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當自強 #MeToo反性侵害運動在韓國落地生根

女兒當自強 #MeToo反性侵害運動在韓國落地生根勞拉·比克(LauraBicker)BBC記者首爾報道2018年3月26日,Imagecaption數百名韓國女性為反對性侵發聲韓國的年輕女性正在為未來而奮鬥。因呼籲關注性騷擾和性侵犯而風靡全球的#MeToo運動,意外地來到了這個保守的國家。那些一度被置若罔聞的指控已經使一些聲名顯赫的官員下台,而女性們正挺身而出,與幾十年來壓制她們的社會規範鬥爭。但是,在一個常常將女權主義視為骯髒字眼的文化中,它能夠持續嗎?就在上個月,知名組合Apink成員孫娜恩(손나은)被迫在Instagram上為她的一張拿著寫有「Girlscandoanything.」(女孩可以做任何事)字樣手機殼的照片而辯護。她被指責在「推廣女權主義」,隨後她刪除了這條帖子。即使在揭露性侵的幾個月後,那些說出來的人依然可能會受到嘲笑和質疑。2018年的不同點在於,很多韓國女性似乎願意承擔這種風險。北航教授被撤職 中國#MeToo運動初嘗勝利?舉報導師的北航女博士羅茜茜:我必須站出來香港女性喊「#metoo」要跨過什麼欄?記者來鴻:秘密色情韓國有偷拍美女問題?這是打破束縛的勇敢一步,也是第一步。轉折點出現在今年1月,在一次電視訪談中,檢察官徐智賢(서지현)公開指控一名前韓國司法部官員在2010年的一次葬禮上摸了她。而該官員稱其並不記得。她的公開揭露演變成了一場團結一致的吶喊。檢察官在韓國社會中地位很高。女性們開始思考,如果這都能發生在她的身上,而她敢於大聲地說出來,我為什麼不能?在過去的數周內,已有數百人挺身而出,用自己的經歷為#MeToo發聲。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反性侵律師李潤又:這場仗我非打不可。(英語視頻)在政治新星、甚至一度被視為總統人選的安熙正被指控強姦他的秘書後,韓國朝野震驚。目前,安熙正已經辭職。曾有望奪得諾貝爾文學獎的韓國詩人高銀,也被指控性騷擾女性文學新人,他的詩歌將被移出韓國的教科書。此外,曾獲威尼斯電影節金獅獎的導演金基德,也因有女演員舉報其試圖強姦,他凖備發表的新電影可能會有麻煩。這些都是名人的案例,但實際問題似乎更加系統化。單說男女之間的薪酬差異吧。在韓國,女性只能獲得男性工資的63%,這是29個發達國家中男女薪酬差距最大的國家之一。《經濟學人》還將韓國列為「玻璃天花板指數」(glassceilingindex)中,職業女性境遇最差的發達國家。另據《福布斯》報道,韓國職場中身居要職的女性很少,她們僅佔董事會的2%。特別策劃:就在你我身邊的#MeTooBBC記者梳理現代女性抗爭八大實例專訪李昂:民主和自由是女權勝利的前提特朗普女兒在日本談性騷擾:「決不能忍受」韓女遊客在台連遭強姦讓旅遊業擔憂這只是問題的一部分,正如《中央日報》在一篇社論中描述的韓國職場文化:「有權有勢的人們相信自己可以做任何他們想做的事。」在一次平靜的晚餐聊天中,我的朋友曾告訴我,在大公司工作的年輕僱員會被鼓勵在下班後去喝酒,以此獲得晉升機會。她們中的每個人都有被上司用手放在膝蓋上、伸到裙子裏,問她們是否願意在酒店過夜的經歷。甚至有人告訴我,她的老闆曾對她的裙子裏拍了一張照片。像這樣的故事,源源不絶。你以為這只是幾個女子晚餐時的閒聊?再考慮下吧。在首爾市中心舉行的一場馬拉松式#MeToo抗議活動中,193名女性站在麥克風前,在2018分鐘的時間內不間斷地講述她們遭到性騷擾的經歷。法新社記者鄭河園(HawonJung)在推特上直播了這一事件,包括下面這名受害者的請求:圖片版權@allyjung@allyjung圖片版權@allyjung@allyjung【@allyjung:一名女性:「我的父親性侵我、對我做了所有不可描述的事長達十年。我的母親一直知道這些事,但直到我18歲都從未制止他。她說我要好好學習考大學。我想讀一封寫給我女兒的信。」】圖片版權@allyjung@allyjung圖片版權@allyjung@allyjung【@allyjung:我的女兒,我希望你永遠不要再流下我已經流了多年的痛苦淚水。我當時太年輕了,我痛苦和拼命的試圖告訴世界我正經歷什麼……但是每個人都說這是一件可恥的事,並要我閉嘴。】值得注意的是,這次活動發生的地點是首爾的光化門廣場。去年,成千上萬的人們正是在這裏舉行大規模燭光集會,抗議現在已經被罷免的前總統朴槿惠。韓國人知道抗議的力量,他們見證了它顛覆了一個總統。「調情」何時會變成「騷擾」?職場性騷擾也算是性暴力嗎?但它能改變整個的文化嗎?本屆政府已表示,它計劃將擴大與權力相關的性侵案件的法律範圍,並承諾設立一個程序,讓受害者可以匿名舉報性侵犯。到目前為止,大多數女性都在使用一款名為「Blind」的匿名應用程序來舉報性侵行為。該公司曾表示,每天大約有500個舉報貼。不過,韓國總統文在寅在面對#MeToo運動時指出,韓國「無法單獨依靠法律解決問題,我們需要改變我們的文化和態度」。梨花女子大學社會學教授李周禧(이주희)認同這看法。圖片版權GettyImagesImagecaption韓國導演金基德面臨數名女星的性侵指控「我認為,最重要的是企業文化需要被改變。韓國企業文化的特點是一個老式的社交網絡——關係非常封閉。他們把企業管理中女性的聲音和其他不同的意見排除在外,這些必須得到糾正。」法律制度也同樣使得女性很難對於性侵進行指控。在自己的控訴無人問津後,李潤又(이은의)與企業巨頭三星電機進行了一場戰鬥。她曾向人力資源部門舉報,但這只讓她發現自己就像一個棄兒。一開始,沒有人向她分配工作,隨後她被轉移到了另一個部門。她被告知,沒有一個人願意站在她這邊。「一開始我就說,付出越多,收獲越多」,她對我說。「雖然我把它當成我生活各個方面的座右銘,但實際的訴訟是一個非常孤獨和困難的過程。」「但經過艱難的一切,最後結果還不錯時,我意識到這是我必須做的一場戰鬥。」這場戰鬥花了她四年時間,好在法院最終作出了支持她的判決。現在,她成為了一名專門幫助其他被性侵女性的律師。「當前來向我『取經』的人們告訴我,我是他們的榜樣時,我感到非常開心。我想這是值得為之奮鬥的。」Imagecaption年輕女士喜歡在柔道課上討論#MeToo運動變化的跡象還有很多。年輕一代的人們更加了解自己的權利,並且變得更加堅定。我參觀了一所大學的柔道課,在那裏我遇到了一群願意討論#Metoo運動和「女孩力量」(girlpower)的年輕女孩。姬元盛(音,HeeWon-sung)是法律專業的學生,並曾在美國留學。她看到了國內外女性態度上的不同。「我覺得對於那些只生活在韓國的女性來說,要做到這一點要困難得多。因為傳統的標凖是女性必須安靜、端莊、善良。現在這些正在改變,但還需要繼續。」李周禧教授認為,突破口將會來自於新一代年輕人。「對於年輕的女性來說,勇敢的發聲、直面或挑戰有權勢的年長男性並不容易。但現在我認為,年輕一代的女性普遍受過良好的教育,她們更加自信。最重要的是她們不想忍受老一輩的做事方式,所以我看到了一些希望。」韓國女性表現出的新力量並不受到所有人的歡迎。有人形容它是「仇恨男性」,甚至說運動是一場「政治迫害」。但是,以年輕一代為代表的韓國人,有著篤定的心。她們堅定地要去改變她們認為是錯誤的事,並誓將摧毀那個傳統父權社會的根基。相關主題內容性暴力韓國女權犯罪

精選訊息全球關鍵:|蜂王乳|台灣綠蜂膠|葉黃素|南極冰洋磷蝦油|蜂王漿|芙婷寶|保健食品|網站排名|超視王|磷蝦油|智勝王|婦貴寶|神經滋養物質|GOOGLE排名|健康食品|關鍵字排名|PPLS|SEO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