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戀自拍:每天200張自拍照算多不算多

迷戀自拍:每天200張自拍照算多不算多2018年2月27日,JUNAIDAHMED/GETTYIMAGESImagecaption艾哈邁德自拍成癮我們今天生活在社交媒體時代,人人都可以自拍,上網,甚至成為網紅。如果你和大多數人一樣,只是偶爾拍個自拍,選個滿意的上網,那你可能不是自拍狂。社交媒體為何讓我們感到更加孤獨?新社交媒體公司Snapchat上市股價飛漲然而,我們故事的兩位主人公承認陷入自拍不能自拔的地步,可能患上了社交媒體病。艾哈邁德今年22歲,他的Instagram帳戶有5萬粉絲。圖片版權CarolYarwoodImagecaption自拍照艾哈邁德每天平均自拍200張,然後上網。而且,他精心策劃上網的時間段,以期達到最多人點讚的頻率。如果一張照片獲得不了600個讚,他就會刪除它。通常,在一張照片貼出後的一兩分鐘就會獲得100個讚,這會令他感覺出奇地好。最新研究:過多看臉書等社交媒體使人沮喪英媒頭條:社交媒體巨頭必須清除仇恨言論迷戀自拍已經成為一種症狀,英文中還有一個新詞來形容這種情況叫做selfitis,可以解釋為自拍上癮。現在它已經被定義為一種真正的心理疾病。圖片版權InstagramImagecaption只要超過6次,就可以被視為慢性自拍成癮症根據最新的國際研究,如果一個人每天總有自拍、然後上傳到網上的衝動,只要超過6次,就可以被視為慢性自拍成癮症(chronicselfitis)。艾哈邁德說,由於他太熱衷於自拍,也為此跟家人和朋友不免產生摩擦。有時在跟家人一起外出吃飯時,家人總是說你就不能不拍照嗎。劉雯新年祝詞說了啥,引起中國網民不滿拜年涉嫌辱華NBA球星為”舌頭打結”道歉他則直接說:”不能。我不能白花了3個小時凖備。我為什麼不能照相呢?”當然,有時他也會受到負面評語的影響,雖然現在已經好多了。圖片版權JUNAIDAHMEDImagecaption艾哈邁德的無數自拍照之一但是,要想拍出好照片也是要付出代價的,為此他還進行了整容。比如,他的牙齒、下巴和臉頰等都是經過修整的。迫於社交媒體的壓力,他承認自己的相貌已不像過去那樣自然,因為需要不斷轉變自己。不過,艾哈邁德坦誠社交媒體上看到的東西不總是真的。”如果用的得當,社交媒體可以很好玩。但是不要單純追求你要在Instagram上塑造一個不真實的你而這樣做,因為那樣的話就不值得了。”艾哈邁德最後忠告說。’我想合群’另一位年輕人是23歲的丹尼。他在十幾歲時就對把自拍照上傳到社交媒體上而著迷。圖片版權DANNYBOWMANImagecaption丹尼15歲的自拍照他說,”我想合群。我覺得最好的辦法就是要看上去好看”。於是,在拍了自拍照之後他要自我審視和分析一番,看看哪裏有缺陷(因為總是可以找到缺點),這一過程往往變成了一個”惡性循環”。他甚至可以一天用10個小時的時間照鏡子,拍自拍照,天天如此。16歲那年,丹尼還企圖自殺。特朗普幕僚康威沙發照引發社交媒體熱議中國官媒英文版社交媒體貼出”髒話”字謎引發討論他得了身體畸形恐懼症(bodydysmorphicdisorder),不得不去特殊的診所去治療。丹尼認為這裏很大的成分是社交媒體惹的禍。現在,丹尼已經上了大學,並幫助有心理疾患的年輕人。過去,丹尼經常躺在牀上思考如何能擺脫成癮,但似乎看不到希望。現在,丹尼上傳到Instagram上的照片不再是自拍照,而是他與人交談或是他做演講的照片。圖片版權DANNYBOWMANImagecaption更加自信的丹尼丹尼說,這比把自拍照放到網上,乞求別人點讚更有滿足感。由於社交媒體對年輕人的影響,英國皇家公共衛生協會呼籲政府以及社交媒體平台在手機上設立警告提醒裝置,如果上網兩個小時手機就會自動提醒。據悉,在人生比較艱難的時刻,10個青少年中有7個表示,他們從社交媒體中得到過支持和安慰。但與此同時,社交媒體也能導致和助燃人們的焦慮和抑鬱。因此,如何適度使用社交媒體看來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特別是對青少年這樣比較敏感和尚未完全成熟的團體。他們迫切需要社會、家庭等的引導、幫助和支持。否則的話,患上社交媒體病就真不好玩了。相關主題內容社會英國社會社交媒體

精選訊息全球關鍵:||||||||||||||||||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