嬌案涉事官員受處理「消失的」律師王全璋中國維權律師李春富被釋放後「精神失常」他通過網上的倡議聚集公眾意見,為了向地方官員施壓而組織抗議活動甚至是藝術表演,做的常常是一些惡俗的嘲弄,就是為了羞辱對方。有一次,他通過修圖軟件將豬頭拼接到了三名河南省官員的臉上,將圖片發佈到社交媒體,配上文字號召通緝「三頭肥豬」。他將一名女性官員的臉部照片貼到了一個裸體的假人模型上,並聲稱他想要每天在網上直播自己和她睡覺。在今天來看,所有這些都會顯得出格,因為中國政府在近年一直收緊言論自由的空間。可是,吳淦從大約十年前就開始他的社會活動了,當時未被管束的互聯網世界給活動人士提供了至少是有限的機會,去組織倡議。而雖然他所使用的方式看起來如此極端,在一個99.9%的犯罪審訊最終都會定罪的體系裏,直接採取行動常常還是不得已的最後解決手段。圖片版權YouJingyouImagecaption吳淦在一段視頻中說,他想要令中國更美好為了前述的那一宗流產的官司,四名被告的律師已經在法院旁聽了超過兩個星期,試圖令那家在江西省的法院覆核案件的資料。吳淦以他一貫的招牌作風,在法院門外架起了兩道巨型橫幅。其中一條橫幅展示了一張審判長的照片,臉上被畫上了希特勒式的鬍子,下面加了一封虛構的法官命令,寫出了他索要多少錢的賄款。另一條橫幅上,同一張照片被貼在了一個墓碑上。「屠夫」就站在了兩條幅中間,叛逆地豎起了中指。雖然下作,但是一直以來,這樣做的目的是引起公眾對一件事情的注意。在這一點,他可以說,自己取得過一些難得並且令人關注的成功。那個強姦案的受害者鄧玉嬌,最終未被判刑。而那四個被誤判的男子最終也推翻了判決——這在中國是非常不多見的。不過,在四個人被釋放的時候,吳淦已經入獄。事實上,2015年當局展開對律師和活動人士的打擊,目的很大程度上是要終止再有人利用抗議和施壓來左右法庭判決。而作為這種策略的老手,「屠夫」是其中一個首先被關押的。這個星期,他的庭審令他成為其中一個最後受審的人。他的朋友們相信,案件拖這麼久,幾乎可以肯定是因為他拒絶低頭,不像其他人那樣在國營電視台上認罪。圖片版權HuJiaImagecaption中國活動人士胡佳發佈了這張照片,當中他身穿一件呼籲釋放吳淦的T恤法院的簡短聲明說,吳淦已經認識到自己的行為違犯了法律,但是由於庭審是閉門進行,這一說法無法獨立核實。裁決和判刑將會在之後的某個日期宣佈。但是,通過開審前寫下並由其中一名律師放出的一份開庭前聲明,我們知道吳淦自己對於審訊的看法。該聲明一如既往地秉承「超級低俗屠夫」大膽而不妥協的風格,而他現在幾乎肯定將會被判長時間的監禁。「在『偉光正』的殘暴統治下,不被『犯罪』都不好意思,」吳淦在聲明中寫道。他說他的這場審判是「程序過場」,並且聲稱自己在關押期間受到酷刑對待——這些都是再熟悉不過的說法。吳淦還表示,他永遠不會後悔。「再不『犯罪』我們都老了。被判顛覆中共政權罪於我是莫大榮譽。」瀏覽評論

精選訊息全球關鍵:|芙婷寶|蝦青素|PPLS|地龍粉|保健食品|磷蝦油|蜂王漿|青春元素|血栓溶解酵素|力雪達|膠股力|膠骨力|蜂王乳|智勝王|蚯蚓粉|地龍酵素|健康食品|蝦紅素|南極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