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奧地利400年的鑄鐘工藝

圖輯:奧地利400年的鑄鐘工藝邁克·麥凱克恩(MikeMacEacheran)2017年9月27日MessengerMessenger分享平台MessengerTwitter分享平台Twitter人人網分享平台人人網開心網分享平台開心網微博分享平台微博QQ分享平台QQ豆瓣分享平台豆瓣Google+分享平台Google+WhatsApp分享平台WhatsApp複製鏈接,瀏覽器將打開另一個窗口關上分享窗口ImagecopyrightMikeMacEacheran每個周五的傍晚,在位於奧地利因斯布魯克(Innsbruck)裏奧珀德大街(Leopoldstrasse)和奧林匹阿斯大街(Olympiastrasse)大街十字路口的昏暗車間裏,一小群工匠都會聚在一起舉行一種頗為古怪的儀式。在便衣牧師的引導下,他們虔誠地鞠躬祈禱,靜靜低聲誦讀主禱文。在他們下面,朦朧的燈光下若隱若現,小火苗從一個六米深坑裏冒出,此時儀式達到高潮。但是,這還不是教堂聖壇上的神聖活動。這些工匠正在為一排精心拋光的鐘祈福,它們上面刻有斯瓦西里文(Swahili)、希臘書卷和阿拉伯花飾。雖然看上去似乎有些奇怪,但對於這些癡迷的造鐘人,格拉斯邁爾(GrassmayrFoundry)鑄造廠就是一處聖地;他們的鐘備受推崇。在高達1,150攝氏度的幹雲杉上澆鑄,隨後蒸汽處理24小時至三個星期,之後很多鐘經過短途運輸,從奧地利東部的蒂羅爾州(Tyrol)到達德國、意大利和黑山共和國,還有一些則會出現在了遙遠的緬甸、坦桑尼亞和澳大利亞的寺廟、寶塔、修道院和清真寺裏。這座鐘樓改變了時間的意義美若天堂的小島和夢想成真的許願鐘ImagecopyrightMikeMacEacheranImagecaption因斯布魯克生產的鐘遍布世界各地的寺廟、修道院和清真寺(圖片來源:MikeMacEacheran)這個奇妙儀式的核心是51歲的彼得·格拉斯邁爾(PeterGrassmayr),他和藹可親,是鑄造廠的共同所有人,他的家族從1599年就開始在該市南部從事銅器澆鑄。”每口鐘都有其故事和歷史,如果你不是出生於世家,就無法理解,”格拉斯邁爾一手摸著至少是他身高兩倍的一口鐘的平滑曲線,一邊這樣說道,”每口鐘都是有生命的,它們有不同的性格和聲音,需要互相匹配。”走進今天的鑄造廠,它的樣子似乎從未改變。伴隨著金屬的叮當聲和鑄造行業的吱嘎聲,工藝火花隨處可見。格拉斯邁爾的鐘在埃及西奈半島的聖凱瑟琳修道院(StCatherine’sMonastery)和以色列的他泊山(MountTabor)上鳴響,格拉斯邁爾說道,而在丹麥奧爾胡斯(Aarhus),則有一口更新的、重達三噸的管鐘,它是2017年專為這個歐洲文化之都鑄造,這是令總設計師非常自豪的事情。”每當城裏有新生兒誕生,它就會鳴響,”他所說的是世界上最大的風琴鐘。”每次只要想到這個,我都會起雞皮疙瘩。”大本鐘為什麼會沉默不響了?倫敦大笨鐘”靜音”前的最後一響正是這種浪漫主義雄心才使得鑄造廠不僅成為奧地利的驕傲,也成為世界各地教堂、會堂、清真寺和聖祠的驕傲。從外面看上去,你不會相信這座其貌不揚的兩層建築每年竟然能製造300口鐘。你也不會意識到造鐘者是奧地利最古老的家族企業,他們的鐘出口到各大洲的一百多個國家,供八種宗教使用。儘管歷史悠久的鑄鐘工藝幾乎從地圖上消失殆盡,但是這個提洛爾小鎮仍然在堅守。ImagecopyrightAlamyImagecaption格拉斯邁爾家族從1599年就開始從事銅器澆鑄(圖片來源:dpapicturealliance/Alamy)因斯布魯克的鐘之所以能銷往世界各地的原因還與環境有關。從這裏向北38公里是德國,向南40公里是意大利,橫跨勃倫納山口,因斯布魯克擁有阿爾卑斯山高度最低的航線,一直都是戰略要地。由於幫助控制山上的交通流量,因斯布魯克也成為人們心靈的十字路口,工匠們為途經此地前往科隆、佛羅倫薩、羅馬等聖城的朝聖者和商人們提供飾品和鐘。據歷史記載,因斯布魯克的先人也非常富有。哈布斯堡王朝的前國王、因斯布魯克的商人建造了洛可可式宮殿、巴洛克式教堂和屋頂帶有閃亮銅瓦的房子。為配合富麗堂皇的內庭和塔樓,他們希望屋頂上能也能奏響華麗的鐘琴之聲。圖輯:五個最值得一遊的”被忽略國家”維也納的慵懶慢活之道ImagecopyrightMikeMacEacheranImagecaption因斯布魯克的鐘遠銷一百多個國家,供八種宗教使用(圖片來源:MikeMacEacheran)要充分體驗這些建築的奇妙,順著赫佐格-弗德里希大街(Herzog-Friedrich-Strasse)可前往黃金屋頂(GoldenesDachl),它由馬克西米利安一世(MaximillianI)1500年造,由2,657塊淬火後的銅磚裝飾而成。經過豪夫教堂(Hofkirche)或聖雅各布大教堂(DomStJakob)時,如果時間合適,你會輕鬆聽到空中飄來的金屬奏鳴曲。這樣的鐘聲,與被視為奧地利最美的洛可可式教堂的維爾頓聖殿(BasilicaWilten)一樣,數百年來備受頌揚。如今,僅在因斯布魯克,就有近二百口印有格拉斯邁爾標誌的鐘,每口鐘上都銘刻著吹著喇叭的天使、雙頭鷹和拉丁諺語。奧地利畫家克里姆特的神秘繆斯瑞士軍刀:生活好伴侶”我們並不是賣鐘的麥當勞,”格拉斯邁爾看著窗外鑄造廠的”墓地”說道,那裏有一個花園,其中擺放的退役的鐘可以追溯到1450年代。”我們可以做其他人做不到的事情。我們真的是在推動科學的進步。”鑄造廠的最新成就是,為羅馬尼亞布加勒斯特的國家救贖大教堂(CathedralofNationalRedemption)鑄造破記錄的25噸大鐘,明年完工後,該教堂將成為世界上最大的東正教教堂。教堂內部將懸掛一口威武的大鐘,其重量相當於四隻雷克斯霸王龍。它能發出清晰洪亮的聲音,可電動調節,在無風的天氣,生活在布加勒斯特南部的一百多萬人都聽到它的聲音。現在,它將成為改變現狀的創新者。ImagecopyrightMikeMacEacheranImagecaption該鑄造廠為羅馬尼亞布加勒斯特鑄造了一口大鐘,其重量相當於四隻雷克斯霸王龍(圖片來源:MikeMacEacheran)儘管很難想像造鐘業在歐洲再度復興,但是這項工藝正在世界其他地區復興。就在剛剛過去的五月份,世界上著名的最古老的倫敦懷特查普鑄鐘廠(WhitechapelBellFoundry)永久關閉。它曾鑄造了譽滿全球的鐘,包括大本鐘和象徵美國獨立的獨立鐘,它的熔爐首次點火還是在1570年。”很遺憾,但是我能理解,”格拉斯邁爾說。他還表示,他的家族最近通過拍賣購買了懷特查普的木材爐。”二十年前就有人告訴我們,業務擴張完全是無稽之談,但是我們看到了未來。儘管造鐘業務在歐洲有所下滑,但從全球範圍來看,仍呈現增長。今年,我們向菲律賓一個國家就出口了二十口鐘。”但是,一直激勵造鐘者的還是鐘聲的不斷變化。數百年來,鐘都是和平的重要標誌和表達方式,它的音調聽上去也是歡快而喜慶的。但是,在鐘的主要撞擊聲中,還存在著微弱的第三音程,它包含憂鬱和悲傷的元素。同樣,在敲擊時,一些鐘還能以超過1,000赫茲的頻率產生回聲,而其他聲波的迴響由於過於低沉而無法被人耳所聽到。通過不斷突破極限,格拉斯邁爾繼續推動造鐘業務的不斷發展。ImagecopyrightMikeMacEacheranImagecaption奧地利因斯布魯克的格拉斯邁爾鑄造廠從1599年就開始造鐘(圖片來源:MikeMacEacheran)ImagecopyrightMikeMacEacheranImagecaption從德國到坦桑尼亞再到緬甸,格拉斯邁爾的鐘隨處可見(圖片來源:MikeMacEacheran)ImagecopyrightAlamyImagecaption這些鐘在高達1,150攝氏度的幹雲杉上澆鑄,隨後蒸汽處理24小時至三個星期(圖片來源:dpapicturealliance/Alamy)ImagecopyrightMikeMacEacheranImagecaption在需要退役時,鐘就會被送回到格拉斯邁爾專為鐘建立的”墓地”(圖片來源:MikeMacEacheran)在即將離開時,格拉斯邁爾對他的工匠團隊大喊,還有時間開始計劃下周的訂單。這也是一種提醒,儘管時間流逝,因斯布魯克仍然在向全世界傳達這樣的一個信息,那就是通過鐘聲世世代代傳播福音。因為,說到底,這才是造鐘的意義。請訪問BBCTravel閲讀英文原文。

精選訊息全球關鍵:|膠股力|蚯蚓粉|健康食品|地龍粉|地龍酵素|力雪達|膠骨力|芙婷寶|南極寶|智勝王|磷蝦油|青春元素|PPLS|蝦紅素|血栓溶解酵素|蜂王乳|蜂王漿|保健食品|蝦青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