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發明流香百世 為廁所革命立下汗馬功勞

小小發明流香百世為廁所革命立下汗馬功勞蒂姆·哈福德(TimHarford)BBC電台節目《成就現代經濟的神奇發明》主持人2017年11月30日,AlamyImagecaption19世紀的版畫中的馬桶”不能再忍氣吞聲,太臭了!”1858年,倫敦《城市新聞》評論文章發出這樣的疾呼。這裏說的”太臭”有一層隱喻的意思:指政客無為,不採取行動治理顯而易見的大問題。伴隨著人口增長,倫敦處理污水污物的系統越來越難以招架。為了緩解化糞池的壓力,當局鼓勵市民將污水污物傾入入排水渠。舊有的化糞池本身已經存在許多弊端:洩露、溢出、釋放甲烷等。英媒:習近平要把中國的廁所革命進行到底大家談中國:中國急需優雅廁所文化圖片版權AlamyImagecaption1849年的卡通「骯髒的泰晤士河——更像露天下水道」但是,新舉措又引發另外一個問題:排水渠的設計初衷是排雨水,直接通入泰晤士河。這就是那個字面意義上的”太臭”:泰晤士河成了露天下水道。霍亂流行。一次爆發導致14000倫敦人喪生,幾乎佔當時總人口的十分之一。土木工程師約瑟夫·巴瑟傑(JosephBazalgette)提出一個構想,修建全新的密閉排污系統,將污水排放到遠離城市的地方去。當時,政客面臨盡快通過這項計劃的巨大壓力。1858年夏天,倫敦遭遇酷暑,泰晤士河臭氣熏天,想躲也躲不開,誰也無法再和顏悅色、”忍氣吞聲”地談這個問題。那年夏天,成了後來著名的倫敦”大惡臭”。本文取自BBC國際台、廣播4台播出的節目《成就現代經濟的神奇發明》。更多閲讀:小小農具竟引發千載公案:人類文明功臣還是萬世禍首自私自利如何扼殺了我們的抗生素夢想塑料的前世今生與未來智能手機背後那些鮮為人知的”大佬”這個書架憑什麼征服世界?圖片版權AlamyImagecaption卡明的S彎管對抽水馬桶的普及起到巨大推動作用如果你生活在一個擁有現代衛生條件的城市,你可能很難想像,每時每刻身邊都彌漫著人類排洩物令人窒息的惡臭,這是怎樣的可怕。能有今天,我們應該感謝許多人,但是,最應該感謝的那個人或許有些出乎意料,他是亞歷山大·卡明(AlexanderCumming)。”大惡臭”之前,卡明是倫敦的手表技師,以擅長精密、複雜工藝出名。喬治三世曾專門請他製作記錄大氣壓力的精密儀器;卡明還研製出切片機,能把木頭切到非常、非常薄,用於顯微分析。但是,卡明改變世界的創新發明卻和精密工程學毫無關係,那不過是一段管子,卡明將它扭成彎狀而已。1775年,卡明註冊S彎管專利。這個彎管是製作抽水馬桶依然缺失的成分。有了抽水馬桶,才有了現在意義上的公共衛生系統。圖片版權AlamyImagecaption抽水馬桶的廣告此前,抽水馬桶一直沒能成為可行的選擇,原因是臭氣:管子把馬桶和下水道連接起來,能把排洩物沖走,但也會讓下水道的臭氣上返,除非你能有什麼招數把馬桶密封。卡明的辦法非常簡單:把管子扭彎。水留滯在彎處,彷彿閘門,防止臭氣上返,每次衝馬桶後這裏重新蓄水,關閘。現在,彎管的名字從S型發展到了U型,抽水馬桶的工作原理並沒有改變。但是,抽水馬桶的推廣非常緩慢,直到1851年在倫敦還是稀罕物品。抽水馬桶在水晶宮舉辦的”萬國工業博覽會”上參展,引起大批人駐足。使用抽水馬桶的費用是一便士,因此,後來英語中就有了一個委婉的表述方法:”花一便士”,意思是上廁所了。博覽會上,成千上萬的倫敦人排隊花了一便士,慨嘆嶄新設計創出的美好奇蹟。如果說,萬國博覽會向倫敦人展示了未來公共衛生系統應該是怎樣—乾淨、無味,毫無疑問,政客們拖拖拉拉、不肯給巴瑟傑設計的排污系統撥款,一定讓倫敦人更加不滿。中國趣聞:半透明廁所你敢去嗎?圖片版權GettyImagesImagecaption內羅畢的貧民窟,這樣的排污水溝很常見170多年過去了,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統計,現在全世界大約有三分之二的人用上了所謂的”改良衛生”設施,比起1980年的四分之一前進了一大步。但是,這仍然意味著,世界上還有大約25億人沒有用上”改良衛生”設施,再說,”改良”這個詞本身的標凖並不高。它的意思是能”用衛生的手段將排洩物與人類接觸分開”,但並不一定包括污水處理。能夠用到這樣級別的公共衛生系統的人還不到世界總人口的一半。長期未能推廣妥善的公共衛生系統造成的經濟代價很多,比如治療腹瀉性疾病的醫護費用,在意衛生條件的人不願意來旅遊損失的收入等等。世界銀行”衛生行動經濟學”報告給它貼了個價簽。報告說,在一些非洲國家,衛生條件太差導致GDP縮水1到2個百分點,在印度和孟加拉是6個百分點,在柬埔寨是7%!一滾再滾,雪球很快越來越大。圖片版權OttoHerschanImagecaption1862年,巴瑟傑(右上角)參觀施工現場挑戰是,公共衛生設施並不是市場必須提供的。廁所要花錢,但是,在街頭隨意大小便是免費的。比如說吧,我修一個廁所,我要負擔所有費用,但是街道更清潔的好處卻是人人受用。用經濟學詞匯來形容,這叫”正面外部性”(positiveexternality)。有”正面外部性”的商品通常比社會整體期望的採納速度要更慢。最明顯的一個例子是肯尼亞首都內羅畢的基貝拉(Kibera)貧民窟中”會飛的廁所”。”會飛的廁所”運作方式是:人們將大便排入塑料袋。半夜三更,拎起塑料袋舉過頭頂,猛轉幾圈,扔到越遠越好。把”會飛的廁所”改成抽水馬桶是要花錢的,馬桶的主人當然會享受到好處,但是我敢打賭,鄰居一定也更高興。反過來說,手機。買手機也要花錢,但是,好處基本上只我一人享受。S型彎管的歷史比手機長將近10倍,但是現在有手機的人數遠遠超過有抽水馬桶的人,這也是原因之一。圖片版權GettyImagesImagecaption1858年,倫敦「大惡臭」期間的議會大廈如果你想擁有抽水馬桶,你最好還要有下水道體系,把馬桶連上去。但是,修築下水道是重大項目:成本高、規模大。巴瑟傑最終總算得到撥款、開始修建他的倫敦下水道,項目歷時10年才完工,總計挖掘250萬立方。因為上面說到的那個外部性問題,這類項目可能不受私有投資者的青睞,通常,這需要政客有決心,納稅人願意付出,還要有運作良好的市政府。看起來,這些必需品都比較短缺。根據2011年發表的一項研究報告,印度城鎮只有6%成功修建了哪怕只是覆蓋一部分地區的下水道系統。拖延能力看來真是無窮無盡。同樣,倫敦”當官的”也曾經一拖再拖,但是等他們最後行動的時候,相當神速。史蒂文Halliday(StephenHalliday)在他撰寫的《倫敦大惡臭》一書中說,議會只用了18天時間就通過了巴瑟傑項目動工所需的所有法律草案。怎樣解釋他們突然敏捷到令人眼花的原因呢?地理優勢!英國的議會大廈恰好座落在泰晤士河邊。”大惡臭”期間,工作人員曾經把窗簾浸上氯化液,試圖遮掩臭氣。這樣做根本沒用。不管下多大功夫,議員還是逃不掉被熏。《泰晤士報》調侃說,看到議員離開議會大廈圖書館,”每位紳士鼻子上都捂著手絹。”如果引起政客關注總是這麼容易該有多好。相關主題內容英國創新經濟

精選訊息全球關鍵:|蝦青素|蜂王漿|蜂王乳|保健食品|血栓溶解酵素|青春元素|芙婷寶|膠股力|PPLS|磷蝦油|健康食品|葉黃素|地龍粉|南極冰洋磷蝦油|智勝王|地龍酵素|蝦紅素|蚯蚓粉|膠骨力|超視王|力雪達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