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渡陳倉 以色列特工在非洲沙漠絶密大計劃

暗渡陳倉以色列特工在非洲沙漠絶密大計劃拉斐·伯格(RaffiBerg)BBC駐特拉維夫記者2018年4月20日,瀏覽器將打開另一個窗口關上分享窗口「紅海之濱阿羅斯,與世隔絶桃花源」,這是阿羅斯(Arous)度假村廣告小單張上印著字眼,還說這裏是「蘇丹沙漠裏的潛水度假中心」。廣告宣傳單顯示的是陽光燦爛的海灘、整齊排列著的白色度假小屋、笑容滿面的一對男女穿著潛水服、各式各樣的熱帶魚等;廣告詞寫道:這裏有「世界上最美好最清澈的海水」,夜幕降臨「遠處的風景漸漸褪色,天穹閃爍數不清的星星,懾人心魂」。阿羅斯村,被一串漂亮的珊瑚礁環繞,附近還有廢棄的船體,看上去絶對是潛水迷們夢寐以求的地方。這份廣告宣傳單印刷了成千上萬份,在歐洲各大專業潛水旅行社裏派發。所有的遊客訂單都通過在日內瓦的一個辦公室。隨著名氣越來越大,有數以百計的遊客到阿羅斯村去度假。應該說,從外地前往度假村的路途很遠。不過一旦到了沙漠裏的這個綠洲,遊客們享受到的設施、水上運動、深海潛水和豐富的美食美酒都是一流的。度假村的訪客留言簿上,全是讚美之詞。蘇丹國際旅遊公司也很高興。他們把這個地方租給了一些自稱是來自歐洲的創業人士。這些人的創業闖勁給蘇丹帶來了最早的一批外國遊客。然而,唯一的問題是,無論是度假村的遊客還是蘇丹當局都被蒙在鼓裏:這個紅海之濱的潛水度假村其實是個幌子。1980年代初,在長達4年多的時間裏,這個度假村是一個由以色列情報機構摩薩德設立和經營的前哨站。摩薩德利用這裏掩護一次特殊的人道救援任務,營救數以千計被困在蘇丹難民營中的埃塞俄比亞猶太人,將他們送到以色列。而蘇丹是一個敵對的阿拉伯國家,所以行動必須絶對保密,無論是在蘇丹還是在以色列國內都不能被任何人發現。蓋德·西姆隆是當時在度假村中工作的一名以色列特工。他說:「行動屬於國家機密,對誰都不能說。即便我的家人也不知道。」圖片版權Gad-ShimronImagecaption蓋德和阿羅斯度假村的充氣快艇埃塞俄比亞猶太人,又被稱為貝塔以色列人,他們的起源撲朔迷離。有人認為,古代以色列王國有10個失落的部落,他們是其中一個部落的後裔;又或者他們是古代以色列人,陪同示巴女王和所羅門王所生的兒子大約在公元前950年回到埃塞俄比亞。還有人認為,他們是在公元前586年,第一個猶太人神廟被毀後逃往埃塞俄比亞的。他們遵循猶太教的經書《托拉》,信仰的是猶太教、在猶太教堂裏祈禱。但是他們與其他猶太人隔絶分離了上千年,他們還以為自己是世界上最後剩下的猶太民族。1970年代,以色列宗教領袖首席拉比確認在埃塞俄比亞的猶太人的身份:他們的確是猶太民族一分子。1977年,一名埃塞俄比亞猶太人弗雷德·阿克倫姆與很多埃塞俄比亞難民一起,為了躲避內戰和越來越嚴重的饑荒,越過邊境到了蘇丹。圖片版權AAEJArchivesOnlineImagecaption弗雷德·阿克倫姆(左)和埃塞俄比亞猶太人領袖巴魯齊·特格涅(BaruchTegegne)在耶路撒冷他給各大援助機構寫信請求幫助,結果其中一封信輾轉送到了以色列情報機構摩薩德(theMossad)。當時的以色列總理貝京(MenachemBegin),曾幾何時也是一個逃出歐洲納粹佔領區的難民,認為以色列之所以存在,就應該給受苦受難的猶太人提供安全的庇護。而這樣的庇護對埃塞俄比亞的猶太人也不應該有例外。於是他下令情報機構採取行動。摩薩德的一名特工找到了弗雷德的下落,弗雷德將以色列方面的信息通過他的渠道傳回在埃塞俄比亞的猶太人社區,說他們如果要去耶路撒冷,從蘇丹走要比從埃塞俄比亞走更有機會,因為埃塞俄比亞嚴格限制向外移民。可以想像這樣的機會對埃塞俄比亞猶太人有多大的誘惑力:他們終於可以實現一個跨越2700年的古老夢想。在隨後的一段時間,大約有14000名埃塞俄比亞猶太人,與超過100萬埃塞俄比亞難民一起,徒步跋涉800公里,越過邊境到蘇丹尋求避難。圖片版權AAEJArchivesOnlineImagecaption1983年在蘇丹的埃塞俄比亞猶太人途中,大約1500個猶太難民喪生,有的是因為兩個難民營——加達裏夫(Gedaref)和卡薩拉(Kassala)難民營條件過於惡劣,有的是在途中被綁架。由於蘇丹是一個以穆斯林為主體的國家,完全不知道有猶太人的存在,這些埃塞俄比亞猶太人接到指令不要透露自己的宗教信仰,便於融入難民中,不會被蘇丹秘密警察發現。營救任務很快,小規模的營救活動就展開了。埃塞俄比亞猶太人利用假身份文件從蘇丹進入歐洲,然後轉向以色列。而蘇丹瀕臨紅海,則為更大規模的營救行動提供了可能。當年參加營救行動的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高級特工說:「我們向以色列海軍要求幫助。」他們說:「好吧。」於是一些摩薩德部門的人就去了蘇丹實地查看有沒有可以作為落腳點的海灘。他們就碰上了這個在海邊被遺棄的孤零零的村子。「對我們來說,這就像是天賜一般的好地方。如果我們能拿下這個地方,把它張羅起來,我們可以說在這裏開一個潛水度假村,這樣就給我們在蘇丹呆下來的理由,而且可以在附近展開活動。」美國好萊塢即將公映的一部影片名叫《紅海潛水勝地》。這部影片在納米比亞和南非取景,講述的正是營救行動和這個村子的故事。雖然電影中的情節都是根據真實故事寫的,但是某些場景是編造的。這個潛水度假村,1972年由意大利創業人士建成,裏面有15幢紅頂平房,還有廚房和一個大餐廳。餐廳是開放式的,朝向海灘、大海和瀉湖。但是,這裏既沒有供電,也沒有供水,甚至沒有進村的路。意大利人這才發現這個創業項目根本就不可能投入使用,因此度假村也就沒能開張。這位匿名的高級特工說,「這個地方要不是有摩薩德在後面撐腰,經營起來非常困難。」一群特工假扮成瑞士一個公司的僱員用假護照進入蘇丹,說服當局接受他們的商業構想,最後花了32萬美元租用這個村子3年時間。明修棧道他們用了第一年時間翻新這個地方,跟當地的供應商達成了協議供電供水。度假村也裝上了以色列製造的其他設備,包括空調、摩托艇、還有先進水上運動裝備等,全部都是走私進來的。特工蓋德說,「我們向蘇丹引進了帆板運動。第一塊帆板來了之後,我知道怎麼玩,於是我負責教客人玩帆板,其他摩薩德特工則假扮成專業潛水教練。」他們還在當地僱傭了15名員工,包括清潔工、侍應生、司機和一個從大酒店挖來的大廚。那個匿名的特工說:「我們給他開出高一倍的工資從酒店挖過來。」這些工作人員誰也不知道度假村的真正用途,也不知道這些擔任經理的高加索人其實都是以色列摩薩德特工。負責每天度假村運營的都是女特工,這樣據信可以減少懷疑。潛水設備的儲藏室建在稍遠的地方,其中藏了無線電通訊設備,特工們用來跟特拉維夫的總部保持聯絡。這些特工白天處理遊客的業務,但是每隔一段時間,便會有一支小分隊在夜色的掩護下離開度假村,到加達裏夫(Gedaref)難民營南部10公里以外的一個接頭會合地點。蓋德說:「我們對工作人員說,要去首都喀土穆幾天,或者要去卡薩拉難民營的醫院裏去和一些瑞典護士會面。」其實,他們是去接埃塞俄比亞猶太人。這些人由「委員會成員」(也就是專門指定負責這項任務的埃塞俄比亞猶太人),偷送出難民營。蓋德說:「埃塞俄比亞猶太人誰也不會事先被通知,因為我們不想冒走漏風聲的危險。他們甚至都不知道我們是以色列人。我們跟他們說我們都是僱傭兵。」圖片版權GadShimronImagecaption蓋德和另一名以色列人在卡車上從接頭地點,卡車車隊會拉上幾十個完全摸不著頭腦的難民走上兩天,行程800公里,一路上要經過好幾個檢查哨卡。為了避免被發現,車隊有時得靠計謀,有時靠行賄,還有的時候只好硬闖過去。在路上休息的時候,他們會盡量安撫車上膽顫心驚的乘客們。蓋德在他撰寫的《摩薩德出逃記》一書中這樣寫道:「我們讓他們坐到駕駛艙裏,摸摸方向盤,他們就會高興得不得了。看到20個孩子把一塊口香糖掰碎了每人吃一點都那麼興高采烈,簡直太不可思議。他們看著我們的樣子,就彷彿我們是外星人。」他們把這些難民送到度假村北部的海灘上,那裏以色列海豹突擊隊會開著充氣快艇接上難民,再在海上開行一個半小時,送到在那裏等待的一艘船上。這艘船把他們帶到以色列。Imagecaption埃塞俄比亞猶太人被船從海灘運送到軍艦上。匿名高級特工說:危險隨時都有。我們都知道,如果任何一個人被發現了,我們所有人都會被吊死在喀土穆的市中心。1982年3月,危險曾經一度逼近他們。在第三次出動時,行動小分隊正在海灘上轉運難民,蘇丹士兵發現了他們。或許是對方只是懷疑他們在走私,因此只是開槍示警,好在充氣快艇載著難民最後還是安全離開。Imagecaption埃塞俄比亞難民在以色列軍艦上就餐這次事件之後,營救行動部門決定,這樣的海上撤退太容易被發現,於是有了一個新的計劃。特工們接到新的任務,在沙漠中找到一個合適的地點,適合大力神C130運輸機。難民們應該秘密空運出蘇丹。度假村的特工們執行秘密任務的同時,還在繼續經營潛水度假村,力爭讓遊客們高興而來,滿意而歸。當時,阿羅斯度假村已經有了相當的名氣,口碑很好。蓋德說:「跟其他蘇丹度假村相比,我們提供的服務應該是希爾頓酒店那樣的高水凖。而且那是一個美得無與倫比的地方,真的就像是天方夜譚故事裏的美景。一切都美得讓人難以置信。」有個德國軍隊隨員曾告訴蓋德說,他一輩子去過很多地方,都很享受,但在這裏的經歷最不同尋常。阿羅斯度假村的生意越做越好,結果還有了盈利,財政上做到了收支平衡,應該讓摩薩德總部的會計們大鬆了一口氣。從度假村的生意上賺來的錢,部分被用來購買或者租用接難民的卡車。暗度陳倉與此同時,空運難民的行動開始了。蓋德和他的小分隊得到消息說,在海邊不遠有一個二戰後被棄用的英國空軍機場。1982年5月,在一個死一般寂靜的夜晚,第一架大力神運輸機載著一支以色利小分隊,降落在這個機場上。那天晚上共空運出去了130個埃塞俄比亞猶太難民。多年以後,其中的一個難民告訴蓋德說:「我在那樣一個漆黑的夜晚,在蘇丹大沙漠中走進飛機,你簡直無法想像那一刻對我的意義有多大。」「我一輩子從來沒見過飛機。我感覺就像是聖經中先知約拿進了鯨魚的肚子一樣。然後3個小時之後,我就到了以色列。太突然了。」圖片版權GettyImagesImagecaption一架以色列大力神C130運輸機兩次空運行動後,摩薩德發現蘇丹當局好像有了一些察覺。那個匿名的高級特工相信,有個阿拉伯人去告發了他們。行動隊之後接到指示尋找更多不引人注意的降落地點。他說,降落跑道基本上沒有照明設備,我們只有10個小小的紅外線燈,C130的駕駛員在茫茫的長途飛行之後,必須在完全沒有導航幫助的情況下在一片漆黑中找到我們。「從飛行難度來說,恩德培人質救援行動與這裏相比簡直就是小菜一碟。」他所說的恩德培行動,指的是1976年,以色列派出大力神運輸機採取突然行動在烏干達恩德培機場運走了100多名從劫機事件中被解決的乘客。面對複雜情況,一旦失手後果不堪設想的壓力,這些在紅海潛水度假村的特工們,一共協調參與過17次秘密空運行動。到1984年年底,蘇丹宣佈全國大饑荒,以色列方面決定加大撤僑行動的規模。由於美國的干預,又收到大筆付款,蘇丹時任總統加法爾·尼邁裏(GenJaafaNimeiri)將軍同意讓猶太難民直接從首都喀土穆空運出去前往歐洲。他要求的條件是秘密進行,以避免在其他阿拉伯國家中引起反響。在28次秘密空運行動中,共有6380名埃塞俄比亞猶太人搭乘從一個比利時航空公司猶太老闆那裏借來的波音707飛機,從喀土穆飛到布魯塞爾,然後再直接前往以色列。這次救援行動代號是「摩西行動」。圖片版權GettyImagesImagecaption1991年,埃塞俄比亞猶太人登上一架從亞的斯亞貝巴起飛的以色列空軍波音707飛機,飛機被撤掉座位,讓載客量最大化。在以色列國內,則對這一消息實行新聞封鎖,不過,據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高級特務所說,「這個事情還是被非政府組織猶太社的某個白癡透露給了媒體。」1985年1月5日,全世界的報紙都報道了這一消息,蘇丹方面的配合也突然終止。蘇丹公開否認參與了以色列撤僑行動,更不承認它勾結以色列制訂了猶太–埃塞俄比亞撤僑陰謀。在度假村這邊,摩薩德則繼續經營著,讓它隨時可以啟動,作為秘密救援行動可考慮方案的一部分。儘管救援行動暫時被終止,特工們仍然要接待絡繹不絶的遊客們。蓋德甚至接到過命令,取消休假,從以色列趕回去安排聖誕和新年的娛樂活動。度假村外面的氣氛也在發生著變化。蓋德說:「從1985年1月開始,我覺得空氣裏都能聞到政變的味道。」果然,沒過多久,1985年4月6日,尼邁裏將軍被軍官推翻下台。這是一個轉折點,影響到度假村裏的秘密行動。圖片版權GettyImagesImagecaption曾經擔任蘇丹總統的尼邁裏將軍為了在阿拉伯世界裏為自己賺得名聲,蘇丹軍政府將注意力瞄凖了真真假假的摩薩德特工。摩薩德負責人下令特工們撤出度假村,於是他們第二天就秘密撤出了。其中一個特工回憶說:「我們一行六人在天亮前開兩輛車離開了潛水度假村。一架C130降落在度假村的北邊,那是一個我們從來沒用過的降落點。我們開著車上了飛機就回家了。」他說:「當時村子裏還有遊客。他們一覺醒來發現被孤零零留在了沙漠裏。當地的工作人員還在那,其他人都走了:潛水教練,女經理,等等,所有的高加索人都消失了。」那架運輸機降落在特拉維夫外面的一個空軍基地,他們把兩輛汽車從飛機上開了下來,車上掛著的還是蘇丹的車牌。特工們突然離開後,潛水度假村也就關門停業了。摩西行動突然中斷,有492個埃塞俄比亞猶太人被滯留。兩個月後,在當時美國副總統喬治·布什的安排下,又展開了一次空運行動:他們全部由美國的大力神運輸機送到了以色列。在隨後的5年時間裏,以色列進行了更多的撤僑行動,總共將大約18000個貝塔以色列人帶回祖國,在這個猶太國家開始他們的新生活。弗萊德·阿克倫姆就是其中的一個。圖片版權RaffiBergImagecaption蓋德近照蓋德說,這個故事真正的英雄人物是埃塞俄比亞猶太人。在特拉維夫的一個咖啡館裏,他一邊喝著咖啡一邊說:「英雄不是那些飛行員,也不是海豹突擊隊員,也不是摩薩德特工。」「我只要想想埃塞俄比亞猶太人所經歷過的一切,想想他們經歷過的恐怖遭遇,我就明白,普通人那樣過一天都會受不了。」「我們只是做了我們應該做的工作。」相關主題內容以色列非洲中東

精選訊息全球關鍵:|磷蝦油|健康食品|台灣綠蜂膠|PPLS|神經滋養物質|葉黃素|保健食品|南極冰洋磷蝦油|蜂王乳|超視王|芙婷寶|SEO|婦貴寶|關鍵字排名|網站排名|蜂王漿|智勝王|GOOGLE排名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