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各國軍事博物館都展出什麼?

世界各國軍事博物館都展出什麼?菲奧娜·麥克唐納(FionaMacdonald)2018年1月30日MessengerMessenger分享平台MessengerTwitter分享平台Twitter人人網分享平台人人網開心網分享平台開心網微博分享平台微博QQ分享平台QQ豆瓣分享平台豆瓣Google+分享平台Google+WhatsApp分享平台WhatsApp複製鏈接,瀏覽器將打開另一個窗口關上分享窗口ImagecopyrightJasonLarkinImagecaption薩達特博物館#1(埃及開羅),2009年(圖片來源:JasonLarkin,CourtesyofFlowersGallery)這張照片讓人想起了《奇愛博士》(DrStrangelove)或《雷鳥》(Thunderbirds)裏的場景:詹森·拉金(JasonLarkin)拍攝的照片都很簡約,而且有著共同的美學傾向,感覺充滿童趣——或者,讓人感覺是用好萊塢濾鏡拍攝的。然而,這些照片都是在世界各地的軍事博物館裏拍攝的,揭示出不同國家是如何回憶戰爭與衝突的。”很容易被美化。”拉金說,”應該有更多的背景和細微差別。”如果發生核戰爭我們能存活下來嗎?遊覽荷蘭海牙浸染戰爭與和平歷史圖輯:冷戰時期英國秘密核掩體ImagecopyrightJasonLarkinImagecaption越南軍事歷史博物館#2(越南河內),2016年(圖片來源:JasonLarkin,CourtesyofFlowersGallery)但這位英國攝影師並未著眼於政治。他的《過去完成》(PastPerfect)系列——目前在倫敦花朵畫廊(FlowersGallery)展出,並凖備於今年晚些時候集結出版——更關注這些博物館如何組織他們的展品。”我不想對宣傳發表太多評論。”他對BBCCulture說。”我感興趣的是,究竟是什麼東西真正強化了這種歷史觀,是什麼讓公眾認為這是事實——歷史的呈現方式,館長和博物館員工制定的美學選擇。”2008至2016年間,拉金前往古巴、埃及、以色列、英國、美國和越南,觀察了每個國家的博物館在”構建意識形態和解讀文化身份”的過程中扮演的角色。震撼心靈!藝術家用卵石描述敘利亞戰爭苦難揭秘:華人在英軍服役的百年滄桑圖輯:二次大戰中英國女性的颯爽英姿ImagecopyrightJasonLarkinImagecaption赫茨爾博物館#1(以色列耶路撒冷),2014年(圖片來源:JasonLarkin,CourtesyofFlowersGallery)他發現,文物和記憶的展覽方式存在顯著差異。”在呈現歷史、建設博物館和規劃展覽時,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方式。”拉金說。他評論道,以色列”更重視體驗,不太重視事實和文物——更看重讓參觀者沉浸到歷史中。”儘管他最早開始在埃及的很多博物館裏拍攝照片,但到達以色列後,他還是縮小了焦點。”當我到了那裏,我決定在像以色列這樣的地方、在一個擁有如此矛盾的敘述、一個與其發展存在這麼多矛盾的地方,把這個系列的焦點完全放在那些用不同的偽裝來處理衝突、戰爭和軍事的博物館裏面,是一種更加尖銳的做法。”噴火戰鬥機:經典設計的呼嘯之美原爆廣島如何扭轉形像成為和平象徵下一代無人機將進入”機群”時代ImagecopyrightJasonLarkinImagecaption戰爭思想博物館(古巴卡德納斯),2016年(圖片來源:JasonLarkin,CourtesyofFlowersGallery)拉金在古巴發現了另一種傾向。”重點是革命,前100個左右參與最初那一波革命的人——他們接觸過或穿過的一切,他們去過的所有地方,都變成了記憶,被封存在玻璃櫃裏。”他說,”這是一種展示過去的方法,正是那段歷史把這些人變成了民族英雄和傳奇人物。”ImagecopyrightJasonLarkinImagecaption城市博物館(越南峴港),2016年(圖片來源:JasonLarkin,CourtesyofFlowersGallery)與此同時,他還在越南拍攝了武器和戰爭機器是如何被改變用途的。”越南更重視文物——那裏有很多雕塑,還有很多藝術家被聘請過來復原戰爭遺跡,然後把坦克一個一個摞起來,把彈片皮湊成雕塑。”這提供了一次後退一步的機會,而且可以對沖突展開更加精緻的反省。”多數地方都有細緻入微的博物館。”拉金說,”越南有幾個博物館試圖以更加均衡的方式來展示,而英國倫敦的帝國戰爭博物館就顯得無比細緻入微——儘管沒有太多關於伊拉克和阿富汗這些當代衝突的內容,但更多的是藝術家的責任。對博物館來說,這是處理某件事情的舒適方式,可以呈現別人對它的解讀。”ImagecopyrightJasonLarkinImagecaption帝國戰爭博物館#2(英國杜克斯福德),2016年(圖片來源:JasonLarkin,CourtesyofFlowersGallery)但拉金相信,”有很多地方沒有這麼做”——包括英國。”杜克斯福德(Duxford)的帝國戰爭博物館(ImperialWarMuseum)就在劍橋外圍,那裏都是戰爭機器。這些地方主要作為家庭活動場所來宣傳,不僅可以娛樂,還有大型飛行表演——但多數展出的機器都很致命,曾經產生過致命後果。”ImagecopyrightJasonLarkinImagecaption皇家空軍博物館#1(英國倫敦)2015年(圖片來源:JasonLarkin,CourtesyofFlowersGallery)這並沒有阻止他前往拍攝。”我有個一歲的孩子,我上次來杜克斯福德的帝國戰爭博物館時心想:’真希望自己的孩子快點長到兩三歲,因為我肯定會帶他來看這些飛行表演,太令人震撼。'”他承認這些地方很多都很有吸引力。”我會被吸引進去——在巨大的轟炸機下面實在是令人驚嘆——挪不動腳。”但呈現信息的方式會出現誤導。”人們只是挑出幾個人來決定博物館的樣子。”他說,”我去過的國家裏有很多人都不認同他們那些博物館——這只是反映了國家或一個有影響力的群體或者軍隊想要表達的想法。”ImagecopyrightJasonLarkinImagecaption聖卡洛斯堡博物館(古巴哈瓦那),2016年(圖片來源:JasonLarkin,CourtesyofFlowersGallery)沒有表達出來的內容可能跟表達出來的內容同樣重要。”如果你能在一顆巨大的炸彈旁邊豎起一塊解說板,上面寫著:’這能夠一次性摧毀10所學校。’而不是單純展示炸彈內部的機制,並對內部的工程結構表達讚賞,那或許就可以引發人們的思考。”ImagecopyrightJasonLarkinImagecaption10月6日戰爭全景#1(埃及開羅),2009年(圖片來源:JasonLarkin,CourtesyofFlowersGallery)就連戰爭時使用的視覺風格也很重要。拉金的照片裏面有一些實景模型就像玩具一樣,把戰爭放在一個意想不到的背景中。”戰爭全景有些很有意思的東西。”1973年10月他在開羅戰爭博物館的一個裝置藝術展上說,”因為這是朝鮮人繪製的——他們為埃及人建造了那座博物館,他們的藝術家來到這裏,他們在平壤也見過類似的全景圖。回歸到朝鮮人看待戰爭的視角——很有美國大兵的風格。”ImagecopyrightJasonLarkinImagecaption丘吉爾作戰室#1(英國倫敦),2015年(圖片來源:JasonLarkin,CourtesyofFlowersGallery)戰爭文化濾鏡可以催生這樣一種現象:那些不帶有明顯意識形態的博物館反而更有影響力。”我認為,很多美國人內心都存在戰爭美學,他們認可美式軍用吉普的時間早於其他任何一種軍事設備,原因是它已經通過電影和漫畫書扎根於我們的視覺記憶。”雖然說明文字顯然是在宣傳偉大的戰爭”勝利”,但拉金認為”借助美學,這變得非常細微,就像走進了電影,你會被拉進去,然後心想,’我其實並不了解電影裏面的事情,也不知道是好是壞,但這好像很享受。’往往會發生這種情況,而如果你在特定場景下這麼做,那就會成為一種宣傳形式。”ImagecopyrightJasonLarkinImagecaption埃及軍事博物館(埃及開羅),2009年(圖片來源:JasonLarkin,CourtesyofFlowersGallery)拉金希望,通過這種方式來拍攝博物館,可以創造一種臨界距離。他說,在這個項目之前,”我從來沒有真正質疑過博物館空間:我總是接納表面價值,把官方宣傳視作定論。”但現在,”你會質疑他們為什麼需要這樣來運營,”他說道,”這是攝影和藝術的魅力——我在日常生活中拍照,然後在另外一個地方呈現出來,希望借助特定的方法和美學,可以獲得與你真正身處那裏並不相同的互動類型。”ImagecopyrightJasonLarkinImagecaption空軍博物館#1(越南胡志明市),2016年(圖片來源:JasonLarkin,CourtesyofFlowersGallery)儘管有必要質疑官方的說法,但也有必要區分事實與虛構,尤其是在”假新聞”泛濫的時代。”從某種程度上看,這讓這個項目感覺關聯度更強,但可惜的是,它發展到所有的事實都退居其次的程度。”拉金說,”突然之間,人們或許會觀看我的項目,認為不能再相信任何事情。但這太不穩定——我們要從那裏去往哪裏,誰能重新把我們帶回到真實的地方?”請訪問BBCCuture閲讀英文原文。相關主題內容歷史文化軍事

精選訊息全球關鍵:||||||||||||||||||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