饑荒和麵包果的傳說 讓艦隊嘩變的海島果實

饑荒和麵包果的傳說讓艦隊嘩變的海島果實勞拉·季妮麗(LauraKiniry)2018年6月3日MessengerMessenger分享平台MessengerTwitter分享平台Twitter人人網分享平台人人網開心網分享平台開心網微博分享平台微博QQ分享平台QQ豆瓣分享平台豆瓣Google+分享平台Google+WhatsApp分享平台WhatsApp複製鏈接,瀏覽器將打開另一個窗口關上分享窗口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法屬波利尼西亞一直流傳著一個發生在瑞亞堤亞島(Ra’iātea)關於饑荒的傳說。為食物發愁的一家六口,為了維生住進一個山洞,靠吃附近山谷裏的野生蕨菜活命。一家之主不忍心看著親人們受苦,便告訴妻子自己會自埋於山洞外,在那長成一棵大樹,以餵養家人。一天早上妻子醒來發現丈夫不見了,心下便知發生了什麼事。因為不遠處佇立著一棵烏魯樹(urutree),枝丫上長滿了沉甸甸的麵包果。如今,這個山谷叫做馬黑那(Mahina),不過許多當地人仍然稱之為圖阿烏魯(Tua-uru),意為”麵包果之谷”。我去法屬波利尼西亞時,並不需要通過這個故事來了解麵包果或者當地人口中的烏魯果,因為它已是島民飲食和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無論我走到哪,都能看到高聳的麵包樹上那油亮亮的葉子和沉甸甸的果子。果子們跟壘球一般大,有時候還要更大些。麵包果樹裝點在道路兩邊,還有平房的院子裏。”很常見,”一個名字是”提”(Tea)的當地人告訴我,”因為這代表著你好多年都能餵飽你的家人。”在集市攤位上,或圓或橢圓的麵包果與椰子、大蕉、小番茄還有西番蓮擺在一塊兒,有些已經對半切開,露出白色的纖維狀果肉。單是在法屬波利尼西亞,麵包果就有數十種,其綠色表皮上布滿呈六角形的突出小瘤,有點像小一號的菠蘿蜜。而且與波羅蜜的確來自同一個植物家族,包括無花果也是。ImagecopyrightPhotofusion/GettyImagesImagecaption麵包果,又稱烏魯果,是法屬波利尼西亞島民飲食和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組成法屬波利尼西亞的上百個島嶼中,麵包果都是一種主食。這種果實之所以稱為麵包果,是因為果子成熟,經烹煮後,成分主要是澱粉的果子吃起來味覺就像新鮮出爐的麵包。熟透後的果子更甜,吃法也各種各樣,搗碎吃、煮著吃、烤著吃、炸著吃,連生吃都行。一些本地人把麵包樹稱為”生命之樹”,因為其全身都是寶——果子和嫩葉都能吃;樹乾的木質很輕,可以用來造房子和傳統獨木舟;樹皮可用來做衣服。原來,烏魯並不是深藏此地的秘密。這種植物原產於新幾內亞,波利尼西亞人幾千年前就渡過南太平洋去探險,並帶回來培育。待英國探險家們得知這種高產的植物及其營養豐富的果實後,烏魯為世界所知就是時間早遲之事了。如今,約90個熱帶低地國家都種有大量的麵包樹,在馬來西亞,它被稱為布阿蘇坤(buahsukun),在委內瑞拉叫做潘得阿紐(pandeaño),印度則叫做卡達茶卡(kadachakka)。1768年,英國探險家庫克船長率領英國皇家海軍艦艇”奮進號”始航時,英國植物學家班克斯爵士(SirJosephBanks)同行。在他們為期三年的探險之旅中,有三個月停留在大溪地。在這裏,兩人驚訝地目睹麵包果樹生長快速,無需精心照料,但能結出很多含有大量碳水化合物的果實,於是產生這樣的念頭,或許可以栽種麵包果來餵飽英屬西印度群島的奴隸。回到英國後,班克斯(後來他成了世界上最古老的國家科學機構——英國皇家學會的會長)向國王喬治三世匯報其發現。這位植物學家還發出懸賞,只要有人能從大溪地順利運送1000棵麵包樹到西印度群島,就能拿到獎勵金。”超級植物”能為人類帶來什麼好處?飲血茹毛滋味如何?BBC記者體驗原始生活烘焙的秘密:麵包是怎麼做成的?ImagecopyrightIanTrower/GettyImagesImagecaption18世紀後期,庫克船長和植物學家班克斯爵士在大溪地度過了三個月,在那發現了麵包樹。很快我自己也參加了一個小型的麵包果考察之旅。在莫歐利島(Mo’orea)一個家庭經營的熱帶農場裏有各種熱帶花卉和果樹,我享用了一塊浸在木薯粉漿裏蒸熟的甜麵包果,這道食品叫作坡伊(po’e),是大溪地的果實布丁。當品嚐到那口感豐富、奶味濃郁的食物,我深深折服了。於是不論到哪,我都在菜單上找尋有麵包果的菜,像煎餅、沙拉和冰淇淋。我讀了些相關食譜,比如把麵包果烤一烤,浸在發酵的椰子汁裏,趁熱配上一種叫普奴普阿多羅(punupua’atoro)的當地吃食(一種鹹牛肉罐頭),還有磨成粉做成無麩質麵包。一些植物專家甚至說麵包果是未來的超級食物,也許能解決世界饑荒問題。我不禁自問,為何我以前從來不知有這樣重量級的果實,何況它還有一段不尋常的歷史傳說?距離庫克船長首次探險將近二十年後,國王喬治三世任命布萊(WilliamBligh)上尉帶領一個探尋麵包果樹的遠征隊前往大溪地。1787年11月28日,布萊率領手下乘坐皇家海軍艦艇”邦蒂號”出海,旅程從一開始就很艱苦。狂風暴雨嚴重拖累他們的行程,而且一到大溪地,布萊和手下發現還要再等五個月,才能啟航把麵包樹苗運往西印度群島。等他們起航去加勒比海域時,布萊的手下已經沉溺於島上的生活和大溪地的女人,很多人都不想離開大溪地。所以在他們穿越南太平洋去往西印度群島時,還沒到一個月,在1789年4月29日,大副克里斯蒂安和18名不滿的船員逼迫布萊和18名追隨者坐進一條7米的附屬小艇,將他們放逐到大海上,又扔掉了所有的麵包樹苗,然後駕駛邦蒂號不顧而去。ImagecopyrightUniversalImagesGroup/GettyImagesImagecaption布萊上尉將大溪地的麵包樹苗運往加勒比海途中遭遇了著名的”邦蒂號叛變”事件。如今”邦蒂號叛變”已成傳說,大多數歷史學家認為船員叛變因為他們相信克里斯蒂安能帶領大家返回大溪地,雖然最終的確成功返回,但途中也是頗多波折。布萊和自己的手下則不可思議地活了下來,憑著直覺和記憶航行了6701千米,在48天後到達東南亞的帝汶島。很快,布萊回到英國,洗脫自己的責任,恢復了名譽。兩年後,他又一次啟程去大溪地,並成功完成了使命。事實上,據說布萊運送的這一批麵包樹苗今天還在牙買加扎根結果。旅程的最後一天,我無意走入帕皮提市場,這個市場又大又熱鬧,離大溪地海灣只有幾個街區遠。數不勝數的攤位上兜售著五顏六色的印花沙籠(一種當地人穿的圍裙)、瓶裝的鮮花椰子油和香草油,以及香味濃郁的梔子花發飾。其他遊客在此挑挑揀揀,我卻上樓進了瑪伊瓦咖啡館(CafeMaeva),吃了我一直沒嘗到的麵包果美食——炸烏魯果,也就是油炸厚切麵包果片。每一口咬下去,那脆脆的焦殼、溫熱又綿軟的裏餡,說老實話,這真是一種配得上歷史傳奇的果實。訪問BBCTravel閲讀英文原文。相關主題內容歷史旅遊休閒行業旅遊生物學

精選訊息全球關鍵:|網站排名|SEO|台灣綠蜂膠|維力康|磷蝦油|蜂王漿|神經滋養物質|芙婷寶|南極冰洋磷蝦油|蜂王乳|關鍵字排名|保健食品|葉黃素|智勝王|GOOGLE排名|健康食品|PPLS|超視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