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任難題:英國”劍橋五諜”與中共地下工作者

信任難題:英國”劍橋五諜”與中共地下工作者2018年1月16日,瀏覽器將打開另一個窗口關上分享窗口Imagecaption歷史學者理查德·達文波特-海因斯在《營壘內部:劍橋間諜和現代英國形成》一書中談到英國的階級忠誠和信任問題中國除了熱播的各種諜戰劇,中共情報戰線上的所謂”前三傑”和”後三傑”也為人們津津樂道。英國有伊恩·弗萊明的007間諜小說,以及後來不斷推出的同名電影,不過70年前著名的”劍橋五諜”至今仍然是能夠吸引讀者的熱門話題。最近有英國歷史學者回顧”劍橋五諜”的歷史,談到精英階層的信譽問題。無獨有偶,中文網絡也在流傳中共地下工作者在中共建政後受到不公待遇的歷史。最近,英國著名的歷史學者和傳記作者理查德·達文波特-海因斯在新書《營壘內部:劍橋間諜和現代英國形成》中談到階級忠誠和信任問題。他認為,叛逃到蘇聯的著名間諜伯吉斯,菲爾比和麥克萊恩等人身份曝光帶來的醜聞,給英國統治階層帶來的危害要大於他們間諜活動本身的危害。舊視頻爆英國”劍橋5諜”菲爾比的往事觀察:郭文貴爆料攪動北京政治和海外輿論中美諜影:在華諜網被毀,中國洩密者外逃書中說這些人在”消失”叛逃到蘇聯之前,在公開場合都不那麼迴避自己從事間諜活動。麥克萊恩會在紳士俱樂部中告訴別人他給斯大林幹活。即使在他們叛逃後許多人仍然感到難以置信,英國上流社會許多人仍然認為他們的叛逃與同性戀和性有關,而不願意把他們變節同共產主義信仰和”鐵幕”相聯繫。與英國上流社會有千絲萬縷聯繫的英國情報機構在二戰前後那些年是達文波特-海因斯新書的重要內容。他對那時候英國的情報機構特點的總結是:英國人彼此信任,俄國人彼此不信任;但是像英國人那樣的信任往往會導致信任被濫用和辜負。著名的劍橋間諜網遲遲沒有被發現,被歸咎於精英階層這種特有的信任。英國”劍橋五諜”2016年BBC找到了劍橋間諜菲爾比的一段從未被曝光的舊視頻,其中顯示菲爾比1981年在東德國家安全部舉行的內部講座中回顧了他如何從劍橋大學畢業後被蘇聯間諜招募,然後講述參加英國間諜機構軍情6處,以及他偷走的機密。菲爾比說,”每天晚上我離開辦公室,都帶著裝滿文件的提包,裏面有我寫的報告,也有檔案裏面的文件,晚上我把這些交給我的蘇聯聯絡人。””次日上午我把文件帶回放在原處,文件都已經被拍了照,我年復一年都這麼做。”BBC的報道說,儘管多次受到懷疑,但是菲爾比憑借其上流社會的背景和能力在英國情報界如魚得水。1955年就有過指稱他是共產主義者的報道。但是在1955年拍攝的視頻中,菲爾比否認自己是共產黨,並說”上次我與共產主義者講話的時間大約在1934年”。Imagecaption儘管長期受到懷疑,菲爾比憑借其上流社會的背景和能力在英國情報界中如魚得水,仍然堅持了多年沒有出逃和菲爾比同被稱為”劍橋五諜”的伯吉斯和麥克萊恩叛逃蘇聯後一度令菲爾比面臨暴露的危險,但面對危險菲爾比仍然決定繼續潛伏。直到1962年蘇聯的諜報人員喬治·布萊克被捕後,菲爾比才被確認為蘇聯情報人員。1963年1月在菲爾比被最初懷疑是共產黨過後8年,他才在貝魯特”失蹤”,之後在莫斯科現身。《紐約時報》:中國殺掉美國CIA線人北京鼓勵公民舉報間諜行為最高獎金50萬菲爾比叛逃到蘇聯25年後於1988年去世。因其傑出的情報工作貢獻,菲爾比被蘇聯授予”紅旗勳章”,他被安葬在孔策沃烈士公墓。但是一位熟知菲爾比的前克格勃官員對BBC記者說,菲爾比到蘇聯後沒有得到充分施展才華的機會,克格勃讓他從事培訓新職員的工作,給他一些目的感,讓他感到自己有價值。上流社會的信任達文波特-海因斯認為著名的劍橋間諜叛逃後實際上也沒有獲取蘇聯的充分信任,否則他們提供的情報會受到應有的重視,他們也會造成更大的危害。”劍橋五諜”受共產主義影響並被蘇聯招募時所在的劍橋大學,不能免受當時動蕩的時代和極端思想的影響。當時人們對極右的法西斯和納粹,和共產主義這類左翼思潮並不像後來人們有的那種政治上涇渭分明的嚴肅立場。達文波特-海因斯認為英國上流社會對納粹輕描淡寫的態度被劍橋間諜,特別是伯吉斯匯報給蘇聯,導致斯大林與希特勒戰前締結和約(莫洛托夫—裏賓特洛甫條約)歷史學者和專欄作者勞拉·菲戈爾(LaraFeigel)在《衛報》發表的書評認為,如果真如作者所說,間諜繼續活動的危害實際小於被間諜被揭露帶給統治階層的危害,那麼就可以理解”劍橋五諜”中的麥克萊恩想洗手不幹,但是沒有獲得莫斯科批准,因為莫斯科可能希望他頂不住壓力而暴露自己,這樣就能對英國造成更大損害。《衛報》文章說,當時英國出身上流社會的著名外交官哈羅德·尼科爾森曾說,英國外交部那種”老派的,輕鬆的信心被摧毀,此後沒有人再信任任何其他人”。他說”痛恨這種情況,這等於文明的一部分缺失了。”對於達文波特-海因斯來說,最大的損失不在於統治階層內部喪失彼此信任,而在於公眾對統治階層本身失去信心。有意思的是,曾經為英國情報機構工作的小說家約翰·勒卡雷在其著名間諜小說《完美間諜》中描寫的主人公也是一位出身優越,但心甘情願地為”鐵幕”後國家效力的雙面間諜。雖然主人公長期受到美國同行的懷疑,但卻仍然受到英國上司的信任。專欄作者勞拉·菲戈爾認為,英國脫歐可能是促成達文波特-海因斯寫新書研究劍橋間諜和現代英國之間關係的一個動機。英國脫歐公投背後就是公眾對統治階層的不信任。達文波特-海因斯曾經提到主張脫歐政客邁克爾·戈夫當時的一句名言,他說公眾已經受夠了專家(的看法),鼓勵民粹情緒,主張那種認為專業頭腦和理性知識並不優於普通人的直覺、本能和情緒看法的觀點。圖片版權xinhuaImagecaption不過中共城市地下黨幹部長期受排擠的狀況似乎在時下熱播的諜戰劇中有所扭轉中共地下工作者強調無產階級專政的蘇聯和中共政權都搞劃分階級成份,階級出身成了對政權忠誠度和受信任程度的指標。最早誕生于城市的中共後來走向農村割據,通過”農村包圍城市”奪取政權的歷程決定了中共有自己獨特的考驗忠誠和信任度的標凖。中共過去的間諜和其他潛伏人員被稱作”地下工作者”,這些人堅守在城市所謂”白區”從事地下工作。當時中共對他們有著名的16字方針:”隱蔽精幹,長期埋伏,積蓄力量,以待時機”。後來據南京的中共地下工作者回憶,1949年中共奪取政權後,對南京的中共地下工作者又採取了”降級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這段據說出自毛澤東本人的秘密指示反映了中共對自己諜報人員的不信任。1949年9月解放軍攻佔南京後鄧小平在對南京幹部的內部講話中說:革命勝利一是靠黨中央、毛主席;二是靠解放軍;地下黨有功勞,但是第三位的。據香港出版的一本關於中共秘密南京市委書記陳修良的傳記說,中共1949年佔領南京後,雖然沒有對南京地下黨進行清算,但2000多地下黨員當中有300名被開除黨籍、取消候補黨員資格。書中還提到其他地區的地下黨員也有類似遭遇。作者裴毅然在《烏托邦的幻滅:延安一代士林》一書中說,中共地下黨員在1950-70年期間的歷次政治運動中挨整,被打倒的最多,成了中共內部受冤屈最多的一個群體。不過城市地下黨幹部長期受到來自農村根據地”三八式”幹部的排擠的狀況,似乎在時下熱播的諜戰劇中有所扭轉。不僅中共的地下工作的重要性被電視劇渲染,過去被格式化醜化的國民黨特務也被描寫成了有職業操守的專業人士。

精選訊息全球關鍵:||||||||||||||||||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