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三中全會:強調機構改革但未提修憲

中共三中全會:強調機構改革但未提修憲2018年2月28日,Reuters中國共產黨領導層全體會議在北京舉行,發表的會後公報重點提及國家機構改革。周三(2月28日)結束的中共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三次全體會議召集了202名中央委員和171名候補中央委員,聽取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的報告。會議通過了擬向全國人大一次會議推薦的國家機構領導人員人選建議名單,以及擬向全國政協十三屆一次會議推薦的全國政協領導人員人選建議名單。公報稱,全會通過了《中共中央關於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決定》和《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同意把《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的部分內容按照法定程序提交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審議。但官方沒有公布這幾份文件的任何具體內容。全會公報因循中共十九大提出的方向,將「深化黨和國家機制改革」列為首要任務,並稱須「確保黨的領導全覆蓋」。接受BBC中文採訪的專家認為,此次會議是習近平政府第一次對於黨政軍提出強有力的改革信號,也是首次就機構改革提出比較有力的改革走向。公報指,中共將要「強化黨的組織在同級組織中的領導地位,更好發揮黨的職能部門作用,統籌設置黨政機構,推進黨的紀律檢查體制和國家監察體制改革」。會議開始前,中共提出修改憲法引起各界關注,但相關問題在公報中並未有提及。有分析認為,海內外的激烈反應或許是中共三中全會公報不再明確提及修憲問題的原因。也有觀察人士認為,修憲建議以中共中央委員會致信全國人大的方式提出後,已經走完了應有的程序,不再列入三中全會公報內容,也在情理之中。著名報人李大同發公開信反對修憲「我都這把年紀了,還怕什麼」習近平修憲:中國廢除主席連任期限二十大後中國何去何從二中全會:領導人入憲和落實憲法哪個更重要敏感圖片版權ReutersImagecaption外界關注中國如何構建「世界一流的武裝力量」。中共的修憲提議在上周末公布後,中國《解放軍報》刊登文章表示,「全軍和武警部隊官兵」完全贊成、堅決擁護中共中央關於修改憲法部分內容的建議。而中國網民則用各種含蓄的方式,表達對這一修憲提議的不滿,以致在中國互聯網上,包括「袁世凱」、「連任」、「小熊維尼」等詞成為被限制的敏感詞。儘管如此,前《中國青年報》的《冰點》周刊主編李大同發出一封致北京市人大代表的公開信,緊急呼籲人大代表們在即將召開的十三屆全國人大第一次會議上投出反對票,否決關於取消憲法規定國家主席任期的建議。習近平修憲:網民跟官方審查「躲貓貓」觀點:中共十九大閉幕老問題依然存在這是中國內部極為罕見的反對聲音,一時間成為國際媒體的熱點報道新聞。在海外,輿論直言不諱地批評中共此舉是恢復領導幹部終身制,是政治倒退,甚至是帝制復辟。有分析認為,海內外的激烈反應或許是中共三中全會公報不再明確提及修憲問題的原因。也有觀察人士認為,修憲建議以中共中央委員會致信全國人大的方式提出後,已經走完了應有的程序,不再列入三中全會公報內容,也在情理之中。機構改革圖片版權GettyImagesImagecaption全國人大代表大會投票情況(示意圖)十九屆三中全會強調,中共將黨和國家機構改革視為「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一場深刻變革」。公報稱:「面對新時代新任務提出的新要求,黨和國家機構設置和職能配置同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的要求還不完全適應,同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要求還不完全適應。」報告強調要通常改革「解決黨和國家機構職能體系中存在的障礙和弊端」,但並未具體列出的黨和國家機構改革制度措施。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客席教授、中國問題專家林和立向BBC中文表示,此次機構改革將進一步加強黨的權威,把習近平此前設置的領導小組與委員會的權力固化、機構化,而不是將權力返還給國務院。「公報提到要確保黨的領導全覆蓋,以及強化黨的組織在同級組織中的領導地位,統籌設置黨政機構等,」林和立說,「這在十九大報告已經說的很清楚:黨的權力要貫穿一切。」三中全會並未公布具體的機構改革方案,因此林和立表示,改革推行的方向目前尚不清楚。他補充說,「習近平當了總書記後,為了鞏固極權,破壞了很多行之有效的機制,設置了很多針對具體工作的黨的領導小組,比如劉鶴所在的中央經濟工作領導小組。」「從改革到外交,各種權力都被集中到這些領導小組,很多都是習牽頭的。這些機構高度不透明,沒有明確指責與工作規矩。這次機構改革是否會把這些權力還給政府,還是繼續加強黨的領導,將這些領導小組固化、機構化。我認為前者很難實現。」反常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習近平修憲:中國官方跟網民的審查”躲貓貓”中共歷史上,三中全會通常討論經濟問題。其中最為著名的是的1978年的第十一屆三中全會。那次全會被認為是中國經濟改革開放的開始。往屆三中全會一般在中共黨代會後約一年召開,一般在秋天,但此次三中全會距中共十九大僅過去四個月,距二中全會只有一個多月時間。分析人士認為,從會議議程上看,此次三中全會也和往屆慣例不同。「這次三中全會和以前歷次三中全會時間都不太一樣。從十一屆三中全會開始,以前的每次三中全會都有重要內容出台,釋放一些改革等方面的重大信號。比如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了全面深化改革的決議。」獨立學者、中國歷史學家章立凡向BBC中文表示。「這一次當然也談到了黨政機關和政府機構改革,但是這個好像也不是什麼政治體制改革,也就是行政體制改革,」章立凡說。他表示,此次公報總體來說亮點不及外界期待,目前也較難洞悉緣由。「大家期待對修憲問題有進一步的解讀,但公報對修憲一個字也沒有提,」章立凡說。「在二中全會結束僅僅一個多月的情況下就開一個這樣的三中全會,這中間是不是還有什麼問題我們不知道。」相關主題內容中共中國政治

精選訊息全球關鍵:||||||||||||||||||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