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腫瘤讓她成為宗教狂熱分子

腦腫瘤讓她成為宗教狂熱分子梅麗莎·霍根鮑姆(MelissaHogenboom)2018年3月21日MessengerMessenger分享平台MessengerTwitter分享平台Twitter人人網分享平台人人網開心網分享平台開心網微博分享平台微博QQ分享平台QQ豆瓣分享平台豆瓣Google+分享平台Google+WhatsApp分享平台WhatsApp複製鏈接,瀏覽器將打開另一個窗口關上分享窗口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2015年末,一位48歲的婦女來到瑞士伯爾尼(Bern)的精神病院急救部,她的胸口有多處刀傷,都是自殘所致,一些傷口的深度達到7厘米。她告訴外科大夫,她是遵從了上帝直接向她下達的指令才自殘的。首先接診的精神科大夫塞巴斯蒂安·沃爾瑟(SebastianWalther)在向BBC未來頻道談及薩拉(Sarah,由於患者希望匿名,所以本文採用化名)的病情時稱,這個病例雖然奇怪,但是並不是前所未見。沃爾瑟記得,她的舉止給人的感覺是”她明顯感覺很幸福”。她每分鐘都會聽到有人說話,有時候這種情況會持續數個小時。對她來說,這些話是”神聖”且”持續讓人感到愉悅的”,儘管事實上這些聲音發出了危及性命的指令。置身於地球上最安靜的地方”震耳欲聾”的安靜為何比平時更加安靜你知道你正在破壞自己的聽力嗎?腦部掃描揭示了更讓人感到驚訝的東西。薩拉大腦的一個非常重要的部位有一個腫瘤,影響到她處理聲音的神經網絡樞紐。雖然大多數人可以清晰分辨外部聲音和心裏的想法,但是很多人會聽到心裏發出的聲音——估計佔總人口的5%至19%。一些聲音是良性的。但是另外一些聲音,當它們和心理健康問題同時發生時,就可能讓人感到較為不安。薩拉聽到的就是這種聲音。像薩拉遭遇的這種幻聽表明大腦的聽覺輸入系統的脆弱程度。她的病例讓我們得以了解認知過程的工作原理以及它如何被輕易的擾亂。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Imagecaption薩拉聽到的聲音解釋了我們認知功能的脆弱程度(圖片來源:GettyImages)要解開薩拉行為的謎團,第一步就要了解她的過去,調查她是否發生過任何類似的症狀及其持續時間。對她來說,宗教並不是陌生事物。自從13歲開始,她就有過多次原教旨主義情結。這種情結過一段時間就會出現,但是每次都不持久。一開始,醫院認為薩拉患有精神分裂症,原因是她存在幻聽。但是,她並不符合其他典型症狀。她並沒有遠離社會,也沒有出現動力不足。”這些不適用於她,她有點特別,”沃爾瑟說。連續11天不睡覺的少年社交媒體壓力大一查嚇一跳保護大腦活力的秘訣當腦部掃描發現腫瘤時,沃爾瑟意識到她的神經網絡的關鍵位置受到了”干擾”,從而影響到她對聲音的感知。沃爾瑟估計,這個腫瘤很可能從青少年時期就存在了,恰逢她開始對宗教產生興趣。在沃爾瑟研究她的病史和症狀時,他立刻注意到她只發生過四次症狀,每次經歷都一樣:她會聽到來自神靈的聲音,產生強烈的宗教情緒,並與宗教團體建立密切關係。但是,這種興趣來的快,去的也快。接下來的幾年,她又恢復正常,直至下次病發,如此周而復始。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Imagecaption薩拉會聽到讓人不安的聲音,她相信這是來自上帝的旨意(圖片來源:GettyImages)沃爾瑟和同事把這些症狀和腫瘤的位置綜合起來考慮,認為最大的可能是她的幻覺來自這個腫瘤,儘管她的一生中只是突然出現過幾次這種症狀。其原因是她的腫瘤生長的非常緩慢,過很長一段時間才會增長一點。他們說,這就可以解釋她過一段時間才會出現一次這種症狀,因為隨著時間的推移,大腦能夠適應腫瘤帶來的壓力。”因此,我們認為這個腫瘤很可能每隔幾周或幾個月對神經網絡發起挑戰,於是患者就感受到那些症狀,”沃爾瑟說。而且,她的大腦裏的腫瘤是良性的,不會肆無忌憚的生長或者像癌症腫瘤那樣失去控制。第二次腦部掃描發現她的腫瘤很穩定,但是這個位置的腫瘤既不能做手術,也不能用放射療法。神秘的耳屎活在黑暗中是一番怎樣的體驗?灌入大腦讓你無法忽略的聲音沃爾瑟的驚人結論總結後發表在期刊《精神病學前沿》(FrontiersofPsychiatry)上。根據此前的認識,薩拉的腫瘤影響到對聽覺至關重要的部位,而周圍區域的病變有可能增強類似於薩拉感受到的”超越自我”的感覺。她對宗教的興趣顯然對命令的內容產生了影響。不同尋常的是,這種興趣本身也可能是腫瘤的結果,因為它侵入的聽覺皮層通往顳葉——該區域受到干擾與顳葉癲癇患者對精神生活興趣的增加有關。薩拉大腦中的腫瘤影響到了與”精神性”相關的大腦區域。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Imagecaption病人體驗過幾次對宗教的癡迷(圖片來源:GettyImages)當然,我們很難根據這樣一個罕見病例的研究確定她信仰宗教的原因就是腫瘤。不過,研究者提到其他病例表明用磁力刺激大腦的附近區域也會影響到宗教性和精神性。雖然該病例十分罕見,但是醫學文獻中也有一些類似的病例,不過沒有一個與薩拉的病例完全一樣。一個病例是一名女性在發生了性命攸關的大腦腫瘤後體驗到”強烈的宗教情緒”。這位60歲的女性此前從未對宗教產生興趣。這是突然發生的,但是她並沒有幻聽。西班牙梅瑟奎爾綜合大學醫院(MeseguerGeneralUniversityHospital)的阿爾伯特·卡爾莫納-巴約納斯(AlbertoCarmona-Bayonas)研究了這位病人並解釋說,她的腫瘤位於右顳葉,”此前有大量關於該現象的文獻,尤其是癲癇病方面”。不過,他特別強調此類病例不同於”普通的信仰和感情”。薩拉和這位患者的情況已經獲得充分的認識:腦腫瘤患者的個性可能會變化,有時候是好的變化。變化的情況大致取決於受影響的大腦區域。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Imagecaption薩拉的腦腫瘤破壞了處理聲音的神經網絡(圖片來源:GettyImages)不過,薩拉的病例還是讓人吃驚。它的特別之處在於腫瘤發展速度非常緩慢,以至於病症會反復出現。由於隨著時間的流逝腫瘤發生了變化,她對宗教的興趣也隨之起伏。當大腦的特定區域(丘腦)受到影響時,她就會出現幻聽。雖然藥物減輕了這些幻覺,但是當她停藥時,幻覺再次復發。要理解腫瘤是如何導致她的症狀的,我們就要了解人類是如何處理聲音的。挪威卑爾根大學(UniversityofBergen)的神經學家克里斯蒂娜·康普斯(KristiinaKompus)對此進行了研究。她試圖解釋為什麼一些人會把”內心聽到的聲音”當作真實的聲音。幻聽之所以像真實聲音的一個原因是大腦中處理真實聲音和想像的聲音的通路是相同的。”所以,所有與說話和聽力處理相關的區域好像都與幻聽存在密切的聯繫,”康普斯說。因此,幻覺讓我們對人的認知方式有了進一步的了解。丘腦——薩拉的丘腦因腫瘤而受損——在處理我們聽到的東西方面起到了初步的、基礎的作用,然後信息被送往其他區域受到解讀。我們通過視覺和聽覺接收到的周圍的感官信息首先會進入丘腦——你可以把它當作一個中轉站,它把我們看到、聽到的東西傳送到皮層以便分類。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Imagecaption幻聽的人常常會聽到自己”心裏說的話”(圖片來源:GettyImages)然後,該區域必須努力工作,把它綜合成有意義的信息。康普斯說,這是”基於通過聽覺神經獲得的非常分散的信息”。不幸的是,當信息雜亂、不可靠或者看似不正確的時候,大腦”不得不依靠猜測來確保認知持續不斷。”薩拉的病例說明,我們從外界獲得的感官信息對我們最終的詮釋只起到很小的作用。相反,我們常常依賴與期待和預測。如果我們的丘腦出現問題,不論是受損,還只是比較薄(精神分裂症患者常常存在這種情況),理所當然其他聽覺處理功能就會受到影響。薩拉聽到的與宗教相關的聲音有可能是因為她早年對宗教的興趣,因為幻聽的人常常會聽到自己”心裏說的話”。”幻覺常常與個人關心的話題有關,”康普斯說。她解釋說,幻聽並不是心理健康問題的副產品,但是負面的聲音很可能會讓人感到更糟。”如果’有人’一直對你說’你沒有價值,愚蠢,去自殺’,毫無疑問抑鬱和焦慮會變的更加嚴重。”雖然薩拉仍然保持信仰,但是那些讓人不安的聲音沒有繼續煩擾她。她學會了與腫瘤共處。她現在工作穩定,她也知道假如幻聽再次出現,那只是她大腦中受損的部分在作怪,她不會依從這些讓人不安的命令行事,而是會尋求幫助。請訪問BBCFuture閲讀英文原文。相關主題內容科學天地心理健康健康衛生

精選訊息全球關鍵:|南極冰洋磷蝦油|關鍵字排名|神經滋養物質|健康食品|磷蝦油|保健食品|網站排名|葉黃素|台灣綠蜂膠|蜂王乳|GOOGLE排名|蜂王漿|智勝王|超視王|婦貴寶|芙婷寶|PPLS|SEO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