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獨家:羅興亞穆斯林擔心”聯合國的潛規則”

BBC獨家:羅興亞穆斯林擔心”聯合國的潛規則”BBC新聞部記者菲舍爾(JonahFisher)仰光報道2017年9月30日,GettyImagesImagecaption超過50萬羅興亞難民流離失所逃離緬甸。聯合國內部人士及援助團體告訴英國廣播公司(BBC)說,聯合國在緬甸的領導層曾試圖阻止聯合國對緬甸政府提出羅興亞人權問題。一名前聯合國官員說,聯合國緬甸事務負責人曾試圖阻止人權倡導人士訪問敏感的羅興亞人地區。50多萬羅興亞人逃避緬甸軍隊的進攻,許多人現在逃到孟加拉國難民營裏。但在緬甸的聯合國事務負責人”完全不同意”英國廣播公司的上述調查結果。羅興亞危機加劇昂山素季不出席聯合國大會羅興亞難民危機:緬甸成為中印等國博弈新戰場在大批羅興亞穆斯林湧入孟加拉國的這個月以來,聯合國一直處於應對這一危機的最前沿。它提供了援助,併發表了強有力的聲明譴責緬甸當局。但在緬甸內外的聯合國內部人士及援助團體告訴BBC說,早在目前的羅興亞人危機的前4年,聯合國緬甸事務國別小組的負責人、一名名為雷納塔·德沙隆(RenataLok-Dessallien)的加拿大人曾試圖阻止聯合國對緬甸政府提出羅興亞人權益問題。她被指責的問題包括:試圖阻止人權活動家前往羅興亞人地區;試圖關閉這個主題的公開宣傳;孤立那些試圖警告可能將發生種族清洗的聯合國工作人員。一名援助工作人員卡羅琳·範登納比勒(CarolineVandenabeele)曾在1993年底和1994年初盧旺達種族滅絶事件前在盧旺達工作過。當她第一次抵達緬甸時,就注意到令人擔憂的一些相似狀況。她說:”我和一群外籍人士和緬甸商人談論若開邦和羅興亞人問題時,其中一個緬甸人說’我們應該像把他們所有人像殺狗一樣殺了’。這對我而言,這種非人性化的程度說明,這已經超出了正常的社會應該接受的程度。”在過去一年多以來,我一直在與範登納比勒女士聯繫。她曾在阿富汗,巴基斯坦,斯里蘭卡,盧旺達和尼泊爾等衝突地區工作。2013到2015年期間,她在聯合國緬甸國別組擔任協調員。這是聯合國駐緬甸的最高官員。目前,德沙隆女士擔任這一工作。早在2012年,羅興亞穆斯林與若開邦佛教徒之間的衝突就使得一百多人死亡,有十萬多名羅興亞穆斯林流落到若開邦首府實兌附近的難民營裏。圖片版權ReutersImagecaption若開邦北部一些羅興亞人村莊被焚毀。此後,羅興亞問題不時爆發。在過去一年裏,一齣現了個羅興亞武裝組織。而若開邦佛教徒反對向羅興亞人提供援助,有時候阻撓甚至攻擊援助車輛,情況被複雜化。這使得聯合國和援助機構面臨一個複雜的局面:他們需要緬甸政府和佛教社區的合作,才能向羅興亞人提供最基本的援助。同時他們明白,如果提出羅興亞的人權和無國籍的問題會讓許多佛教徒不高興。所以,他們決定把重點放在長遠的策略上。聯合國和國際社會優先考慮若開邦的長期發展問題,希望最終實現的經濟增長和繁榮將減少羅興亞人和佛教徒之間的緊張關係。對於聯合國工作人員來說,公開談論羅興亞人問題幾乎變成禁忌。很多聯合國關於若開邦的新聞稿完全避免用”羅興亞”這個詞。緬甸政府甚至不用”羅興亞人”這個詞,也不認為他們是一個獨特的群體,而更喜歡稱之為”孟加拉人”。在我從緬甸當地報道的幾年中,很難得找到願意坦率地講述關於羅興亞人的問題、並願意將所述記錄在案的聯合國工作人員。而現在一項對聯合國在緬甸的內部工作調查表明,即使在聯合國的閉門會議上,羅興亞的問題也被擱在一邊。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緬甸佛教徒如何看待羅興亞危機?援助緬甸的業界的多個來源告訴英國廣播公司,在緬甸的聯合國高層會議中,提出任何要求緬甸當局尊重羅興亞人權的問題幾乎是不可能的。範登納比勒女士說,所有人很快都明白了,在聯合國高級會議上提出羅興亞人的問題或警告可能發生種族清洗是(上面)根本不能接受的。她說:”那你非要那麼做也可以,但是會有後果。而且這樣做會有不好的後果,就像不再邀請你參加會議,也不批准你的旅行授權。另一些工作人員則被暫停工作,並在會議上被羞辱。這就製造出一種氣氛,根本就沒法談論這些問題。”如果一再違反(淺規則)的人,比如像聯合國人道主義援助協調處(UNOCHA)的負責人,就會故意不讓其參加有關問題的討論。範登納比勒女士告訴我說,她的上級常讓她搞清楚UNOCHA的負責人什麼時候要出差不在,然後就把開會的時間定在這個期間。UNOCHA的負責人拒絶就這個問題接受BBC的採訪,但在緬甸的幾個其它聯合國渠道證實存在這種情況。範登納比勒女士說,她被貼上”找麻煩的人”的標籤,因為她一再警告可能發生羅興亞種族清洗的可能性,她就受到排擠,無法再做她的工作。聯合國沒有否認這種說法。托馬斯·昆塔納(TomasQuintana)現在是聯合國朝鮮人權問題特別報告員。但直到2014年為止的六年中,他擔任緬甸事務的同樣角色。昆塔納從阿根廷和我通話,告訴我德沙隆女士有一次在仰光機場見他的情形。他說:”我從她那裏得到這個建議:她說’你不應該去北若開邦-請不要去那裏。我問她為什麼,她沒有給我任何真正的答案,只是表示原則立場是不要找緬甸當局的麻煩。””這只是一個故事,但它顯示了聯合國別小組在羅興亞問題上的策略問題。”昆塔納先生還是堅持去了若開邦北部,但他說,範登納比勒女士表明和他此行”沒有關係”。他後來再也沒再見到她。一名聯合國高級工作人員告訴我:”我們一直在以犧牲羅興亞人利益的代價來取悅若開邦的人。”他說:”(緬甸)政府知道如何利用我們,操縱我們,然後他們繼續自行其是。我們永遠不會汲取這個教訓。而且我們永遠不能挑戰他們,因為我們不能惹惱政府。”2015年,聯合國委托對該組織在若開邦的機構的工作重點做出了審查報告,題目是”陷阱:是幫助受害者還是支持濫用權力的體制”。這份報告被透露給BBC,報告批評了聯合國國別小組的工作。報告說:”聯合國緬甸國別組在人權問題上的戰略有誤,它過度依賴於不夠實際的的簡單期待,即期望發展性投資本身能減少緊張局勢,未能考慮到的問題在於:對一個採取歧視政策的國家角色運營的一個歧視性體制結構進行投資,這更有可能鞏固這種歧視而非改變它。”此外,還有其他一些文件得出相似的結論。隨著古特雷斯出任新任聯合國秘書長,一位聯合國前高級官員被要求在4月份為他的團隊寫出一份備忘錄。這份兩頁的備忘錄題為”重新定位聯合國”,嚴厲批評聯合國在緬甸的工作”喪失功能”。在這份備忘錄發佈後的幾周內,聯合國證實德沙隆女士的位置已經”輪換調動”,但強調這和她的工作表現無關。而在之後的三個月裏,緬甸政府拒絶接受她的接任者,於是德沙隆女士仍然是聯合國在緬甸的最高官員。緬甸的前將軍瑞曼是該國實際領導人昂山素季的緊密盟友。他告訴我說:”她在這個問題上觀點公允,沒有偏見。不論是什麼人對羅興亞人有偏見,他們不會喜歡她,會批評她。”德沙隆女士拒絶接受BBC採訪並對這篇文章做出回應。聯合國緬甸國別小組表示,其工作方式是”全麵包容”,確保所有相關專家都能參與。在仰光的一位聯合國發言人表示:”我們完全不同意有關指責,說有關國別協調員’阻止’內部討論。有關國別協調員定期召集所有在緬甸的聯合國機構開會,討論如何支持若開邦的和平與安全,人權,發展和人道主義援助問題。”該發言人說,昆塔納先生訪問若開邦時,德沙隆女士在人事,後勤和安全方面給予了”全力支持”。包括英國、美國等十個國家的大使在得知我們凖備做出這份報道之際,都主動給我們發來電子郵件,表達他們對德沙隆女士的支持。也有些人士認為聯合國在緬甸的工作和過去備受批評的聯合國在斯里蘭卡的角色有類似之處。查爾斯·彼得裏(CharlesPetrie)曾寫過一個嚴厲批評聯合國和斯里蘭卡的報告。他也曾是聯合國駐緬甸的最高官員,而2007年他被緬甸政府驅逐出境。他說,聯合國過去幾年對羅興亞問題的反應是混亂的。而德沙隆女士並沒有被聯合國授予掌控所有領域工作的權限。相關主題內容緬甸聯合國

精選訊息全球關鍵:|膠骨力|健康食品|芙婷寶|南極寶|蜂王乳|智勝王|地龍粉|血栓溶解酵素|青春元素|PPLS|地龍酵素|磷蝦油|蝦青素|蚯蚓粉|蜂王漿|蝦紅素|膠股力|力雪達|保健食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