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漠視拉美 「一帶一路」通美國後院

特朗普漠視拉美「一帶一路」通美國後院2018年1月23日,xinhuaImagecaption自2000年後美國在拉美國家進口比重下降的同時,中國的份額在不斷增長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一年任期內給拉美這個”美國後院”帶來了更多猜忌和冷漠。拉美國家的專家說,美國漠視拉美的後果使美國在拉美的形像一落千丈,而中國在拉美地區的影響不斷增長。特朗普在廢除了包括拉美和亞洲國家的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TPP)後,還希望叫停美國同墨西哥和加拿大的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AFTA),並堅持在墨西哥邊界修牆阻擋非法移民。這些舉動加強了美國孤立主義的形像。19世紀美國也曾奉行孤立主義,針對歐洲殖民主義擴張實行被稱為”門羅主義”的政策,禁止歐洲列強染指被視為美國勢力範圍的拉丁美洲。批評者說,”門羅主義”本質上是主張美國對美洲國家維持霸權以及進行單邊干涉的權利。奧巴馬總統任內美國國務卿克里曾在2013年11月對美洲國家組織說”門羅主義的時代已經過去”。他呼籲美洲國家加強伙伴合作。一帶一路:「東風壓倒西風」令西方擔憂再談修昔底德陷阱:中美較量必有一戰?一帶一路:營造西方沒落後的新格局?中情局局長:美國最大威脅來自中國而非俄國但是在華盛頓智庫美洲對話中心的負責人邁克爾·史福特說,並不是說美國的往屆政府重視拉丁美洲,只是現在特朗普時期這種情況變得糟糕得多,”對這個地區(指拉丁美洲)的漠視達到了空前的程度”。圖片版權GettyImagesImagecaption習近平擔任中國最高領導人以來中國開始努力擴大全球影響力,包括擴大同拉丁美洲的聯繫”一帶一路”在特朗普對拉美地區採取保護主義的時候,中國在拉美地區積極主動地展開外交,擴大自己的影響。中國在拉美的活動跟美國形成了鮮明對比。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自2013年以來三次訪問拉美。在本月19日至22日,在智利的中國外長同33個拉丁美洲國家外長舉行了會議。而在特朗普上任以來,美國訪問拉丁美洲的最高級官員是特朗普的副總統彭斯。如果特朗普迴避4月舉行的美洲峰會,那就再次表現出他對美洲國家的輕蔑。特朗普的國務卿蒂勒森也沒有出席去年6月美洲國家組織在墨西哥坎昆召開的討論委內瑞拉危機的峰會。就在中國-拉美和加勒比國家共同體論壇(中拉論壇)第二屆部長級會議召開期間,智利總統米歇爾·巴切萊特會見中國外長王毅時說,中國的”一帶一路”為拉美髮展提供了新機會,智利願意發揮積極作用同中國一起推進”一帶一路”。米歇爾·巴切萊說,在過去幾年,智利和中國建立了全面戰略伙伴關係,簽署了提升雙邊自由貿易的協定,在許多領域合作取得了豐碩成果。金磚峰會與習近平仕途、「一帶一路」何干?觀點:「一帶一路」建設中的金融發展機遇去屆金磚峰會:習近平警告全球經濟困境王毅表示中國希望在”一帶一路”框架內全面加深和提升中國同與拉美的合作。拉美和加勒比海地區國家傳統上是深受美國影響的地區,被認為是美國的勢力範圍。目前中國已經成了拉美幾個國家的第一大,或第二大貿易伙伴。自2000年後美國在拉美國家進口比重下降的同時,中國的份額在不斷增長。另外,中國對諸如委內瑞拉等拉美國家提供了重要的貸款和投資。Imagecaption”一帶一路”被許多評論家比作中國的第二次開放和中國的馬歇爾計劃,甚至被認為是中國的外交傑作”定時炸彈”美國漠視拉丁美洲導致美國在拉美的形像下降,但中國在拉美地區的影響卻不斷加強。BBC在紐約的記者利薩迪報道特朗普一年任內給拉美帶來了猜忌和冷漠時舉例說,最近特朗普把中美和加勒比海國家稱作”窮山惡水”,還有特朗普決定取消保護令,遣返在美的大批拉美移民。在貿易政策上,特朗普廢除了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並威脅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另外,特朗普還堅持在美墨邊界修牆。他把墨西哥說成是”世界上最危險的地方”,儘管這種指稱同華盛頓自己的數據相矛盾。巴西聖保羅大學的蓋圖羅·瓦格斯基金會的國際關係教授奧利弗·斯廷克爾說,在拉美國家眼中,美國政府不是個可靠的伙伴。他還對BBC記者說,”美國在拉美並沒有明確打算”。據他講,巴西一名外交官對他說,他們在美國都不知道跟誰打交道。到目前為止,特朗普還沒有為美國國務院指定處理拉美問題的團隊。許多拉美專家認為,在特朗普剩下3年任期內,美國同拉美關係是否會繼續惡化取決於兩個”定時炸彈”。一個是關於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重新談判的結果。本周在加拿大蒙特利爾,美國、墨西哥和加拿大開始了談判。特朗普的態度以及該協議的成敗將對拉美地區產生巨大影響。巴西駐美國前大使,政治分析家魯賓斯•巴爾博薩認為,特朗普因為墨西哥而改變對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立場,這嚴重地影響了拉丁美洲。另外一個定時炸彈就是美國政府開始遣返最近幾個月失去法律保護的大批拉美移民,而這些拉美移民未來的命運將取決於拉美國家是否能夠同華盛頓達成某種政治協議。地緣戰略意圖圖片版權GettyImagesImagecaption中國已經是幾個拉美國家的第一大,或第二大貿易伙伴。另外中國對諸如委內瑞拉等拉美國家提供了重要的貸款和投資。中國外長王毅在中國和其他33個拉美國家參加的”中拉論壇”第二次部長會議上說,拉美的條件符合中國同發展中國家加深經濟金融合作的”一帶一路”規劃。在會議上,中國代表同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國家共同體(CEPAL)的代表簽署了加深經貿聯繫的《聖地亞哥宣言》。《宣言》還呼籲加強貿易,針對氣候變化問題採取行動。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國家共同體是在委內瑞來倡議下於2011年組成的,排除美國和加拿大的地區集團。中國已經成為巴西、智利和阿根廷等拉美國家的第一大貿易伙伴。智利外交部長穆尼奧斯說,中國同拉美達成的協議標誌著拉美和中國對話進入”歷史性”階段,這次會議是對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的「唾棄」。王毅一再強調,中國並非在競爭和擴大影響,強調中國在拉美的合作並非地緣政治競爭,不是零和遊戲。他說,中國的方針是通過協商和合作謀求共同增長,但是中國最近在拉美地區投資的計劃被看作是對美國在拉美主宰做出的考驗。中國在特朗普當選後在捍衛全球化以及應對氣候變化方面一直尋求發揮更大的國際作用。美國外交關係協會的中國問題專家易明(ElizabethEconomy)說,在把中國變成全球強國的努力中,習近平顯示了超過其前任的雄心。”一帶一路”被許多評論家比作中國的第二次開放和中國的「馬歇爾計劃」,甚至被認為是中國外交的神來之筆,但其明顯的地緣戰略意圖也越來越受到外界關注。

精選訊息全球關鍵:||||||||||||||||||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