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新郎橡樹」:全世界最浪漫的愛情信箱

德國「新郎橡樹」:全世界最浪漫的愛情信箱艾略特·斯坦(EliotStein)2018年3月1日MessengerMessenger分享平台MessengerTwitter分享平台Twitter人人網分享平台人人網開心網分享平台開心網微博分享平台微博QQ分享平台QQ豆瓣分享平台豆瓣Google+分享平台Google+WhatsApp分享平台WhatsApp複製鏈接,瀏覽器將打開另一個窗口關上分享窗口ImagecopyrightEliotSteinImagecaption丹尼斯寄出的信放在橡樹的小節孔裏(圖片來源:EliotStein)在一個寒冷的午後,在德國漢堡東北100公里的北部多道爾森林(DodauerForest)深處,一位身著亮黃色制服的郵差獨自一人穿行在林間。到達一片空地以後,他翻了一遍背包,然後慢慢爬上3米高的木梯,把一個紫色信封投入了一棵500歲的老橡樹裏。”今天只有一封,”他對我說。然後嘎扎嘎扎地走出森林,朝著下一個信箱走去,消失的不見蹤影。紫色信件的發件人是來自巴伐利亞(Bavaria)的丹尼斯(Denies)。她現年55歲,是一位不怕自嘲,熱愛大自然的女士。她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並且不在意一個人生活,但是她好奇會不會有男人給她驚喜。如果真的有,她希望他也正在這棵橡樹的小樹洞裏尋找愛情。這是最完美的愛情故事嗎?在墨西哥浪漫的親吻小巷接吻戀愛如何幫我們學習語言?ImagecopyrightEliotSteinImagecaption一把3米高的扶梯架在這棵500歲的老橡樹上,爬上去可以看到一個小小的樹洞,人們往這裏投遞情書(圖片來源:EliotStein)奧伊廷鎮(Eutin)外面,有一棵被稱為”新郎橡樹”(DerBräutigamseiche,Bridegroom’sOak)的古樹,在交友應用Tinder出現之前,它早就為單身男女牽線搭橋,據稱促成了100對以上男女成婚。如今,全世界各地的人寫信寄到這棵樹,希望以一枚郵票的價格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勃蘭登堡(Brandenburg)的瑪麗(Marie)希望找到會跳舞的男人。薩克森(Saxony)的海因裏希(Heinrich)正在尋找旅伴。中國石家莊的劉先生想尋找一位想交中國朋友的德國女士。”它帶有非常強的魔力和浪漫氣息,”72歲的郵遞員卡爾-海因茨·馬滕斯(Karl-HeinzMartens)說。他從1984年開始遞信到這棵樹,已經20年了。”在互聯網上,人們依靠事實信息和提問來談婚論嫁,但是在這棵樹這裏,人們依靠的是巧合——就像是命中注定。”圖輯:全球約會最佳的五個城市德國人有效率”只是一個傳說”德國人沒幽默感刻板印象從何而來?ImagecopyrightEliotSteinImagecaption馬滕斯擔任郵差期間,投遞至這棵橡樹的信件來自世界六大洲(圖片來源:EliotStein)雖然馬滕斯已經退休了,但是他到現在還留著一本剪貼簿,上面貼著他在做愛情信使時的照片、信件和剪報。他在奧伊廷鎮中心和我喝咖啡時很高興的給我看這本剪貼簿。他遞信至橡樹二十載,信件來自六大洲,他常常不知道信是什麼語言寫的。他解釋說,雖然現在很多人都知道這棵樹,但是在128年前,這是一對情侶之間的秘密。1890年,當地一位名叫明娜(Minna)的姑娘愛上了名叫威廉(Wilhelm)的年輕巧克力師傅。明娜的父親不允許她見威廉,所以兩人開始偷偷通信,把手寫的信放在橡樹的節孔裏。一年後,明娜的父親最後同意她嫁給威廉,兩人於1891年6月2日在橡樹下成婚。隕石撞擊打造的德國”鑽石城”豬肉和香腸如何滋潤了德國語言圖輯:德國最恐怖的城堡這對情侶童話般的戀愛故事傳開了,很快德國具有浪漫情懷的人如果在啤酒廣場和舞廳找不到伴侶,就開始寫情書到新郎橡樹。這棵樹收到的郵件太多,以至於1927年,德國郵政為這棵橡樹專門指定了一個郵政編碼,並指派了一名郵遞員。德國郵政還在拳頭大小的信箱上放了一部梯子,為想要拆閲和回信的人提供便利。馬滕斯解釋道,唯一的規則是如果你拆閲後不想回復,你必須把信放回樹中,等其他人來回復。ImagecopyrightEliotSteinImagecaption一名女士停下來閲讀寄到橡樹的信件,她的兩隻狗在一旁等待(圖片來源:EliotStein)”這棵樹一年收到大約1000封信,”德國郵政的發言人馬丁·格倫德勒(MartinGrundler)說,”大多數是夏天寄來的。我猜那是大家都想要談戀愛的季節。”對那些已經心有所屬的人來說,有這樣一個傳說:如果女人在滿月之夜繞著橡樹走三圈,一邊想著自己的心上人,並且不說話也不發笑,那麼她一年內就能結婚。如今,新郎橡樹仍然是全世界唯一有獨立郵寄地址的樹木。在過去的91年裏,每周六天,都有一名郵差風雨無阻穿過森林,爬上梯子把翹首期盼的單身人士的信件塞到樹洞裏。其中,馬滕斯遞信的時間是最長的。”那是我一天之中最喜歡的一件事,”馬滕斯說。他遞給我一張他自己的黑白照片。照片裏的他戴著鴨舌帽和雙光眼鏡,微笑著把信遞到樹中。”人們過去常常會記住我的行走路線,等待我到達那裏,因為他們不相信會有郵差把信遞送到一棵樹。”馬滕斯說,在他為此送信的二十年的時間裏,只有十天沒有人寄信到這棵樹,有時他一天要遞送50封信到這棵樹,而其中並非全部都是情書。”在1990年統一之前,東德人在西德沒有熟人的,常常會寫信到這棵樹,問我們開什麼樣的車,聽什麼樣的音樂,”馬滕斯回憶道,”我想要回信,但是我的上司建議我不要回。”根據馬滕斯的說法,一些郵件一開始只是簡單的情書,但經過多年順利開花結果。ImagecopyrightArchivTIEutinImagecaption德國郵政專門指派一名郵遞員把信件遞送到這棵樹(圖片來源:ArchivTIEutin)1958年,一名名叫彼得·龐普(PeterPump)的年輕德國士兵把手伸進樹洞,摸了幾封信以後,取出了一張紙,上面只有一個名字和一個地址。他一時心血來潮,決定給這位”尊敬的瑪麗塔(Marita)小姐”回信。而實際上,連這封信都不是她寫的,是她的朋友因為知道她太羞怯而幫她寫的。和瑪麗塔通信一年後,彼得鼓起勇氣去見她。他們在1961年成婚,今年慶祝他們結婚57週年。另一個故事是克里斯琴森一家(Christiansens)。1988年,馬滕斯把一封信送至橡樹,寄信人是東德一名19歲的姑娘克勞迪亞(Claudia)。她當時正在尋找筆友。西德的一位農夫弗雷德里克·克里斯琴森(FriedrichChristiansen)發現了這封信並給她回信。後來一封信變成40封信,這兩人墜入愛河。弗雷德里克和克勞迪婭因為無法見面,跨境通信近兩年。當柏林牆倒塌後,他們才第一次見面,並於1990年5月結婚。”我知道至少有十對男女是通過這棵樹喜結良緣,”馬滕斯說,”其中有一對特別有意思。”1989年,德國電視台做了一期關於這棵橡樹的特別節目。在節目上,他們問馬滕斯自己有沒有在橡樹下找到愛情。他說沒有。幾天后,馬滕斯爬上梯子遞信時發現一個手寫的字條,是一位名叫雷納特(Renate)的女子寄給橡樹郵遞員本人的。信中寫道:”我想要見你。你就是我喜歡的類型。而且現在我也是單身。””於是我打電話給她——我講話很笨——然後很快我就見到了她,”馬滕斯一邊說,一邊遞給我一張他和雷納特結婚當天親吻的照片。”我們1994年結婚,在橡樹下辦了婚禮。”當地報紙以”年度婚禮”為標題刊登了馬滕斯身穿正裝在梯子上的照片以及一張這對新婚夫婦在樹下親吻的照片。24年過後,馬滕斯和雷納特仍然過著幸福的家庭生活,而馬滕斯還留著她的那封信。當太陽在奧伊廷鎮中心日漸西沉,馬滕斯突然合上剪貼本,伸手去拿自己的外套。”我們天黑前出發吧,”他一邊說,一邊掏出汽車鑰匙,說道,”跟我來。”ImagecopyrightKarl-Heinz-MartensImagecaption在20世紀30年代爬上梯子拆閲情書的女人(圖片來源:Karl-Heinz-Martens)15分鐘後,我又回到多道爾森林,這次我跟隨馬滕斯堅實的腳步走向這棵橡樹。在樹周圍的籬笆旁,他指給我看兩個標牌。其中一個是他寫的,敘述了這棵樹的歷史;另一個標牌寫道:”祝願這次婚姻可以天長地久!”在2009年,100多年來為男女牽線搭橋的新郎橡樹在名義上嫁給了杜塞爾多夫(Düsseldorf)附近的一棵樹齡200歲的栗子樹。雖然兩棵樹相距503公里,但是它們一同度過了六年,直至栗子樹因樹齡過大必須被砍倒,留下新郎橡樹孤家寡人。”當我剛來這裏時,這棵樹比現在更加強壯、健康,”馬滕斯一邊說,一邊朝上指著保護枝條的纜繩,”但是現在我的身體也不太好了,所以我覺得我們有一種特別的聯繫。”數年前,一些樹木栽培家發現橡樹裏存在一處真菌感染。於是,他們把一些樹幹砍斷,以避免感染擴散。差不多在同一個時候,馬滕斯被診斷出白血病。他解釋說,他的骨頭就像這些樹幹一樣不像從前那麼堅固了。ImagecopyrightEliotSteinImagecaption雖然馬滕斯已經退休了,但是他經常回來看這棵樹(圖片來源:EliotStein)”我還是能夠爬梯子,”他一邊說,一邊爬上一級一級的階梯。馬滕斯窺視了一下橡樹上的小信箱以後,禮貌的向我告辭。時間不早了,他要回家見妻子。在離開的時候,一個身材纖瘦、頭髮梳理的整整齊齊的人拿著一張紙條踏著沉重的步子穿過森林。當他靠近橡樹時,我謹慎的問他是否介意回答幾個關於我正在寫的這個報道的問題。他說,他有時候下班以後自己會來到這棵樹,還把他手寫的字條遞給我。字條上寫著:”喪偶,53歲,1米75,家住東荷爾斯泰因縣(Ostholstein)。尋找中等偏瘦身材、有愛心且忠誠的伴侶。期盼來信,延斯(Jens)。”ImagecopyrightEliotSteinImagecaption丹尼斯寄出的信放在橡樹的小節孔裏(圖片來源:EliotStein)”你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他微笑著說。我揮手告別,開始走出這個樹林。走到空地邊緣的時候,我回身看到延斯在梯子的頂上,正把一個紫色的東西放進夾克口袋裏。請訪問BBCTravel閲讀英文原文。相關主題內容德國文化旅遊

精選訊息全球關鍵:||||||||||||||||||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