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邊緣到主流:嘻哈音樂在格萊美征戰史上的榮耀與失落

從邊緣到主流:嘻哈音樂在格萊美征戰史上的榮耀與失落2018年1月29日,GettyImagesImagecaption拉馬爾的開場表演極具概念與力量2018年的格萊美獎(GrammyAwards)成為布魯諾·馬爾斯(BrunoMars)和肯德里克·拉馬爾(KendrickLamar)的天下;但在年度最佳專輯和最佳製作中,Hip-Hop歌手拉馬爾惜敗,最終馬爾斯以六項大獎成為最大贏家。馬爾斯在最重要的年度最佳專輯(AlbumoftheYear)獎項中,憑《24KMagic》爆冷擊敗被樂評人奉為大熱的拉馬爾專輯《Damn》,製造了周日(1月28日)晚上最大的意外。儘管拉馬爾仍然橫掃了各項說唱與Hip-Hop類別的大獎,但是在重中之重的獎項上,投票者們仍然認為馬爾斯的節奏與藍調(R&B)專輯更受大眾歡迎。阿萊西婭·卡拉(AlessiaCara)贏得最佳新人獎,成為本年度贏利主要獎項的唯一女性——在86個獎項中,也只有17個獎項授予了女性或者由女性音樂人主導的樂隊。圖片版權GettyImagesImagecaption拉馬爾(KendrickLamar)和蕾哈娜(Rihanna)在紐約市麥迪遜廣場花園出席第60屆格萊美獎。這在一個被「#TimesUp」和「#MeToo」話題標籤籠罩的年頭顯得格外異樣——很多音樂人都在周日晚上佩戴白玫瑰出席,以示對性騷擾行為以及性別不平等的抗議。遭遇「主旋律」打壓後中國還會有嘻哈嗎圖片版權GettyImagesImagecaption眾多音樂人與出席者均佩戴上白玫瑰馬爾斯贏得包括年度最佳專輯、最佳單曲和最佳製作(RecordoftheYear)在內的六項大獎。他在領獎時表達了對80和90年代節奏藍調名曲的致敬。「那些歌都是帶著快樂寫就的……而這也是我希望用這張專輯帶給人們的東西,」他說,「希望我能夠再次感受到它,也能看到所有人一起跳舞。」他的勝利令肯德里克·拉馬爾更加緊貼時代政治風潮的專輯失落最重要的獎項,但是來自唐普頓的拉馬爾仍然帶走最佳說唱專輯、最佳說唱歌曲和最佳說唱表演等五個獎座。而拉馬爾的獲獎也令說唱巨星JayZ失落說唱獎項——後者的八項提名均告失利。不過,拉馬爾在舞台上向JayZ致以崇高敬意。他在領取最佳說唱專輯時向他的前輩脫帽:「選Jay做總統!」圖片版權GettyImagesImagecaption布魯諾·馬爾斯贏得六項格萊美獎,包括三個重大獎項Hip-Hop的格萊美恩仇今年又是Hip-Hop音樂再次接近格萊美最高榮譽但又再次失落的一年。Hip-Hop音樂與美國國家錄音藝術科學學院(NationalAcademyofRecordingArtsandSciences)之間充滿了起伏不定的複雜關係。在格萊美獎的歷史中,這種養育幾代人的主流音樂類別既帶來了永載歷史的瞬間,也一次次地抵制和攻擊過這個獎項。作為與流行、節奏與藍調、搖滾及民謠並列的格萊美五大音樂類別,Hip-Hop在這個美國最重要的音樂獎之一當中時常受到冷落。在歷史上,像SnoopDogg、IceCube、TheNotoriousB.I.G.以及2Pac這些重量級的Hip-Hop樂人均未受到過格萊美的青睞。格萊美史上只有兩次將最佳專輯獎頒給了Hip-Hop專輯,而最佳新人獎則只有四次由Hip-Hop樂人獲得;在最佳單曲和最佳製作兩個獎項中,Hip-Hop樂手則從未染指,今年的拉馬爾再次在這兩個獎項中不敵對手。格萊美1989年第一次認可這種當時仍在嬰兒階段的音樂類型。那一年的史上首個最佳饒舌表演獎(BestRapPerformance)頒給了DJJazzyJeff和「新鮮王子」(FreshPrince)的合唱歌《爸媽就是不明白》(ParentsJustDon’tUnderstand)。圖片版權GettyImagesImagecaption阿姆(右)和埃爾頓·約翰在2001年的格萊美頒獎禮上同台演出格萊美首次以專屬獎項嘉許,並沒有得到Hip-Hop人買賬。當時的「新鮮王子」就是如今的著名演員威爾·史密斯(WillSmith)。在得知該獎項的頒獎實況不會出現在電視轉播中時,他和另外兩名候選人Salt-N-Pepa和LLCoolJ,以及包括「公共敵人」(PublicEnemy)在內的一眾樂手,一同發起了對這一屆頒獎禮的抵制。格萊美當時聲稱,電視轉播排除Hip-Hop獎項是由於時間上的限制。而在此後的25年裏,這種音樂類型每年都得到了在格萊美電視轉播上表現的機會。直到2015年,除了Hip-Hop類別外,所有的音樂類型都至少有一個獎項在電視上得到了呈現,這再次惹起爭議。Hip-Hop專輯首次獲得格萊美年度最佳專輯提名是在1991年,MC哈默(M.C.Hammer)的《PleaseHammerDon’tHurt’Em》中的單曲《你別碰》(UCan’tTouchThis)同時提名了年度最佳製作。不過,Hip-Hop樂手要等到1993年才首次在格萊美贏得非專屬類別的重要獎項——說唱組合「ArrestedDevelopment」在這一年拿下年度最佳新人獎;而年度最佳專輯這一最重大獎項則要在1999年才第一次花落Hip-Hop音樂。勞倫·希爾的首張個人專輯《TheMiseducationOfLaurynHill(勞倫·希爾的錯誤教育)》也成為格萊美年度專輯列表上僅有的兩張Hip-Hop專輯之一——另一張是2004年「流浪者」(Outkast)組合的《Speakerboxxx/TheLoveBelow》。與今年的拉馬爾一樣,勞倫·希爾在1999年將五個格萊美獎座收入囊中,並且在那一年創下了女藝人獲獎最多的紀錄。但是,Hip-Hop重量級人物JayZ也是從這一年開始了對格萊美長達數年的抵制。JayZ當時聲稱,他認為格萊美「沒有給Hip-Hop恰當的尊重」,而他的專輯《Vol.2…》仍然在那一年贏得年度最佳說唱專輯獎。圖片版權GettyImagesImagecaptionJayZ(中)決定不在2018年的格萊美頒獎禮上表演2001年,處在人氣頂峰的阿姆(Eminem)憑《TheMarshallMathersLP》獲提名年度最佳專輯(按格萊美獎的歸類是史上第三張獲此提名的說唱專輯),但歌詞被指歧視女性和同性戀,於是他在那一年的頒獎禮上與著名的同性戀音樂家埃爾頓·約翰(EltonJohn)同台演出並擁抱,成為格萊美史上的經典瞬間之一。阿姆的這張專輯也贏得了除年度專輯以外的全部提名獎項。Hip-Hop專輯在2004年再度奪得年度最佳專輯獎。在一些樂迷眼中,這一年Outkast的《Speakerboxxx/TheLoveBelow》才是Hip-Hop在格萊美最佳專輯史上的真正勝利——勞倫·希爾在一定程度上被認為是一名節奏與藍調歌手。不過,憑《GetRichorDieTryin’》(至死求富)在年末《公告牌》(Billboard)專輯榜單中排名第一的歌手「50Cent(50分)」卻失落那一年的年度最佳新人,他通過在得獎者伊凡塞斯(Evanescence)樂隊即將致辭時走上台並在他們身後安靜走過來抗議。2005年是凱伊·威斯特(KayneWest)的風光一年(贏得十項格萊美提名),但是贏得最佳說唱專輯和最佳說唱歌手的他卻在最佳專輯、最佳單曲和最佳新人三項大獎中全數落敗。不僅是這一年,威斯特在之後的生涯中儘管贏得21座格萊美獎座,但卻從未在專輯、單曲、製作和新人獎等重大獎項中勝出過,11次提名未嘗一勝。圖片版權GettyImagesImagecaption凱伊·威斯特在2005年的格萊美頒獎禮上的表演成為經典瞬間Hip-Hop界的著名產業家史蒂夫∙斯托特(SteveStoute)2012年在《紐約時報》上刊登廣告,批評格萊美在重大獎項中對阿姆、威斯特、德雷克(Drake)等人的冷落是「偽善和自相矛盾」。格萊美則在這一年安排了在1989年曾抵制頒獎禮的LLCoolJ擔任主持人。今年的贏家拉馬爾在格萊美的起步也並非一帆風順。他在2014年的處女專輯《goodkid,m.A.A.dcity》備受好評,成為當年各項說唱類別的大熱,但是最終未獲任何一個獎項。拉馬爾在2015年的格萊美贏得兩個獎項,但沒有出席領獎。一年後,他攜11項提名回歸,成為格萊美史上單屆提名最多的說唱歌手。2017年,格萊美將最佳新人獎頒給了表現卓越的「ChanceTheRapper」,其餘幾個大獎中的Hip-Hop樂人提名則沒有勝出。拉馬爾的《Damn》在今年受到樂評人的一致稱讚,但大獎最終還是旁落。Hip-Hop樂手在格萊美的艱苦奮鬥史仍在繼續。相關主題內容娛樂文化美國音樂

精選訊息全球關鍵:||||||||||||||||||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