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壇另類親中派野中廣務「孤獨鬥士」離去

日本政壇另類親中派野中廣務「孤獨鬥士」離去2018年1月27日,GettyImagesImagecaption野中廣務2012年接受央視專訪曾經指責日本將釣魚島收歸國有「相當可恥」正當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將於27日訪問中國之際,日本前官房長官(僅次於首相之職)野中廣務,26日病逝於京都府,享壽92歲。一生縱橫日本政壇60多年的野中,正是個日本政界眼中的「親中派」。野中對日本在二戰中侵略角色的反思,希望日本能向中國、韓國道歉的言論,更讓他成為獨樹一格的政治家。2012年9月,當時日本政府決定購買釣魚島(日本稱尖閣諸島、台灣稱釣魚台)主權,並將其國有化,引發中日間主權的爭議。已退休多年的野中廣務,接受央視訪問時表示:「發生這種事,身為日本人我覺得可恥,向中國人民道歉」。日本前駐華大使:中國要讓知識分子說話日本裕仁天皇二戰回憶錄以22萬美元賣出他曾言:「如果釣魚島的紛爭要解決,他會建議中日雙方設立共同特別財團,一起出資開發,共享周邊資源」。然而,這樣的回應激起日本許多輿論抨擊,批評他是「賣國奴」。不單是釣魚島,野中在歷史問題的認識上,也給予中國當局許多同情。1998年,野中成了自民黨首任訪問南京大屠殺紀念館的幹事長。2008年,他更發言表示南京大屠殺是「非人道的事實」;同時說:「日本在思考國家的未來同時,一定要忠於歷史史實」。圖片版權GettyImagesImagecaption野中廣務曾參觀南京大屠殺紀念館,並表示日本要「終於史實」親中發言惹議不同於其他日本政治家,從政以來雖然隸屬偏右派的自民黨,但野中廣務的言行卻彷彿孤鳥一般。2013年時,野中前往北京參訪,會見當時中國政治第五把交椅的劉雲山,野中更說出:「中日邦交正常化當時,兩邊領導人曾表示對於釣魚島問題先『暫且擱置』。我就是當場的證人」。隨後面對記者團,他再度重申:「當時田中角榮確實有這樣說過,我有聽到」。但在日本普遍的認識中,釣魚島本來是日本與台灣間的爭議,中方直到1992年實施新的領海法後,才突然開始說釣魚島是「固有領土」。讓野中的「我曾聽到」說,變成政治界的一個謎。日本報紙《每日新聞》,在他過世時,稱其為「孤獨的鬥士,至死貫徹一至」。很多日本政治家曾批評野中,一直有著「自虐史觀」、甚至「被中國政治利用」。但直到過世前,野中仍保持自己獨自批判風格。甚至當安倍晉三想修日本憲法第九條時,野中也曾批評:「聽到安倍的演說,我就想起念中學時,從廣播聽到東條英機首相的大政翼讚會的感覺」。出身貧苦野中廣務如此截然不同的「左翼鴿派」政治路,與他人生背景有所關聯。1925年,野中廣務出生於京都,自小的成長環境貧苦,身邊住著許多移居的朝鮮族與被歧視的部落民。他曾回憶,當時受到不少朝鮮族婦女照顧,讓他長大後特別重視在日朝鮮族的權益,曾多次訪問朝鮮。1945年當時,20歲的野中受大日本帝國徵召,入伍服役近半年到二戰結束。野中見證了戰爭的殘酷,更確立他的反戰思維。26歲時,野中當選家鄉京都府園部町的議員,自此展開政治路。從町內議長、京都府議員、副知事(相當於直轄市副市長)、再進入眾議院擔任眾議員。40多年的歷練,讓野中成為政界沙場老將。在右派當道的自民黨中,野中持續保持一定影響力。終於在1994年,當時的首相村山富市組閣,野中廣務被應邀入閣,擔任自治大臣與國家公安委員長。隨後,村山富市即在1995年,發表著名的「村山談話」,認為日本在過去侵略戰爭中,讓許多國家遭受到痛苦。到了1998年,自民黨的小淵惠三組內閣,野中擔任號稱首相第二人的官房長官,攀上政治高峰。然而就在2000年,小淵惠三因積勞成疾病逝。時年75歲的野中,也被認定「過老」,在黨內同志的勸退中,辭去多項職務,慢慢淡出政壇。晚年的野中,擔任日中友好協會名譽顧問,常訪問中國。他的去世讓日本政界緬懷,前民主黨黨魁、自民黨幹事長小澤一郎就說:「野中一生高深哲學、果斷行動」。前首相森喜朗說,野中一生超越黨派與個人,而是以國家安定為念,每個政治家都該學習。立憲民主黨國會委員長辻元清美感嘆:「日本良心、和平之光熄滅了」。如今,隨著野中離世,獨特的政治風格正式成為絶響。相關主題內容中日關係日本東海中國

精選訊息全球關鍵:||||||||||||||||||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