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持槍歹徒,生死關頭你會如何應對

面對持槍歹徒,生死關頭你會如何應對2018年3月1日,GettyImagesImagecaption人們面對槍口做出不同的反應:搏鬥、逃跑,嚇得不能動彈。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佛羅里達發生校園槍擊事件後表示,如果換了是他,碰到這種情況就會衝進去(阻擋槍擊者)。特朗普表示,即使自己沒帶武器也肯定會衝過去(阻止槍擊)。生活中人們會遇到各種突發情況和險境,特別是在美國這種槍文化環境中。如果真的碰上有人用槍威脅你,你會做出什麼樣的選擇?為防校園槍擊案特朗普出招給老師們佩槍佛羅里達中學槍擊案:19歲嫌疑人曾被該校開除美國控槍困局:六大措施或許能見效當然,希望你永遠不遇上這種險情,因此不用做出這種艱難的選擇。但是下面的這3位都曾親身經歷過這種生死攸關的險境,聽聽他們怎麼說。拼命:布萊安特,42歲,來自馬里蘭州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看看蒂娜和她女兒如何與搶劫她們商店的歹徒對射搏鬥的錄像一天傍晚,我一個在商店裏上班時走進一名持槍男子。該男子把槍頂在我的胸前要錢。我慢慢地把錢裝在袋子裏交給他,心想他拿了錢就會離開了。然而,他並沒有要走的意思。他告訴我要”閉嘴”,並命令我帶他到後面的儲藏室去。我假裝服從,但心裏不知道該如何逃脫這一險境。我當時只有幾秒鐘的時間來思索。但我心裏想,我寧願在有人來往的店裏被打死,因為畢竟店裏可能隨時有人會走進來。而到了後面的儲藏室,屋子很小,沒有門窗。根本無路可逃。我記得自己當時在想,我不會跟這個拿著槍的男人到儲藏室的小屋去。我於是假裝開儲藏室的門,在我開門之際他不得不把槍從我的胸前移開片刻。我抓住這一時機把一個做展示用的金屬盒朝他的頭上扔過去。他一下子摔倒,錢撒了一地。我注意到這時他的手中已經沒有了槍。圖片版權GettyImagesImagecaption佛羅里達州的校園槍擊事件但他非常憤怒。這時候我已經沒有了選擇,只能跟他搏鬥到底。就在我們搏鬥之際,店外的一名女性聽到了動靜,她趴到窗戶往裏看。槍手這下子害怕了,趕緊奪槍而逃。但他告訴我他還會回來對付我。我很高興自己最後選擇抗爭。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我的直感。我不後悔,也沒有其他選擇。「對射,然後逃跑”,蒂娜,53歲,的來自俄克拉荷馬州本周是我的煙酒商店開業10週年。當時只有我和女兒(30歲)在店裏,一名武裝槍手闖了進來。他持槍向我們走來,並要我們給他錢。我當時在想:”這是真的嗎?”我以前從未碰到過這樣的事,自己都不知道我會如何反應。起初,我選擇順從。我告訴女兒打開收銀機抽屜,把錢給他。當時完全都沒有思考,只是自然反應。圖片版權JOERAEDLEImagecaption校園槍擊事件後,人們呼籲改革槍支法他抓了錢,開始朝門口走去。我和女兒立馬躲到櫃台底下,拿出了藏在那裏的兩支槍。我記著他又走回來,我看見了他的臉。我記不得扣扳機這件事了,但是我開槍了。德州槍擊案:兇手目標是岳母空軍基地遭調查拉斯維加斯槍擊案:槍手女友是什麼人?德州教堂槍擊案已死26人嫌犯衝入教堂開火我記得在他抓住我的那一刻,我認出了他。他1個小時前曾進過我的店買東西。我說,”我知道你。”我說完馬上後悔了。因為,我這麼一說,他一下子就慌了。於是,一場槍戰開始,我和女兒都向他開槍,可就是打不倒他。我為自己和女兒的性命擔憂。我們先是開槍,然後又試圖逃走。我們逃出店外,逃離他的魔掌。但他緊追不放。但最後,我們幸運地逃脫了。他也沒有死。這一點讓我感到安慰,因為我並沒有想傷害他,我只是想保護女兒。我的感受是如果遇到這種情況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何種反應,直到事情發生的那一刻。”動彈不了”:潘佐,54歲,來自加利福尼亞圖片版權GettyImagesImagecaption美國的槍支文化我16歲時候趕上過一起持槍搶劫。當時我在家鄉的一家超市打工。當時正是周末,很忙。記得我正在給一位顧客裝購物袋,突然聽到汽車輪胎猛然停車時發出的刺耳聲音。我當時並沒有多想。還以為就是有人圖方便違規停車呢。賭城槍擊案——美國控槍的五大障礙神槍手是怎樣煉成的?3.5公里外一槍擊斃敵人!紐約醫院槍擊案2死6傷前僱員行兇結果發現,我是大錯特錯了。緊接著,我看到了3名蒙面男子闖進商店,聲嘶力竭地大喊:”不許動,都把手舉起來!”我當時都驚呆了,不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一切。其中一名持槍男子朝我跑過來,叫我趴在地上,他想拿我身後收銀機裏的現金。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我很憤怒,因為我再也見不到我的女兒。”但我當時由於突發的巨大恐懼,導致我身體完全失去了功能,一動也不能動了。他向我大喊並咒罵我:”趴到地上!”我還是無法動,殭在那裏了。他氣壞了,一下子把我推倒在地,臉朝下。他把槍頂到我的頭上,告訴我別動。否則讓我人頭落地。我想,”完了,我要沒命了”。我無法形容這種感覺,當有人拿槍逼著你的時候。除了恐懼外,我還感到徹底無助。因為,你的性命完全掌握在別人手裏。他們才不在乎你的死活。你真的是命懸一線。我記得當時在想,如果他扣動扳機會怎麼樣。我當時想到了我爸爸、媽媽和姊妹。我還向上帝祈禱。當時感覺過了好長時間。但其實也就一兩分鐘。搶劫犯搶了錢,奪門而逃。但回顧往事,我在想當時我為什麼會出現”一動不能動的癱瘓”症狀呢?也許是因為我潛意識中知道逃跑與搏鬥都沒有用後,身體所產生的一種反應吧。相關主題內容社會心理健康美國犯罪

精選訊息全球關鍵:||||||||||||||||||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