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賢賢:看美國種族衝突 想想台灣司改

馮賢賢:看美國種族衝突 想想台灣司改 美國上週末發生維州白人至上主義者鬧事殺人事件,川普總統在第一時間發表的講話竟是譴責「各方」。發文此刻,川普剛回紐約住所,抗議群眾正包圍著他所在的川普大樓。CNN主播Don Lemon眼睛直視鏡頭回顧黑人被奴役的血淚史,他本身是黑人。每次碰到種族歧視的議題,他都非常凌厲地提出問題。今天他問現場來賓:Presidencies are built on moments…Is this a missed opportunity?(總統做的好不好,奠基於他在重大時刻的表現…川普這次是否錯失了機會?)總統只在乎「擴權」問題能解套同樣的問題,應該在司改國是會議總結會議召開後被提出。昨天有朋友問我,總統表現如何?我舉出幾個觀察點:1、總統似乎不清楚在國是會議改革與反改革力量發生了什麼樣的交鋒,而這些纏鬥代表著什麼意義。2、總統讓人覺得她最在意的是,讓她受到「擴權」批評的案子是否可以解套,而那個案子是被炒作出來的,在司改的戰場上只是件小事。3、當總統說九票或十票對她來說沒有差別時,她可能沒想到她讓很多人感到驚訝。4、現場院部的報告與說明一派官腔,總統不知有沒有意識到,不能把改革完全交給這些僚氣沖天的人?總統任命的首長與既得利益綁在一起有位法務部的大官在她自己部會代表報告時昏睡過去。司法院長和法務部長做最後回應時,司法院許院長雖然態度誠懇,但回應瑣碎欠缺高度,且自稱是司法院大家長礙難淘汰法官的說法有待商榷,因為公共機制的首長職責是促進公共利益而非「照顧家人」;而法務部長只虛應故事談談獄政卻對有關檢察官濫權的質疑一字不提。總統不知有沒有從院部的表現警覺到,這些衙門與社會脫節,總統任命的首長讓人感覺欠缺魄力,甚至跟既得利益綁在一起以求坐穩官位?在第三分組,當民間改革派少數委員與官方抗拒改革的多數對峙時,能夠說服游離者加入,是多麼不容易的事。九票與十票的差距是有意義的。每一票代表著一個立場,一個價值的選擇。儘管會議結果僅為諮詢性質,但能夠做成決議,仍有重大差異。總統任命的部長帶頭抗拒關鍵改革措施,讓沒有私利考量的民間委員逆勢奮戰。這些大家都隱忍不發,仍願支持總統推動司改,是為了顧全大局。我們斤斤計較,在乎一票兩票的差異,是因為反改革勢力重兵集結以鞏固檢察體系濫權的戒嚴遺緒。正反兩方的爭執並非正常的民主社會內部矛盾,而是民主與反民主價值的拉鋸。錯估形勢 改革東風無力這種拉鋸戰不容許騎牆。沒有人要打倒法官檢察官,我們要的是制度改革引導司法文化轉型,讓權責能夠相符。檢察官的作為必須能被充分問責,而非躲在官官相護的系統裡繼續侵害人權炮製冤案。總統當然必須在形式上適度照顧司法體系既得利益者的感受,但超越這個限度,就形同替系統性的草菅人命之不義傳統背書。年金改革的殷鑑就在眼前,而司法改革所要處理的怪獸,其兇猛遠甚於李來希之輩。總統若錯估形勢,改革恐將東風無力。以總結會議臨時動議提案所爭執的委員資格問題為例,總統是否明白,那個痛罵國是會議後「退出」又回來吃便當引起公憤的咖,是法務部人士運作他回來的?總統是否明白,法務部人士為維護既得利益不惜放出各種詛咒司改會議的言論從而激怒了認真開會的多數委員?若繼續搞「河蟹」,讓改革變成法務部當權派所要的那些哄騙基層檢察官的小恩小惠,這場改革不會有重大的突破。身為犯罪受害者家屬的王薇君委員在痛斥邱太三部長後繼續哭泣。與她同組的陳龍綺委員,本身是冤案受害者。還有小燈泡的母親。我相信總統明白,他們忍住傷痛為公義努力,不是為了自己。民間支持改革的委員,每一票背後都有故事,甚至是昊天罔極的血淚。九票和十票,代表的不是數字一的差別,是一個人。推動司法改革,就是為了確保每一個人都能夠獲得公平的對待,不是嗎?反觀那些開口閉口要人要錢不斷討拍的體制內代表,法官陳欽賢委員說的好:他們把團體(小圈圈)利益放在社會利益前面。若法官檢察官們願意誠心檢討濫訴與不良判決並支持權責相符的制度設計,誰會不樂意跟他們討論勞動條件問題呢?就現狀而言,他們已是社會上生活最安定、退休最有保障的一群人了。不是嗎?這次司改總結會議是不是一個錯失的機會?我擔心它是,但仍有期待。民氣可用,還有機會補救。 公告 [站務公告] 系統停機公告

大宇宙的聲音請靜聆聽你會知道更多:|蜂王漿|保健食品|健康食品|血栓溶解酵素|力雪達|芙婷寶|蜂王乳|PPLS|磷蝦油|南極寶|蚯蚓粉|青春元素|地龍粉|地龍酵素|膠股力|蝦紅素|蝦青素|智勝王|膠骨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