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戰往事:BBC同軍情五處合作對員工政審

冷戰往事:BBC同軍情五處合作對員工政審2018年4月27日,瀏覽器將打開另一個窗口關上分享窗口Imagecaption1959年的BBC廣播大廈數十年來,BBC一直否認該公司的求職者要經過英國安全機構軍情五處(MI5)的政治審查。但是實際上,在BBC成立初期就有對求職者的政治審查,這種狀況一直持續到90年代。保羅·雷諾茲(PaulReynolds)是一位看到所有BBC政審檔案的記者,他講述了英國廣播公司同安全部門長期的淵源。在《觀察家報》揭露了廣播大廈105號房間的許多細節前不久,BBC一名高級管理人員在1985年寫道:”我們的政策:保持低調,對所有問題不作回應。”但是那次報道披露了那麼多的細節,繼續隱藏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信任難題:英國”劍橋五諜”與中共地下工作者二戰揭秘:地下鐵路隧道變成BBC廣播基地舊視頻爆英國”劍橋5諜”菲爾比的往事在那之前,BBC的政策是堅決否認存在政治審查。他們不僅一概不作回應,而且在有必要的情況下還要撒謊。這種狀況持續了50年。早在1933年,BBC的高管阿蘭·道內上校(AlanDawnay)開始舉行會議,同軍情五處的負責人弗農·凱爾爵士(VernonKell)在倫敦切爾西區的伊頓街的公寓中交換信息。那是一個政治極端主義盛行的年代,雙方都認為BBC”在對付共產主義活動方面需要幫助”。Imagecaption1918年在開羅道內上校(右),T·E·勞倫斯(「阿拉伯的勞倫斯」)和考古學者衛·喬治·霍格思。這種非正式的安排經過兩年後變成了兩個機構之間的正式制度,所有BBC新僱員,除了諸如端茶倒水的女傭這類僱員,其餘都要經過政審。他們主要擔心”用心險惡”的工程技術人員可能會在關鍵時刻破壞網絡,或者心懷不軌的人可能會破壞BBC的聲譽,”為左翼政府上台鋪平道路”。BBC的政審開始成為慣例。從一開始,公司就為情報部門(軍情五處)發揮的作用保守秘密,也不公開政審的事實。在某種程度上,這樣做也有其道理,要記住,直到1989年”秘密機構法案”通過前,英國情報機構存在本身都不為外界所知。政治審查進行了多年後,BBC的一些高管擔心他們發表某些”欺騙性”的聲明,有一次他們對詢問的議員發表不實聲明。但是當軍情五處說要減少須經政審的工作崗位數目的時候,BBC卻不同意這樣做。雖然有些人反對在BBC公司內部進行政審,但是這些人士在1980年代冷戰開始緩和前並沒有什麼影響力。Imagecaption「走程序」其實就是政審做法的代號。一旦申請一個工作崗位的某位候選人和其他一或兩位候補者被認為”也合格”的時候,就啟動了政審程序。候補候選人的作用是,當第一個候選人沒有通過政審的時候,就能很容易地考慮第二個候選人。他們告訴候選人在任命前需要走必要”程序”,這就意味著要開始政審了。「走程序」其實就是政審做法的代號。1984年的備忘錄列出了一些被禁組織名單。在左翼的有”英國共產黨”,”社會主義工人黨”,”工人革命黨”以及托派組織”戰鬥趨勢”。當時極右翼組織諸如”國民陣線”和”英國國家黨”也引起擔憂。求職者不必是這些組織的成員,只要和他們發生聯繫就足以遭到拒絶。Imagecaption1938年BBC的播音室如果軍情五處發現某個申請人有問題,通常會按照某種表格做出如下”評估”:”A”類:”安全部門建議不應該聘用此人,不能讓他/她利用職位之便直接影響廣播材料,為其顛覆目的服務。”限制性稍差的”B”類:安全機構”建議”不要僱用,”除非能夠決定其他考慮足以抵消(此建議)”。”C”類的建議說,對申請人不利的信息沒有”必須禁止”他們受僱傭,但是如果相關職位能夠為顛覆活動提供”很多機會”,那麼BBC”也許會更願意考慮另作安排。按照規定,BBC在原則上決不僱用A類的申請者,不過也有一些屬於這類的候選人通過了篩選。這其實同BBC的公開立場有出入,即所有任命全由BBC控制。在道理上是這樣,但在實際上BBC把A類候選人的決定權交給了軍情五處。如果被懷疑的人已經受僱於BBC,或此人在內部申請一個需要經過政審的崗位,那麼在他們的檔案中就會出現一個類似聖誕樹的箭頭。Imagecaption這個聖誕樹形狀的箭頭是政審程序重要的一部分。這個聖誕樹形狀的箭頭是政審程序重要的一部分。BBC一直說”員工調動名單”羅列了那些需要審查,看他們是否可以晉升的人的名單。檔案上標有樹形箭頭就告訴管理層這是個需要考慮安全因素的人。這些人的檔案上還寫著所謂”持續警示”。該警示說:”不能晉升或調動其他職務(或給長期合同),必須先要諮詢(人事負責人)後才能決定。”如果受懷疑的僱員同公司發生糾紛在勞工法庭打官司,BBC就會悄悄地消除此人檔案上的相關標記,以保守政審的秘密,因為勞工法庭有權調取並審閲公司檔案。公司內部決定對檔案上的標記做出誤導性解釋,如果有”完成了一般的任命形式”的字樣,就說這是指”理性程序,指最近的親屬,養老金等”。作聖誕樹標記的做法最終在1984年停用,因為據說這會招致不必要的注意力。《觀察家報》在1985年報道後,這種做法引發許多關注。報道當天,有人就在BBC廣播大廈的105號房間的門把手上掛了一些聖誕節裝飾物。那裏是BBC進行政審的地方。1968年BBC總裁休·格林爵士(HughGreene)在採訪中的表現體現了BBC否認和模糊真相的政策。2月,他對《星期天泰晤士報》記者大言不慚地進行誤導:”我們有23000名員工,這個群體包括各種人,包括你們所稱的”娘娘腔”(同性戀)——記者肯定這麼稱呼”,而且還有共產主義者。但是這不是我們該管的事。我們不對加入BBC的人作任何調查。Imagecaption1968年BBC總裁休·格林爵士(HughGreene)接受採訪。的確BBC和軍情五處都沒有把同性戀當作拒絶求職者的理由,但是格林所做的就是不僱用共產主義者,如果審查不是由BBC來做,就是由安全機構進行審查。檔案顯示BBC進行面試的方案都是由軍情五處起草,軍情五處在BBC內部的備忘錄中被稱為”學院”。在一次面試前,BBC似乎偏離了一貫的政策,一名高管對”學院”說”在和平時期,不再需要政審了”。BBC表示願意公開承認,參加戰時廣播,即”緊急國防工作”的人,以及受僱的外國人要經過政審。BBC的備忘錄說:”學院不贊成以任何方式提到政審。”為了強調這點,一名軍情五處的官員在電話中說,”應該不要直接承認存在政審”。如果迫於無奈,BBC可以承認”同戰爭計劃目的相關”以及”同外國人相關”的時候,有過”類似的做法”。無論如何,安全機構”希望盡量少提政審問題”。Imagecaption播出諷刺節目「過去一周」增加了格林作為寬鬆自由管理者的聲譽軍情五處建議格林應該迴避這些問題,要讓”人事方面的人”回答這些問題。而且”也許能讓招募程序以及需要仔細對待推薦/參考人等說辭頂住這些壓力”。BBC十分仔細地對待最後階段的工作,在後來一些年的BBC回復中都出現了這種字樣。措詞巧妙但含混其辭,回復說諮詢了申請人給出的推薦人。實際上推薦/參考人都是由安全機構提供的。格林按照軍情五處的意思辦理。他對《星期天泰晤士報》說,他不會回答關於政審的問題,讓手下高級管理人員來回答這些問題。《星期天泰晤士報》似乎也照此問詢了其他高管。但在發表的報道中,該報並沒有就此問題向格林提問。不過總裁的發言人,行政主管約翰·阿克爾(JohnArkell)在記者追問下,先一概否認,後來又說:”如果某人是共產主義者,也沒有關係,當然除非此人子在特別敏感的領域工作”,”在一個不完美的世界,也許有時候有些人會受苦。”Imagecaption1970年阿克爾訪問BBC在威爾士的辦公樓。不過阿克爾隨後趕忙重覆BBC標凖的否認:”我必須要指出,安全審查並非在BBC求職的前提條件。”但當時約6000個BBC的工作崗位涉及政審。阿克爾的評論引起了一些人的懷疑。一名BBC高管指責他”公開承認”存在政審。不過阿克爾自己對他的回答很滿意,他鼓勵BBC的一名同事利用他的回答”為BBC從軍情五處那裏爭取點讚揚”。安全機構為此致信祝賀阿克爾,說他”應付提問令人信服”,BBC重要的高管也要照章辦事,只按照評論說阿克爾的否認發表評論,不添加任何修飾。格林拒絶回答問題對於內部人士並不奇怪。雖然他在1960年擔任BBC總裁後一直在放寬限制,但他堅決支持政審。在他擔任公司負責人後不久,就率領BBC的代表團同內政部談判,因為內政部問為什麼那麼多BBC求職者要經過政審。軍情五處擔心有人會因此對他們發起訴訟,因為該機構得到的授權是”對付顛覆和破壞的威脅”。他們只想對申請一些工作職位的求職者進行政審。Imagecaption阿克爾建議軍情5處承認BBC的成績,因為他面對星期天泰晤士報記者尖刻的提問應付得當。但是格林拒絶作任何修改。BBC要求進行更多政審,防止”顛覆者”滲透,但是認為那樣就等於公開承認對自己的主要僱員進行審查。軍情五處希望減少進行政審帶來的負擔,但堅持要完全保全保密。經過一段時間,不同的看法才達成一致。安全機構設法讓他們的活動在其機構的授權指示範圍內進行,BBC也從政審制度中排除出528個職位。其中81名僱員屬於化妝和服裝部,20名屬於錄音部門,21人屬於圖書館。16名屬於宗教廣播部門的員工也被從審查制度中排除,不過BBC仍然可以要求對任何個別僱員進行政審。這樣做令其僱員不再被視作國家的危險。沒有通過政審的求職者並不知道為什麼他們遭到拒絶,不過他們可能會猜到其中的原因。一個比較有名的例子是關於著名記者、”中外對話”的總裁和總編伊莎貝爾·希爾頓(她後來因為報道傑出獲得”大英帝國官佐勳章”)。她1976年申請BBC蘇格蘭分部遭到拒絶,她認為被拒的原因是她同愛丁堡大學的共產黨成員有聯繫,她和那個人同是愛丁堡大學的中國-蘇格蘭組織的成員。Imagecaption英國著名記者、”中外對話”的總裁和總編伊莎貝爾·希爾頓希望僱傭她的BBC高管阿利斯泰爾·赫瑟林頓(AlastairHetherington,後來長期做《衛報》的總編)為此發聲抗議,公司最終決定給她那個職位,但為時已晚,她已經另尋高就。後來BBC最後一個負責同安全機構聯繫的官員邁克爾·霍德(MichaelHodder)很抱歉地告訴她,那一切都是個”錯誤”,但是那件事仍然讓她感到憤怒。伊莎貝爾·希爾頓說,”那件事仍然讓我覺得惱怒。讓我不滿的是缺乏負責機制,BBC沒有人為此道歉,作出解釋,或者公開聲明為她辯護,也沒有為他們的過錯道歉。””在針對我個人,我的聲譽,我的事業所做的事情上,他們進入了機構性的抱團防御狀態,BBC裏面沒有人承擔責任,似乎也沒有人覺得他們應該為彌補對我的傷害做任何事情。我覺得那種做法很骯髒,我仍然那樣看。””更嚴重的是,不光是我自己遭遇的事情,我覺得BBC背叛了公眾的信任,因為他們在英國推行一種讓秘密警察控制和訛詐記者的做法。我一聽到BBC誇耀說他的新聞傳統如何優良,我就覺得有點憤怒。”希爾頓最後還是進了BBC,在1990年代在廣播4台主持”今晚世界”節目,後來在廣播3台主持藝術節目”晚間廣播”(NightWaves)。另外一個因為軍情五處的評審而遭到拒絶的申請人是湯姆·阿徹(TomArcher),他在1970年代在布里斯托為BBC作自由記者,但是1979年以後申請長期職位時遭拒。阿徹說他曾經是”大學裏活躍的社會主義者”,但BBC通常並不在乎這種”年輕時的熱情”。他遭拒應該另有原因,那個在布里斯托想僱用他的編輯羅賓·希克斯(RobinHicks)後來發現:阿徹遭到拒絶的原因是他的一個近親被指參加了社會主義工人黨。希克斯提出抗議,但無濟於事。.Imagecaption1983年的湯姆·阿徹,他在為BBC作自由記者不過阿徹的事業在BBC外面有了很大發展,他在4頻道和格林納達電視大獲成功,不過他的職業道路後來又回到了BBC。在2008年他成了布里斯托BBC紀錄片的總監(controller)。他談到1979年發生的事情時候說”我當時很憤怒,甚至受到了驚嚇”,”我害怕失去所有一切。我們當時是一對年輕的結婚夫婦。我把買來的錄像機送回去,把汽車也賣了。他們做事的方式隱秘而且笨拙。””當然我又回來了,這就是個勝利。”就在湯姆·阿徹的求職申請遭拒的時候,BBC一名主管人事任命的高管說,結束政審的時候到了。在1979年12月,休·皮爾斯(HughPierce)指出,在最近兩年對數千人做過政審,只有22人的申請被拒絶。因此他認為”政審規模應該縮小”。他還懷疑那22個遭拒的人是否真的能帶來什麼危害,因為”任何個人的偏見,都可能會顯現出來,而且能加以核查。”他建議繼續對那些能夠接觸官方機密的人以及僱用外國人的BBC國際部的僱員進行政審。除此之外,他說”我們應該放棄目前的要求,即對某些類的求職者全部進行政審。我們應該停止這種擠壓機制,代之以更靈活的做法。”在他長達10頁的報告的最後一行他做了預言。他警告說,如果政審的規模為公眾所知,就會成為”受到嘲笑和譴責的理由”。但是他的建議並沒有被採納,他的預言成真,1985年8月《觀察家報》報道了BBC政審的事。ImagecaptionBBC關於政審的檔案也經過審查,軍情5處僱員的名字被抹去。儘管Pierce大幅度減少政審的建議沒有被採納,不久後BBC採取措施減少了要經歷政審的人數。自從BBC開始實行政審以來,記者都要經過審查,但是1983年BBC做了一次檢討後,經過政審的人數就減少了2000個,其中包括一些初級編輯職位,令公司要政審的職位減少到了3705。負責審查的人,也就是BBC同軍情五處聯絡的負責人是羅尼·斯東漢准將(RonnieStonham)。他是一位前皇家通訊兵軍官,還寫過更新版的”辯護報告”,報告第一行就是標凖的一概否認:”必須要堅決說BBC的僱員不需經過安全審查,安全審查並非僱用的前提條件。”這和現實很難吻合,因為斯東漢本人在1982年的報告中說,1287個人的名字被送交給軍情五處接受”反顛覆”審查。不過在BBC頂層支持政審的人顯然在減少。BBC理事會副主席威廉·里斯-莫格(WilliamRees-Mogg)在《觀察家報》作揭露報道前就已經對政審的做法提出質疑。當時爆料記者大衛·雷(DavidLeigh)和保羅·拉什馬(PaulLashmar)寫道:”當時大部分BBC員工都不知道在廣播大廈偏僻走廊的105號房間,就是奧維爾小說《1984》裏面真理部的原型”。105號門牌上寫著”特殊職能管理”,門後面坐著BBC和軍情五處聯絡負責人羅尼·斯東漢准將。報道的標題是,”揭秘:BBC如何對其員工進行審查”。Imagecaption政審檔案被保存在BBC在Caversham的檔案中心。這次報道羅列了事實和歷史案例,BBC的標凖否認已經無濟於事。斯東漢的上司,人事主管克里斯托弗·馬丁(ChristopherMartin),最初試圖用標凖的否認對付大衛·雷和保羅·拉什馬,後來從內政部得到准許採用新方針,即公開承認BBC存在審查,但是現在已經減少了審查。有些人對BBC能夠在如此長時間內保守秘密讚嘆不已,顯然檔案中表達了某種焦慮,即如果遇到來自媒體真正的壓力,BBC會很難保守秘密。當時BBC的總裁阿拉斯代爾·米奈(AlasdairMilne)說,”報道的是50年前的事情,媒體花了那麼長時間才找到線索。”《觀察家報》的揭露報道帶來了變化。《觀察家報》揭露報道發生後,在1985年10月BBC公開宣佈未來的政審僅限於最高層的執行人員,以及那些負責緊急情況下廣播(即在核戰爆發時的秘密戰時廣播系統)的人,還有被認為容易受到敵對勢力滲透的BBC國際部的僱員。除幾類僱員外,其他僱員將不再有政審。在那之後很快羅尼·斯東漢就建議把反顛覆的審查局限在高級編輯範圍內,但是BBC的管理層的立場更進一步。在1985年10月BBC公開宣佈未來的政審僅限於少數頂層的執行人員,即那些負責緊急廣播的人(這指在核戰發生時的秘密戰時廣播)和BBC國際廣播的僱員,這些人被認為容易受到敵對勢力的滲透。不在此類的員工的政審將停止進行。Imagecaption保羅·雷諾茲同BBC許多其他記者一樣,即使在1985年後,仍然經過了政審。但是在暗地裏仍然有一些人反對這種改變。他們要求採取某種防禦措施,對國內和國際的專門記者繼續進行政審,理由是”他們的品性決定BBC的聲譽”。為此要有變通辦法,那就是這類記者很快被列入能夠接觸到政府保密信息的名單,而實際上他們無法接觸到那些信息。最後要經過政審的國內記者的數目被減少到1400個,國際部被減到793個。在通過安全服務法後,這個審查系統在1990年進一步被修改,除了那些會參加戰時廣播和能夠接觸到政府秘密資料的人以外,BBC停止了政審的做法。又過了兩年,戰時廣播制度也被終止,因此政審範圍被進一步縮小。BBC沒有透露現在他們的員工是否仍然經過政審。BBC的一個發言人說”我們對安全問題不作評論。”但是任何仍然保留的審查,例如對那些做應急計劃而需要接觸保密資料的人所作的審查,將會公開,而且在通知當事人的情況下進行。再不會有像過去那樣對保密做法。在戰時廣播制度停止時,斯東漢已經退休,他同軍情五處聯絡的責任已經由新聞部門的人事高管邁克爾·霍德(MichaelHodder)接手。霍德曾經是一名皇家海軍陸戰隊軍官,他負責執行公司內部仍然保留的政審,而且處理過BBC國際廣播部門發生過的幾個案子。Imagecaption伯吉斯是著名的”劍橋5諜”之一,他在二戰時曾受僱於BBC緬甸科一名僱員被發現向倫敦的緬甸使館提供異見者名單。一名BBC沙特阿拉伯僱員同時從沙特使館領取報酬。還有一名申請阿拉伯語廣播的人是一個著名的恐怖分子的親戚。霍德把BBC政審檔案當作歷史資料保存下來。他沒有執行銷毀這些檔案的指示,而是把檔案送到”BBC文件檔案中心”鎖入保險櫃。那些BBC保存的情報部門關於BBC僱員的材料被銷毀。不過霍德特意把伯吉斯(GuyBurgess)的個人檔案保存下來。伯吉斯是著名的”劍橋5諜”之一,他在二戰時曾受僱於BBC,但在保留下來的政審檔案中,並沒有任何記錄表明他是蘇聯間諜。顯然對他的政審並沒有奏效。

精選訊息全球關鍵:|超視王|葉黃素|SEO|台灣綠蜂膠|網站排名|神經滋養物質|關鍵字排名|磷蝦油|健康食品|蜂王漿|GOOGLE排名|芙婷寶|南極冰洋磷蝦油|婦貴寶|PPLS|蜂王乳|智勝王|保健食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