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不早睡早起就是懶?台灣熱議延遲到校

學生不早睡早起就是懶?台灣熱議延遲到校2018年1月24日,Imagecaption台灣中小學生每天平均上課10小時「感覺學校就是把我們教成機器人。」台灣新竹高一學生曾同學,每日早上07:15就到學校,一路學習到黃昏17:00,在課堂上,會因為太困忍不住睡著;但他絶不是一個人,因為班上總有七、八個同學在打盹。「有同學九點補習完,回去差不多十點了,還有學校功課……第二天七點半又到校。」「上課就喝著咖啡去撐。」課時過長在台灣不時成為輿論熱話。早前,有民眾利用政府的聯署平台,提倡將上課時間縮短至「朝九晚三」,獲得超過5,600個附議,達到政府必須回應的門檻。聯署引起台灣社會熱議,「家長批評」、「家長崩潰」、「搞死雙薪父母」等表達不同意見的標題也出現在媒體上——家長認為在校時間縮短令雙職家長無法照顧,只會「便宜」了補習班。香港該如何防止「學生自殺潮」再現?分析:香港為何學生自殺事件不斷在重視成績與紀律的華人社會,勤奮、守時被視為美德,但這樣的觀念對學生的健康有什麼影響呢?對兒童及青少年而言,課時多少、上課時間要多早才最適宜?「朝九晚三」去年底,有民眾在台灣國家發展委員會的「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上發起聯署,要求「高中及國中小上課時間改為9點到15點」。這個平台參考美國白宮請願機制設立,民眾在平台上「提點子」,若能在兩個月內獲得5000次附議,相關政府部門就需要做出正式回應。提議者Kevin在提案中寫道:「台灣是世界上課時最長的國家…學生一天只睡5-7小時,無法專心學習,且未達到一天睡9-10小時之標凖,影響發育。」圖片版權GettyImagesKevin希望減少上課時間,可以令學生「學習力提升、負擔減輕」。提案很快獲得超過5000次附議,教育部必須回應。台灣教育部國教署高中及高職教育組長韓春樹日前回應指,由於制訂多時的「108課綱」將於2019年推行,當中對課時有規定,大幅減至「朝九晚三」會無法完成課綱要求的課時。韓春樹說,短期內很難達到「朝九晚三」的訴求,但國教署鼓勵學校延至八點到校,歡迎學校校內研究並與學生溝通,朝延遲上學的方向發展。哪些家長反對?針對今次爭議,不少評論均將學生的上課時間,與雙職家長的工時掛鉤。補習名師呂捷就指,台灣學生課時長,「主要為配合父母親上下班時間…因為加班,更沒有時間陪孩子,只好把孩子送去安親班」。「你想改變台灣學童上課時間過長嗎?老闆們請您取消責任制,讓你的員工下午三點就下班!」呂捷在臉書寫道。圖片版權Imagecaption在台灣,學生課後補習到晚上是常態對於媒體傾向從家長角度報道事件,聚焦在過早放學令雙職家長無法照顧,曾同學不以為然:「有人說不能早放學,因為父母也要上班、要來接我們……感覺我們好像是父母的附屬品。」居於高雄的家長林先生則向BBC中文表示,不論學校怎樣改課時,學生的境況都不會改:「縮短上課時間對台灣學生沒有影響。學生就算不留校,下課也要趕到補習班繼續念,到晚上八點才回家。」林先生認為這是社會觀念使然:「大家都認為年輕人沒理由不學習,加上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的心態……歧視低層勞動工作者,認為底層勞動者就是不知長進。」學業重要還是睡眠重要?香港中文大學兒科學系教授李民瞻向BBC中文表示,學童睡眠不足是很重要的議題,但社會關注度一直不高。李民瞻說,自己應診過因集中力不足而求醫的孩子中,「九成都睡眠不足」;但每當他向學童及家長解釋睡眠的重要性,回應經常是「功課安排不了,還有補習」。 家長將學業置於睡眠之上,李民瞻並不認同:「如果因為睡眠不足影響新陳代謝及有相關病症……讀書多好都沒用。」圖片版權GettyImagesImagecaption李民瞻稱,一般建議12-18歲青少年每日睡眠九小時、6-12歲兒童每日睡眠10-11小時中大的精神科、兒科、內科及藥物治療等學系多年研究兒童及青少年睡眠不足的問題。長期睡眠不足的青少年,集中力、記憶力均會受影響;近年一些研究亦顯示,長期睡眠不足對新陳代謝有壞影響,肥胖風險會更高。李民瞻強調,「後青春期」青少年(約等於中學生年齡層)的生理時鐘,入睡時間會自然延遲約兩小時。李民瞻表示,美國等地也有倡議,認為中學生上課時間不應早於八點半。「不是他們不想睡,是沒有睡意…到晚上約11點才會自然地開始困,」李民瞻形容:「如果翌日五點多、六點就要起牀趕上學,對十多歲的孩子而言,是會睡眠不足。」成年時間越來越晚?科學家建議延長青春期至24歲「佛系青年」成熱詞 90後都看破紅塵了嗎?香港浸會大學:一場普通話考試引發的論戰李民瞻參與的研究計劃,曾邀請全港多間學校,試驗延遲上課,但最後只有一間學校答應,而且只願意延遲15分鐘。參與試驗的校長向港媒表示,延遲上課時間15分鐘後,學生精神較好,遲到者亦減少。讓學生來決定?公投延遲上課的香港中學一些認為學生想延遲上學是懶惰的觀念,也讓曾同學感不滿:「大人們總會說,我們當初也是這樣子挺過來的,你那麼晚上學,乾脆書都不要讀。」「根本沒人在聽學生意見。」在香港,有學校就決定讓真正受影響的群體——老師和學生來做決定。 圖片版權creativehk.edu.hkImagecaption兆基創意書院是一間較「非主流」的學校,有很多不同渠道讓學生發表意見位於香港九龍城的「香港兆基創意書院」,2016/17學年舉行了一次公投,讓學生及教師以投票決定是否延遲上課時間。結果有八成人投票贊成、兩成反對。有學生投票反對延遲上課,也許很難想像。該校助理校長蔡芷筠向BBC中文回憶,反對延遲上課的老師與學生,理由十分相似。「有老師覺得人就是應該早睡早起,覺得延遲上課會讓學生變得懶惰、令他們適應不了社會。」蔡芷筠說:「一些反應較大的學生,也似乎將早睡早起等同一種美德,而支持的同學則不敢說出來,彷彿說出自己想延遲上課,就等如承認自己很懶。」在試行兩周後,書院進行了一次公投,師生均有參與,最後有八成票數同意通過。從今個學年開始,書院每日減少了一節課,上課時間由早上08:20延遲到09:10,放學時間則由16:00延至16:30。任教通識的蔡芷荺觀察,過往第一堂課上不少學生倒頭大睡,但上課時間延遲後,學生明顯「精靈」了。「但有些同學精神了、不再恰眼瞓(打瞌睡),就會不斷吹水(與鄰座聊天)。」蔡芷筠苦笑。「所以學習狀態是否有改善?還待正式的統計與研究。」相關主題內容學生生活教育概況台灣香港

精選訊息全球關鍵:||||||||||||||||||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