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杜特爾特和科爾賓:席捲全球的「民粹主義」有何共通點

特朗普、杜特爾特和科爾賓:席捲全球的「民粹主義」有何共通點大衛.莫利(DavidMolloy)BBC記者2018年3月7日,GettyImages美國總統特朗普、英國工黨領袖科爾賓與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這三個人之間有什麼共通點?雖然政治立場各異,但他們都被貼上了「民粹主義領袖」的標籤。「民粹主義」(populism)在世界各地正在急速升起──尤其是歐洲的右派勢力;在美國,這樣的大眾情緒將特朗普推上了總統寶座。在歐洲,民粹政黨在多個國家的選舉中成為主要勢力,最新的是意大利。民粹政黨「五星運動」及其他反移民政團成為了近日意國大選的贏家。「好皇帝」、「壞皇帝」福山如何看中國修憲戊戌年間謀變法習近平終身制「靴子落地」普京「雙套車」、習近平修憲和杜特爾特跟進但「民粹主義者」與「受選民歡迎的政治人物」,當中有微妙的分別。「純真的平民大眾」在政治學者穆德(CasMudde)所著的《牛津通識讀本:民粹主義》中,政治學上的「民粹主義」意思是,社會被分成兩個互相對立的群組——「純真的平民大眾」與「腐敗的精英」。「民粹」一詞時常被用作一種方便的政治侮辱。英國工黨領袖科爾賓就曾因為該黨口號「為大眾,不為少數」,被批評為民粹主義者,但這項批評並不準確。《民粹主義席捲全球》(TheGlobalRiseofPopulism)作者班傑明.墨菲特(BenjaminMoffitt)說,這個字眼「經常被誤用,尤其在歐洲的語境之下」。歐盟處十字路口兩個女人或決定其命運為什麼特朗普的紅人在英國政壇倍受冷落真正的民粹主義領袖,會聲稱自己代表了團結一致的「人民意志」,站在「敵人」的對立面,而敵人通常體現為當下的政治體制。這樣的領袖會宣稱自己的目標是「抽盡資本主義的沼澤」或抗衡「自由派精英」。「在歐洲,民粹主義領袖一般會與右翼掛勾,但右傾並不是構成『民粹』的鐵律。」墨菲特說。圖片版權GeorgeFreyImagecaption”DraintheSwamp”是特朗普競選時常說的口號。右翼崛起不論是來自哪一個政治光譜的政黨,都可以被歸類於民粹主義政黨。在拉丁美洲,委內瑞拉已故總統查韋斯(HugoChávez),就被稱為左翼民粹,西班牙的「我們可以」黨(Podemos)、希臘的激進左翼聯盟(Syriza)亦然。然而穆德認為,今時今日最成功的民粹主義政黨,無疑是傾右、甚至極右的那些:「像法國的瑪林.勒龐,匈牙利的奧班(ViktorOrbán),以及美國的特朗普,就結合了民粹主義,(反移民)本土主義與極權主義。」從《時代》雜誌到歐盟委員會主席,不同的評論者多年來一直警告,右翼民粹將會崛起。但事實上,右翼民粹從來不是什麼新鮮事。圖片版權GettyImagesImagecaption在意大利,具民粹主義色彩的「五星行動」急速冒起。「過去25-30年,政治學家一直在關注這個議題,」墨菲特說:「但近年右翼民粹的發展的確在加速。」專家指出,國家內部出現多元文化,以及全球化等社會變遷,還有其他更加貼身的危機,均是歐洲民粹主義政治勢力冒起的背景。歐洲政治研究聯盟總監馬丁.布爾(MartinBull)認為,歐洲民粹主義的興起,在2000年代初已見端倪,但在最初數年規模一直很小。布爾說歐洲民粹主義支持度大增,是2008年以後,尤其是金融海嘯轉化成債務危機的2011年。當時,屬於精英階層的富裕銀行家,對造成廣泛社會影響的金融危機難辭其咎。「我就是人民本身」在《民粹主義席捲全球》一書中,墨菲特提出,典型的民粹主義領袖還有其他特徵。其中一個特徵是「脾氣差」,或行為舉止有別於一般政治人物,這是特朗普與杜特爾特均使用的策略。圖片版權GettyImagesImagecaption時時語出驚人的杜特爾特有「菲版特朗普」之稱。另一項特徵是「不斷延續危機狀態」,一直擺出戰鬥的姿態。「掌權的民粹領袖,需要持續地讓民眾相信,他不是體制的一部份,而且永遠不會成為體制,」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理論家娜迪婭.烏賓那堤(NadiaUrbinati)說。烏賓那堤形容,民粹主義意識形態是由「負面」元素組成的,反政治、反智、反精英。這亦體現出民粹主義的另一項優勢:它可以不斷變化、有著多重表向。「民粹主義之所以強大,是因為它能適應、迎合不同的政治形勢。」此外布爾指出,民粹主義領袖還共享一項特點,就是他們對現代政體「複雜民主制度」的厭惡,傾向公投等「直接民主」方式。這與極權主義不無關係:強人領袖冒起,正是基於民眾對現存體制的不信任。孫政才落馬中南海接班要走普京路線?十月革命百年:普京沙俄帝國與習近平中國夢「崛起」和「盛世」背後的現實與困境”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為何受矚目?英媒:中國當局煽動民眾反韓國情緒「民粹主義領袖作出的決策,在傳統民主政制中是不可能出現的。」這一點在委內瑞拉已故強人領袖查韋斯身上最明顯——他曾經說過,自己不是一個個體,而是「人民」本身。墨菲爾認為,這樣的想法「會令人以為自己永遠不敗,以非常可怕的方式重新界定政治。」因為如此一來,一旦你不站在「人民」的一方,就會被劃為「人民」的敵人。圖片版權GettyImagesImagecaption已故的查韋斯被視為拉丁美洲民粹主義領袖的典型這也是為何外界對民粹主義領袖往往充滿質疑的原因。「民粹主義領袖」一詞通常是貶義,指向任意對人民許諾的領袖。布爾形容這是「不負責任的賭博」。「為了取得支持,民粹主義領袖比既有體制更傾向許下承諾,揚言推動改變……但在細察之下,這些承認根本就不可能兌現。」布爾說。「你會質疑,這對民主整體能帶來什麼好處?」相關主題內容中國政治唐納德·特朗普美國

精選訊息全球關鍵:||||||||||||||||||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