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與朝鮮會談:三名賭客聯手製造的牌局

特朗普與朝鮮會談:三名賭客聯手製造的牌局勞拉·比克(LauraBicker)BBC記者首爾報道2018年3月9日,瀏覽器將打開另一個窗口關上分享窗口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金正恩與特朗普嘴仗全記錄韓國總統文在寅究竟是外交上的天才,還是一個密謀斷送國家前程的共產黨員?美國總統特朗普究竟是一個政治豪賭大師,還是一場陰謀當中的棋子?這取決於你站在什麼角度去看。而這場大戲中的第三個主角、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至今未有正式公開回應事件,但他是當中最重要的一個角色。在剛過去的韓國平昌冬奧中,他透過妹妹金與正率領的代表團,向韓國拋出會面的橄欖枝,顯見他已經是一個掌握政治宣傳精要的人物。一些分析認為,在整整一年的美朝惡言相向之後,金正恩公開邀請特朗普與他會面,以及放風稱願意在可見將來停止核試,是真正的大師級外交手段。美朝韓親密接觸中國面臨被邊緣化危險觀點:中國對朝鮮有多大的影響力?朝鮮核危機:美國稱金正恩在「乞求戰爭」金正恩邀請會面,風險落在文在寅及特朗普身上:身陷一個無法完全掌控的局面,又沒有清晰的退出機制,會面的成敗又可以有不同表述,文在寅與特朗普均面對不少難題。誰在施展魅力攻勢?文在寅的支持者認為,目前金正恩終於表示願意考慮放棄核武器,談判技巧高超的文在寅是推動談判的主力。今年一月,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在演說中,罕有地流露出一絲與韓國恢復談判的意願,文在寅緊緊抓住了這個機會。接下來連串的兩韓外交官員互訪,似乎促成了目標實現。圖片版權GettyImagesImagecaption韓國官員將與金正恩進行了極具標誌性的會面。在會面邀請公布前,韓國首爾延世大學學者魯樂漢(JohnDelury)就向BBC表示:「有人說這是朝鮮在施展魅力攻勢,但我認為,事實上施展了魅力攻勢的是韓國。這很明顯是文在寅的目標。」文在寅知道,他派出的外交人員出訪平壤,一定要達到讓朝鮮提出「無核化」的目標;但他同時清楚,兩名韓國政府最高層官員與朝鮮領導人其樂融融的照片,會讓華盛頓及東京不悅。但這風險值得一搏。如果沒有那一幕,美國不會考慮與朝鮮會面。文在寅派出的外交團隊達成了目的。文在寅嘗試擔任中間調解員的角色,同時應對金正恩與特朗普。他用字謹慎,不對外披露自己手上的牌,並讚賞願意公開回應的人。在今年的新年獻詞中,文在寅提到兩韓會面得以促成,特朗普「功不可沒」,他清楚,這樣的表述會令特朗普滿意。對於一些心存疑慮的美國共和黨人,他採取了同樣的語言安撫。韓國公布朝韓會談的聲明中,亦大讚特朗普處理朝鮮半島問題的手法。然而,文在寅早前表明,對朝鮮的制裁將會繼續,特朗普亦已證實了這一點。朝鮮操控?朝韓與美國之間的氣氛並非一直如此和諧。僅僅在六個月前,特朗普才公開表示,一旦朝鮮膽敢威脅美國,他將會以「前所未見的火與怒」還擊。韓國智庫世宗研究院分析人士白鶴淳(PaikHak-soon)指,當時戰爭威脅的程度「此前從未如此強烈」。「文在寅對核戰爭的威脅十分在意,金正恩亦然。當時,共和黨資深參議員格萊厄姆(LindsayGraham)在說朝鮮半島將有生靈塗炭。特朗普非傳統、不穩定的領導方式,令朝韓均十分憂慮華府將採取軍事行動。」華府一直稱,最終目標是要實現朝鮮永久無核化。即使局勢近來急速變化,外界仍難以相信,金正恩會答應這一點。如果華府不能達到這個目標,特朗普可以怎樣做?朝鮮此前也曾經瞞騙全世界──現在的文在寅與特朗普,是正在被朝鮮操控而不自知嗎?圖片版權EdJones/GettyImagecaption今年十一月,韓國民眾示威呼籲美朝會談。「朝鮮再一次拋出『朝鮮半島無核化』及『中止核武器和導彈測試』來誘惑美國,金正恩想要的是減少制裁、先發制人制止美方採取軍事行動,並試圖讓國際社會接受朝鮮成為合法擁核的國家。」美國塔夫茨大學學者李晟允(Sung-YoonLee)表示。對特朗普而言,這可謂是有史以來任何一任美國總統做過最大膽的外交決定。選前向選民承諾多多的特朗普,在執政後一直未能交出勝績──如果今次政治豪賭結果正面,特朗普將可自譽為「完滿解決朝鮮問題」的一任美國總統。特朗普相信,他的「最大程度施壓」策略,以及拉攏中國協助在經濟上向朝鮮施壓的做法,正在生效。有記者指出,他曾在白宮的記者室提過,外界應該將金正恩是次發表會面邀請,歸功於他。特朗普的選民顯然會這樣認為。但與他在數個月前才斥為「小火箭男」的金正恩會面,或會被視為承認金正恩擁有與美國總統對等的地位,這可能造成公開災難。目前的會面日期計劃在幾個月以後,特朗普團隊只餘下很少時間,與朝鮮取得外交成果。韓國釜山大學教授凱利(RobertEKelly)在推特上說:「特朗普一向不愛閲讀,講話時經常即興隨性脫稿。將會面定在五月,美方幕僚不夠時間做足凖備。」這種外交博奕,平壤已經玩了數十年,但特朗普仍是個新人——他可能覺得勝利在望,但未必有足夠的談判技巧去面對金正恩。政治目標還是個人目標?對文在寅而言,這既是歷史性時刻,也關乎他個人。成為總統前,他曾經以盧武鉉總統幕僚長的身份,於2007年與金正恩之父、前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日會面。那是朝韓領導人最後一次會面,後因平壤一次衛星發射而終止。當時韓國正奉行「陽光政策」,向朝鮮提供了45億美元的援助。批評者認為,這筆援助加快了朝鮮的核武發展。智庫「朝鮮半島未來論壇」研究員金杜妍(DuyeonKim,音譯)說,在上一次的失敗過後,文在寅正嘗試延續自己當年的工作。「基本上,他只是跟隨之前兩任自由派總統的做法,那是他想要延續的。」圖片版權GettyImages作為朝鮮難民之子,文在寅對兩韓衝突的後果十分敏感。他的雙親在韓戰爆發初期,與數千難民一同登上一艘聯合國船隻逃離朝鮮。競選期間,文在寅曾向記者表示:「我的父親痛恨共產主義,自朝鮮逃了出來。我本人也痛恨朝鮮的制度。但那不代表我要讓朝鮮的平民繼續在極權下受難。」文在寅承認,前路充滿阻撓,有很多風險。他正在進行期望值管理。金杜妍相信,今次談判最終很可能沒有成果,朝鮮會堅持繼續擁有核武器,但「你不可能知道(結果如何)。雖然有很多質疑與批評,但這從來並不是一條必輸的路,各方既不應該對結果心存幻想,但仍應盡力談判。」圖片版權ReutersImagecaption朝鮮宣稱,其遠程導彈可以攻擊美國本土。因為支持朝韓女子冰球隊聯合參賽,以及與一名被指曾策動對韓攻擊的平壤將領會面,文在寅在韓國的支持一度下跌,但之後逐漸回復。如果美朝會面破局,文在寅的支持度或會再受負面影響,但對他而言,這或許與政治上的個人得失無關。去年,還是候選人的文在寅曾向《時代》雜誌表示:「我的母親是她家族中唯一成功逃到韓國的,她今年已經90歲了,妹妹仍活在朝鮮。我母親最大的心願,就是再見妹妹一面。」與一個外界無從窺探的共產主義國家會談,是一場政治豪賭。但如果—只是如果—文在寅能夠成功緩解一次核戰爭危機,這樣的成就足以為他掙來一尊諾貝爾和平獎。但一旦失敗,這也就不過是一場政治豪賭而已。相關主題內容金正恩朝鮮中國韓國唐納德·特朗普美國

精選訊息全球關鍵:|超視王|磷蝦油|南極冰洋磷蝦油|網站排名|PPLS|關鍵字排名|蜂王漿|保健食品|台灣綠蜂膠|神經滋養物質|芙婷寶|智勝王|婦貴寶|蜂王乳|GOOGLE排名|健康食品|SEO|葉黃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