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加德滿都學習兜圈子

在加德滿都學習兜圈子埃里克·魏納(EricWeiner)2018年3月6日MessengerMessenger分享平台MessengerTwitter分享平台Twitter人人網分享平台人人網開心網分享平台開心網微博分享平台微博QQ分享平台QQ豆瓣分享平台豆瓣Google+分享平台Google+WhatsApp分享平台WhatsApp複製鏈接,瀏覽器將打開另一個窗口關上分享窗口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圓圈在人們眼中不怎麼尊貴。它們是幾何學中的賤民,與棱角分明的世界格格不入。西方文化對圓圈鮮有讚譽。如果我們的項目止步不前,就會有人叫我們”別再兜圈子”。這種批評讓我們暈頭轉向,美國人面對批評就會”圍成一圈”(形成防衛姿勢)。相對於圓圈,線條和角就很好。我們得到的指導是要走直線,站得筆直,做筆直的射手(坦白正直)或者筆直的箭頭(循規蹈矩)。無論如何,我們必須筆直地思考(正確思考)。在很長一段時間裏,我也秉持這種貶低圓圈的偏見。雖然我經常偏離筆直的窄路(誠實正直的方式),但也總是將自己的走彎路視為個人缺點。我從沒想過圓圈會有優點。直到我發現了布達納特大佛塔(Boudhanath)。圖輯:尼泊爾的功夫女尼尼泊爾山村地震災後的重建之路尼泊爾震後重生的故事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Imagecaption布達納特大佛塔是加德滿都博大寬厚的佛教中心(圖片來源:PeterStuckings/GettyImages)實際上,布達納特(或簡稱布達,博達納特,意為”佛陀之地”)是一個村落,坐落在無序蔓延的尼泊爾城市加德滿都。它是這座城市博大寬厚的佛教中心,居住著幾萬名西藏人和幾百名西方信徒。儘管布達納特現在是加德滿都的一部分,但它保留了村莊那種自給自足的愜意。當我第一次到達這裏時,行李箱的輪子一落到岩石路面上(輪子不停地轉),我立刻就被這個地方的圓吸引了。我看到圓圈無處不在。這裏的生活真的是在繞著一個巨大的棉花糖圈旋轉。至少在我看來是這樣。它其實是一座佛塔,底部是巨大的白色土丘,上面是閃閃發亮的金塔,以鮮艷的色彩繪製出無所不見的佛陀之眼。所有的佛塔都代表佛心,據說繞塔而行可以讓人接近證悟。在一天中的任何時候,都有數百人繞著布達納特大佛塔,唸經、撥動馬拉(圓形念珠)並轉動祈禱輪(用金屬和木材製成的圓筒,內有佛經卷軸)。隨著手腕輕搖,圓筒一圈又一圈地轉動,人們一圈又一圈地繞行。圖輯:印藏邊境栩栩如生的高僧木乃伊佛陀誕生地——藍毗尼沿著川藏公路探訪藏區傳統風貌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Imagecaption一整天都有人圍繞布達納特大佛塔唸經和撥動佛珠(圖片來源:PRAKASHMATHEMA/GettyImages)佛教徒喜歡圓形的東西:曼荼羅(代表宇宙的圓形圖),祈禱輪,佛塔。一位皈依佛教的美國人告訴我說,佛教喇嘛眾所周知的拖拖拉拉或許就來源於此。如果一切都是循環的,包括時間,那麼是否守時就只是個視角問題。你可能晚了很多,也可能早了很多,完全取決於你如何看待。佛教和印度教的中心內容是輪迴,這種幾乎無窮的誕生和重生的循環只有當我們獲得涅槃時才會打破。其他信仰也包含循環的概念,例如伊斯蘭教蘇菲派的旋轉舞:據說教徒在不斷旋轉的過程中離真主越來越近。死亡是不丹通往幸福的秘方圖輯:全世界七大最美朝聖之地像許多西方人一樣,我認為時間和歷史都是線性的。我想像有一條時間線,就像中學歷史課上教給我的那樣,是一條從A點開始到B點結束的直線。然而,許多文化並不這樣看。他們認為時間和宇宙都是循環的,稱之為時間之輪或歷史之輪。這種觀念出現在大量形形色色的文化當中:從秘魯的凱羅印第安人(Q’eroIndians),到亞利桑那州的霍皮印第安人(HopiIndians),再到提出”永恆復歸”概念的弗里德里希·尼採(FriedrichNietzsche)的哲學思想。尼採認為,我們的生活以幾乎同樣的方式無限次地重覆著。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Imagecaption隨著手腕輕搖,轉經筒一圈又一圈地轉動,人們一圈又一圈地繞行(圖片來源:NurPhoto/GettyImages)在布達納特的日子一天天過去,我的線性思維也開始改變,彎曲。這個過程並不容易,所幸我得到了幫助:我的朋友詹姆斯·霍普金斯(JamesHopkins)是一位由投資銀行家轉變而來的佛教弟子,長期居住在布達納特。有一天,我在吃早餐時向霍普金斯吐露了我在”兜圈子”上的問題。我最近購買了一個Fitbit記錄器,我腦子想的還是進步和效率。”終究無處可去,無事可做,”他這樣告訴我,那些令人著迷的話語縈繞在早晨清新的空氣中。尋找緬甸佛教密法的”明巫師”日本平泉:代表佛教淨土的世界遺產我發現這個概念既誘人,又可怕。如果說無事可做,那我怎麼知道我這種虛無是不是對的?我還發現霍普金斯很奇怪,他一點都不閒。他在黎明時分起牀,冥想,然後繞佛塔,然後又去忙他的非營利項目”孩子們的棉被”(QuiltsforKids)。你自己這麼忙碌,這麼活躍,怎麼告訴我說’終究無事可做’呢?這不是自相矛盾嗎?霍普金斯說一點都不矛盾。他解釋說,外在的行動與內在的靜止之間存在差異。他說,活動,特別是有利於其他眾生的活動,是很好的。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Imagecaption埃里克·魏納:”我立刻就被這個地方的圓吸引了。我看到圓圈無處不在”(圖片來源:PeterStuckings/GettyImages)我在布達納特的生活本身就是一種循環。我每天05:30醒來,用水拍完臉後跌跌撞撞地下樓,從前門出去,加入繞行布達納特佛塔的人流。這個時候沒有遊客,只有我和幾百名西藏人繞了一圈又一圈。步行,感受腳下的土地,吸收這裏的”精華”也就是佛教徒所說的”真如”,感覺很好。光線是乳白色的,很柔和,太陽剛從地平線探出頭。我聽到了轉經筒的咔嗒聲,誦經的喃喃聲,鴿子的撲翅聲,商鋪百葉窗打開時的叮當聲,說著藏語的開懷大笑聲。而且,總能從每個飾品店、茶攤傳出或者由周圍的人大聲哼出這個布達納特的聲音:唵嘛呢叭咪吽。這句六字大明咒是西藏咒語中最有名的一句,字面意思是”向蓮花中的珍寶致敬”。蓮花生長在淤泥之中,但花朵潔淨而美麗。這是一種美好的情操,但我最喜歡的是它用藏語讀出來時的那種顫動。這個咒語鑽進了我的心,我發現自己在念誦它的時候並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在念。我不停地走,直到雙腿疲乏,心緒寧靜。繞行是開放式的,隨意的,沒有規定的圈數。這樣的自由也很可怕。你怎麼知道什麼時候算夠呢?”你會知道的,”霍普金斯告訴我,一邊不懷好意地笑著。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Imagecaption”唵嘛呢叭咪吽”是西藏咒語中最有名的一句,譯為”向蓮花中的珍寶致敬”(圖片來源:NurPhoto/GettyImages)但我不知道。這是問題所在。我無法放棄我的線性思維模式。當我在佛塔周圍繞行時,我會定期抬起手來看我的的Fitbit記錄器。理論上,這個設備在跟蹤我的”進步”。它忠實地記錄走過的步子(3,635),跨越的英里數(1.68)和燃燒的卡路里(879)。但事實上它沒有向我說明任何問題。我在兜圈子,哪裏都沒去。這個圈子暴露了進步的假像。在一個圓圈中跟蹤你的進步不僅是徒勞的,而且是荒謬的。這裏沒有直線。布達納特這種地方和佛教這種信仰提出的是這個問題:你會承認這種徒勞嗎?更重要的是,你能接受這個圓圈的荒謬嗎?在過去幾年裏,我每年秋天都重返布達納特。起初,我注意到了一些很小的變化:開了一家柴燒披薩店,讓我惱火(如果我想吃柴燒披薩,我就不會來這裏);新增了一個標牌,上面寫著”嚴禁使用無人機”。儘管如此,布達納特的許多地方並沒有改變。一位年邁的藏族婦女每隔幾英尺就停下來,伏在地上,一次又一次地拜倒。有一家小店出售”快樂佛教徒用品”。還有我的朋友詹姆斯·霍普金斯。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Imagecaption埃里克·魏納:”這個星球上的一個小泡泡……給我上了一節非常寶貴的幾何課”(圖片來源:NurPhoto/GettyImages)我每年都設法回到這裏,算不算進步?要是在前一陣,我可能會這樣想,但現在不會了。我只是在重新審視一個小小的角落——不,沒那麼有棱角,只是這個星球上的一個小泡泡,它給我上了一節非常寶貴的幾何課。我又繞回了加德滿都。請訪問BBCTravel閲讀英文原文。相關主題內容尼泊爾心理健康旅遊宗教信仰

精選訊息全球關鍵:||||||||||||||||||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