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美國奧運體操隊隊醫拉里·納薩爾性侵156人獲刑175年

前美國奧運體操隊隊醫拉里·納薩爾性侵156人獲刑175年2018年1月25日,ReutersImagecaption這名孌童者曾聲稱受害者「杜撰」了有關指控,借此出名和撈錢156名年輕女性——她們是別人的女兒、姐妹,有些已經是母親,有些則是奧運會選手——在過去一個星期當中,都在法庭上公開作證,她們曾受到同一個男人的性侵害。在美國時間周三(1月24日),前美國奧運體操隊隊醫拉里·納薩爾(LarryNassar)因為多項性侵罪名,被判監禁40至175年。在性侵指控如多米諾骨牌一般被陸續揭發之際,納薩爾經過司法程序被繩之以法,為這個從好萊塢開始繼而席捲全美直到蔓延世界多個地方的社會議題立下新的註腳。「永遠不值得被釋放」周三,露絲瑪莉·阿奎萊納法官(JudgeRosemarieAquilina)在宣判時告訴納薩爾:「就像傾聽這些倖存的姊妹們是我的榮幸一樣,給你判刑也是我的榮幸。」「因為先生你永遠不值得再從監獄裏走出來。」法官進一步向這名孌童者說:「你尚未承認你所做的一切。先生,我連我的狗都不會願意交托給你。」「我剛剛已經簽署了你的死刑令。」這名54歲的前美國體操奧運隊隊醫承認10項性侵女孩和年輕女性罪名,受害者當中包括奧運選手。他此前已經因為一項持有兒童色情物品罪被判監禁60年。納薩爾在庭上曾試圖道歉,但是法官卻指,他的道歉不真誠,並說他將會「在黑暗中度過餘生」。美國奧運體操隊隊醫承認性侵運動員奧斯卡提名拒絶涉嫌「性騷擾」者過去七天,納薩爾的性侵受害者陸續在庭上聲淚俱下地指證他的罪行,最後,納薩爾有一個機會向法庭陳詞。在一個滿座的法庭中,他說道:「與你們所有人所承受的痛苦、創傷和情緒崩潰相比,我現在的感受微不足道。」「對於所發生的事情,我的歉意沒有言辭可以形容。」一個關於倖存的故事BBC記者拉吉尼·瓦伊迪亞內森(RajiniVaidyanathan)發自美國密歇根州蘭辛市在七天的聽證當中,每一個故事都出奇地相似——一個前美國體操隊隊醫將這些女子召去做護理,但是他所做並不是減輕她們身體的任何疼痛,而是玷污她們的純真。當中一些人當時年紀太小,甚至要在多年後才意識到自己被性侵了。拉里·納薩爾坐在他的圍欄後面,距離這些受害者僅幾米遠。她們一個接一個地兩眼直視著他,向他重述,他曾經對她們做過什麼。而這正是整個聽證過程當中最不尋常的畫面。她們作出的指證內容令人驚駭,但同時也發人深思。對於性侵受害者來說,重拾這些經歷已經是一件艱難的事,更別說那個加害者就在你的面前。關注瓦伊迪亞內森的Twitter:@BBCRajiniV給法官的信然而,阿奎萊納法官卻透露,納薩爾在此前認罪之後曾給她寫了一封信,聲稱這些指控者「杜撰」了一些指控,借此出名和撈錢。當法官讀到信件中納薩爾指自己被「操縱」從而不得不認罪的時候,法庭上的旁聽者倒吸了口氣。納薩爾寫道:「我是一個好醫生,因為我的治療是有效的,而現在出來說話的那些病人,正是那些表揚過我並且一次又一次回到我那裏去的人。」他還在信中引用了英國劇作家威廉·康格里夫(WilliamCongreve)寫過的一句話:「遭怠慢的女子,比地獄之復仇更加可怕(Hellhathnofurylikeawomanscorned)。」在法官宣讀完判詞之後,滿堂的見證者們都站了起來,為她的判決鼓掌。「他們不願聽」在一個星期的指證過程中,數十名出席的女性裏包括了奧運體操金牌獲得者艾莉·萊斯曼(AlyRaisman)和喬婷·韋伯(JordynWeiber)。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丹霍蘭德在庭上作供(英文)她們的隊友麥凱拉·馬羅尼(McKaylaMaroney)、加碧·道格拉斯(GabbyDouglas)以及西蒙·拜爾斯(SimoneBiles)也透露,她們曾受到納薩爾的不當對待。2015年,掌握該國體操運動的管理機構美國體操協會甚至他受到有關專業操守的指控而低調地與納薩爾解除關係。2014年的一項調查就已經使得納薩爾在他所工作的密歇根州立大學(MSU)被停職三個月。不過此後他繼續接待病人,一直到2016年,《印第安納波利斯星報》(TheIndianapolisStar)報導他被公開指控性騷擾的消息。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經歷過性侵創傷的姊妹們(英文)北航教授被撤職 中國#MeToo反性騷擾行動初嘗勝利?舉報導師的北航女博士羅茜茜:我必須站出來那一年稍後,他因為涉嫌與一名兒童進行性接觸而被密歇根警方拘捕和檢控。一年後,他由於電腦中被發現存有孌童的影像而被判刑。其中一個最先出來公開指控納薩爾的是瑞秋‧丹霍蘭德(RachaelDenhollander)。她在周三的法庭中將矛頭指向了密歇根州立大學。「一個小女孩值多少?一個年輕的女子值多少?」現在已經是一名律師的丹霍蘭德在庭上憶述在她15歲時受到的侵害時發出這樣的詰問。跳過Twitter帖子用戶名@Simone_BilesToJudgeAquilina:THANKYOU,YOUAREMYHERO&Shoutouttoallofthesurvivorsforbeingsobrave&speakinglikethequeensthatyouarewhilelookingatthatmonster.Hewillnolongerhavethepowertostealourhappinessorjoy.Istandwitheveryoneofyou💛pic.twitter.com/b5SMmjZgeW—SimoneBiles(@Simone_Biles)2018年1月24日結尾Twitter帖子用戶名@Simone_Biles她表示,好幾次受害者們都向密歇根州立大學報告這些事件,但是,她說:「當時沒有人相信,因為他們不願聽。」「受害者們被禁聲,被恐嚇,被告知她們是在接受治療,而且有些時候還會被送回去受更多的侵害。」「當機構本身建立起了一種文化,令一個加害者能夠無顧忌地作為,就會是這樣的狀況。」丹霍蘭德說,她受到侵害所造成的創傷,在她生育自己的三個孩子(其中兩個是女孩)時令她對醫療護理有「可怕的陰影」。圖片版權Imagecaption據稱,密歇根州立大學校長將會辭職後續調查周三的法庭休會時,美國奧委會(USOC)宣佈,將對這宗性侵害醜聞展開獨立調查。該委員會會長斯科特·布拉克門(ScottBlackmun)在一封公開信中寫道:「美國奧委會決定啟動一項由第三方負責的調查,檢視這種程度的侵害何以在如此長的時間裏沒有被發現。」周二,美國全國大學體育協會(NCAA)表示,將會調查密歇根大學最初在體操隊員報告性侵時的處理手法。納薩爾的判詞宣讀之後幾個小時,密歇根州眾議院的議員們以壓倒性的票數通過動議,要求密歇根州立大學校長辭職。該動議稱:「我們已經對露·安娜·K·西蒙(LouAnnaKSimon)校長的能力失去信心,她不能領導一個透明的調查,不能實現改變令這樣的事情不再發生,不能保護學生,不能領導密歇根州立大學前行。」密歇根州立大學的學生報紙報導,西蒙將在本星期結束時離職。相關主題內容體育性暴力美國犯罪虐待兒童

精選訊息全球關鍵:||||||||||||||||||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