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女性喊「#metoo」 要跨過什麼欄?

香港女性喊「#metoo」要跨過什麼欄?2017年12月1日,瀏覽器將打開另一個窗口關上分享窗口香港女子跨欄運動員呂麗瑤,響應「#metoo」行動公開自己受性侵的經歷,在香港社會引起廣泛迴響。「#metoo」在歐美國家影響力不斷擴大,尤其在美國,演藝界、體壇均有越來越多性侵事件被揭發,但在亞洲地區則未見相同效應。香港此前亦有女性響應公開自己的經歷,但沒有引起太大關注。呂麗瑤是首名響應「#metoo」的香港運動員。繼她之後,香港賽馬會公開證實,有青少年馬術隊成員遭性騷擾,並稱已經解僱曾使用「涉及性騷擾的不當用語」的騎術教練。香港女跨欄明星呂麗瑤自曝曾遭教練性侵紅黃藍事發後金馬獎頒給了性侵女童題材片北電教授性侵疑雲為何引發網民關注?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盛讚呂麗瑤「有勇氣」,稱已責成警務處處長跟進事件,但強調「罪案需要有舉報人」,呼籲呂向警方提供資料。呂麗瑤的這次自我揭示,會觸發「#metoo」運動在香港社會爆發嗎?跳過Facebook帖子用戶名呂麗瑤LuiLaiYiu#metoo我被我的前教練性侵犯。今年暑假,我看到台灣女作家林奕含案件,我很有衝動我小時候的不愉快經歷,但我沒有勇氣。數個月前,倫奧體操金牌女將McKaylaMaroney於社交媒體自白被隊醫性侵犯的經歷,這念頭再次萌起…Postedby呂麗瑤LuiLaiYiuonWednesday,29November2017結尾Facebook帖子用戶名呂麗瑤LuiLaiYiu「#metoo」在香港引起的反應是好是壞?呂麗瑤在Facebook披露,自己13歲時曾被當時的教練以按摩肌肉為名,脫下了她的牛仔褲和內褲,觸摸其私處。呂的發言獲得不少支持,讚賞她勇敢,但亦引來一些質疑。不少網民質疑為何呂麗瑤只是公開作出單方面的指控,而不去報警追究加害者的行為,認為這樣只會造成對教練「未審先判」的效果。呂麗瑤發言後,香港知名專欄作家陶傑就以反諷,提出「#metoo」行動的質疑:「感謝Facebook新世代,只須單方面貼張Selfie,就可以令好多人變成『維恩斯坦』(韋恩斯坦),或者KevinSpacey(凱文·史派西)。」陶傑的言論在網上獲得不少贊同。在香港,響應「#metoo」需要面對的質疑非常多。英國政壇「揭露性醜聞風」越刮越猛幼教虐童案:英國幼教制度有何借鑒之處?現身說法:自我揭示與「自我宣傳」?香港灣仔區議員楊雪盈是香港少有響應「#metoo」、公開自己經歷的知名女性之一,這亦令她受到一些攻擊。楊雪盈曾在Facebook講述自己在任職區議員的灣仔「大坑區」,被男子從後撞向她非禮、以及自己報警的經歷,但被一些網民嘲諷「以後見到她要掉頭走」(以免被她誣告非禮)等。身為政治人物的她,亦被人揶揄她是想透過渲染性騷擾事件,進行自我宣傳。圖片版權facebook/clarisseYeungImagecaption在自己的選區遇到非禮事件後,區議員楊雪盈在網上披露事件楊雪盈向BBC中文網表示,從自己的朋友圈子得知,女性被非禮的情況在香港絶不罕見,但眼看外國社交網絡「#metoo」盛行,香港響應者卻寥寥。「明明(受害者)數量不少,為什麼這麼少人願意說出來?…受害已經很難受,還要被社會質疑,這些都令人卻步。」楊雪盈坦言,自己並非第一次遇到同類事件。她在中學時代,曾在街上遇過更加嚴重的騷擾事件,「事發之後,聲嘶力竭也無人幫手,犯事者逃之夭夭,報警也無從跟進」。「那仍是一個傷口,(至今)仍很難講出來。」她認為,對自己不會得到幫助的恐懼,是令女性閉口啞忍的原因。「社會不了解受害者求助的難度」專門研究性別政治的香港專上學院人文、設計及社會科學部講師陸潔玲認為,性侵受害者面對自己、走出傷痛、尋求協助的難度,社會並不了解。陸潔玲向BBC中文網指出,公開事件、報警、上庭指證加害者,對性侵受害者而言是很大的危機,猶如將自己的傷痛曝露於眾人的目光之下,而香港並沒有相應的支援配套。其中,要反覆講述受害經歷,對受害者而言尤其可怕。「去醫院要講一次、不同部門又講一次,去到警署又要講幾十次……外界勸一句『去報警吧!』很輕鬆,但當中要花的時間、重覆自己所受傷害的難度,均會令她們卻步。」「#metoo出現是因為求助渠道失效」陸潔玲說,目前官員及社會對「#metoo」的反應,是呼籲受害者報警、循「正常渠道」處理,但整場「#metoo」運動之所以會出現,就是因為不論在香港還是歐、美國家,處理性侵的「正常渠道」已經失效,令受害者感到求助無門。圖片版權GettyImages她認為在外國,「#metoo」能夠成為一場運動,「需要周圍的人對站出來的人,採取欣賞、支持的態度,肯定她們」,強調正面的迴響對「#metoo」行動的發展非常重要。香港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總幹事王秀容則向BBC表示,華人社會的傳統觀念對性避諱,加上指責文化,往往將事件責任歸咎於女性自己身上,「是她們自己活該」,會令女性覺得講出來沒有會支援,只會令自己再受傷。「常常呼籲女性小心,但呼籲的對象是否錯了?」楊雪盈則認為,與其要求女性小心,更應該警告有意加害者:「要讓有意犯事的人知道,這樣做是會有後果、有可能被捕。」王秀容指,打破指責文化很重要,更多過來人去講,可以有助更多受害者走出來,而政府當局在呼籲受害人報警的同時,亦檢討有關政策是否有漏洞,建立對受害人更友善的環境,鼓勵她們求助。相關主題內容性暴力文化女權人權香港法律

精選訊息全球關鍵:|磷蝦油|南極冰洋磷蝦油|地龍粉|蝦紅素|膠股力|PPLS|地龍酵素|蝦青素|蚯蚓粉|青春元素|超視王|力雪達|智勝王|葉黃素|健康食品|芙婷寶|蜂王漿|膠骨力|血栓溶解酵素|保健食品|蜂王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