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熱邀阿里巴巴:港股將迎來大批「獨角獸」?

特首熱邀阿里巴巴:港股將迎來大批「獨角獸」?2018年1月14日,ReutersImagecaption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當面向馬雲表示,希望阿里巴巴回港上市本周初,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在一次論壇上,當面向阿里巴巴主席、中國首富馬雲拋出橄欖枝,邀請阿里巴巴回港上市,迅即成為中港財經新聞頭條。當林鄭說到香港將於年中落實接納「同股不同權」,馬雲立即帶頭鼓掌,並表明會認真考慮香港市場:「對今天的香港,我從未有過如此大的信心。」2013年,香港交易所曾高調拒絶不符「同股同權」要求的阿里巴巴,阿里轉赴紐約交易所,成為該所史上最大的IPO(首次公開招股),香港被嘲「錯失金蛋」。港交所去年底提出修改規則,容許同股不同權公司上市。中港媒體表現興奮,熱衷揣測究竟哪家「獨角獸」科創公司會率先來港;但挾著巨額商機的「同股不同權」,仍在香港遭遇反對聲音與質疑。為什麼香港要拒絶「同股不同權」?「同股同權」公司每一股的投票權相等,但「同股不同權」的公司則有兩級(或更多)股權,分為「一股一票」及「一股多票」;管理層只須掌控少量股份,就可掌握營運主導權。「雙十一」為何能年年突破銷售成績?國家安全?馬雲收購速匯金交易為何告吹語音智能助手市場 阿里巴巴加入戰團不少科技公司、包括互聯網巨頭Google母公司Alphabet及Facebook均屬此制,令公司在大量融資的同時,創辦人的控制權不致旁落。阿里巴巴主席馬雲及其合伙人,合共只持有約一成的股份,仍有權提名大多數董事。但這個機制被認為對投資者保障不足;為保障投資者權益,港交所自80年代末以來,一直不允許「同股不同權」公司上市。2014年阿里轉投紐約,香港交易所總裁李小加向港媒表示,為香港堅持法治社會原則而驕傲,指香港不會為了短期利益,犧牲長遠原則,但「今天堅持我們的原則,也不是沒有成本的」∶為此,香港要將一些極具市場潛力的「獨角獸」—市值超過10億美元的初創企業—拒諸門外。三年來,阿里巴巴股價不斷上飆,紐交所其他中國「同股不同權」科技公司亦一路向好。但因為缺乏大型新股,香港的IPO集資額連年下跌,由2015年的全球第一、超過2600億港元,跌至2017年僅1300億港元,落後於紐約、上海及倫敦。如今,港媒形容港交所接納「同股不同權」是「形勢所逼」。圖片版權GettyImagesImagecaption阿里巴巴2014年在紐約上市,規模達250億美元,創下歷史記錄港交所上月宣佈修改規則的計劃,容許同股不同權的「新經濟」公司在主板上市,限制一股最多十票(約持9.1%股份就可掌握逾半投票權),公司市值最少須達100億港元,但「新經濟」公司的定義須再諮詢,預計2018年中推行。中港媒體已在熱傳不同「獨角獸」計劃來港的消息,坐擁「支付寶」業務的螞蟻金融、滴滴出行、有「中國蘋果」之稱的小米均在其列。香港股市將會迎來新一波熱潮。為什麼中國公司覺得香港比紐約更吸引?對中國公司而言,除了市場開放、規則清晰、政策風險較小等一般國際金融中心均具備的特質,香港最大的優勢還是其屬於「中國領土」的位置。以擁有「支付寶」業務的「螞蟻金服」為例。2011年,因為官方對支付業務的外資限制,阿里旗下的支付業務「支付寶」,於2011年自母公司分離出來,轉到內資公司,以獲得中國央行發牌。支付寶母公司「螞蟻金服」是純內資結構,與在美國上市的阿里巴巴集團沒有關係。馬雲多次表示,希望螞蟻金服能夠在A股(人民幣普通股)上市。圖片版權GettyImagesImagecaption擁有「支付寶」業務的螞蟻金服,估值逾4000億人民幣,最終選擇在何地上市是外界關注焦點香港著名股評人大衛·韋伯(DavidWebb)向BBC中文指出,香港開放「同股不同權」,其中一個效果是讓這些公司可以回到中國領土上市,減低美國監管機構對它們的影響力。「大企業在美國上市,令中國政府對它們的控制力減少。」韋伯認為:「(同股不同權)也減低了股東權力,確保了中國政府對企業的控制。」「同股不同權」是不可違逆的大趨勢嗎?中國媒體輿論認為,香港此前不接納「同股不同權」,是制度僵化、拒絶創新的表現。但在國際市場,「同股不同權」架構一直頗受爭議。屬「同股不同權」架構的「新聞集團」(NewsCorp),控制權牢牢掌控在傳媒大亨默多克家族手中。集團經歷2011年竊聽醜聞、一系列問題收購、明顯屬意子女繼承等問題,均令股東不滿集團管理不善,但股東無足夠投票權,挑戰默多克家族的地位今年中,Snapchat母公司Snap發行完全沒有投票權的股票,引起投資者不滿,上巾後遇重挫「標凖普爾」500指數等一些主要指數公司,宣佈拒納此類公司為成分股,指它們對不同類別股東「作不平等對待」因管理者毋須考慮股東,「同股不同權」被認為對企業管理有壞影響。特許金融分析師協會總裁施博文(PaulSmith)向BBC中文表示,目前國際市場上對「同股不同權」的看法並非一面向好,該協會亦不認同企業採用「同股不同權」架構。而韋伯則指出,在美國這種股票被稱為「次等股票」(Secondclassshares):「因為事實上,(沒投票權的股票)是一種次貨。」「同股不同權」在香港的批評者普遍指出,美國能夠接納股權不平等的架構,是因其法律制度對投資者保障更多,股東可用「集體訴訟」方式維權;但香港並無類似機制,投資者無從法律途徑,維權自己的權益。在香港社會,不少意見認為當年不接納「同股不同權」是一個錯誤,令不少科創企業轉投美國,損失慘重。而韋伯則指出,中國科技公司選擇在美國上市,部份是因為當地對科企的估值較高;估值的考慮,也是中國地產公司傾向棄美國而選香港的理由。「同股不同權」並不是科技公司的必然架構。「香港市場上最大的公司是騰訊,馬化騰(騰訊主席)就不覺得同股同權是個問題,」韋伯說:「阿里巴巴沒有特別之處,只是一間很大的公司,沒理由特別優待。」圖片版權GettyImagesImagecaption馬雲2007年曾攜阿里巴巴旗下的B2B業務在香港掛牌,但最終退市收場騰訊主席馬化騰與阿里巴巴主席馬雲,在集團的持股比例,同樣不足一成,但因騰訊的大股東、持逾三成的南非MIG集團放棄投票權,將營運交由馬化騰團隊負責,因此即使在「同股同權」之下,馬化騰仍能掌有集團的控制權。但馬雲及其合伙人若放棄「同股不同權」的制度,則會有失去控制權的風險。接納「同股不同權」對香港是好是壞?韋伯指出,港交所本身是上市公司,必然以自身利益為先,但它又同時負責監管市場,當中存在利益衝突:「交易所當然想有更多公司來上市,不會管質量;即使香港股市徹底變成一個賭場,它也會很高興。」施博文同意,短期來說開放「同股不同權」對香港是正確的決定,會令港交所會變得更具吸引力;但他亦指出,這樣吸引過來的公司,質素會較同股同權的公司差。他認為接納「同股不同權」,是將利益增長置於投資者權益之上。「香港要建立的地位,應該是要成為亞洲對企業管治要求最高、市場質素最好的城市。」施博文總結:「長遠而言,接納『同股不同權』對香港損害很大,會減弱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角色。」「對於股市這種重要基建,應該看得長遠一點。」相關主題內容中國股票市場香港

精選訊息全球關鍵:|關鍵字排名|神經滋養物質|磷蝦油|蜂王漿|PPLS|保健食品|蜂王乳|婦貴寶|超視王|網站排名|GOOGLE排名|智勝王|葉黃素|健康食品|南極冰洋磷蝦油|SEO|台灣綠蜂膠|芙婷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