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前主播傅達仁「安樂死」前的最後留言

台灣前主播傅達仁「安樂死」前的最後留言劉子維 BBC中文記者2018年6月6日,瀏覽器將打開另一個窗口關上分享窗口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台灣前主播傅達仁的最後留言台灣知名前電視主播傅達仁罹患末期癌症,去年他決定到瑞士協助自殺組織尋求結束自己的生命,獲得可執行的」綠燈「,但因為捨不得家人所以決定暫緩。在歷經兒子結婚,並到廣州接受熱心醫師治療後,今年五月底,他仍決定再赴瑞士,主動結束自己的生命。傅達仁6月5日在瑞士透過電話對BBC中文表示,他已經訂下日期,將在6月7日終結自己的生命。電話那頭,他的聲音宏亮,聽不出是一位癌症末期的病人,但他在有1萬2千多人追蹤的Facebook專頁上寫到:每天需要打總量160毫升的嗎啡才能減緩疼痛,「喝多了站著都睡著、跌倒、嘔吐!」,喝少了就會疼痛難耐,「安寧治療就是這樣折騰死!」特寫:赴瑞士尋求”協助自殺”的台灣癌末主播傅達仁從照片中可以看出,現在的傅達仁又更消瘦,原本染黑的青絲也還原成白髮。而他依然戴著他鍾愛的圍巾──除了喜愛圍巾的花色外,更是為了「遮瘦」。他不斷強調,因為台灣不能合法「安樂死」所以他必須花大筆路費到瑞士以求無痛、尊嚴地結束自己的生命。據他說,原本想要在6月6日執行,但當天機構的執行人數已經額滿,因此再延一天。經過諮詢與評估後,他說會在自己意識清醒的情況下,以吞下毒藥的方式,自願結束生命。圖片版權FrankFuImagecaption傅達仁過去半年數次收到病危通知。晚年喜愛詩畫的他,在瑞士寫下詩篇「客死蘇黎世」(達仁安樂死之地):"我來自台灣!為了公平 法治 自由 人權 客死蘇黎世也無憾!"引來許多網友留言表達不捨、與他道別。過去半年,他在Facebook和公開場合高調倡導台灣安樂死合法化,社會大眾十分關注他的病情,每每病情發生變化都會登上新聞版面。他的Facebook主頁上,有網友力勸他打消自殺念頭,甚至有網友激動地表示自殺會「下地獄」,或勸他不要浪費金錢,應該把錢花在更需要幫助的人身上,有批評者認為,他這樣花錢自殺是「自私」、「不負責任」、「不良示範」。身邊的親朋、名人和網友都提供醫療或偏方希望延長他的壽命。篤信基督教的他表示,「能活多少天?權利在上帝手中!用什麼方式死?權利在當事人的手裏!這就是我的倡議!」圖片版權FrankFuImagecaption傅達仁帶著家人再赴瑞士。他的兒子為他留影。傅達仁的獨子傅俊豪今年二月完成終身大事(被傅達仁視作「衝喜」),傅達仁興奮地四處分享喜悅,並且為了不讓兒子在蜜月期間承受父喪打擊,因此又接受了幾個月的治療。傅俊豪並沒有回應BBC中文的訊息。當被問到是否捨不得家人,傅達仁激動地說:「我當然捨不得!」但他仍堅持,美好的一仗已經打過,「我已經做了最後的決定,很平安,沒有遺憾。」他爽朗地和支持他的人告別:「我愛我所有的人,我愛我所有的粉絲和觀眾,我愛你們,Farewell,solong,goodbye。」傅達仁、協助自殺與安樂死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癌末主播傅達仁:我要決定自己的死亡在半世紀的播報生涯中,傅達仁主播過七屆奧運會,連續十年擔任美國職籃NBA球評。而這兩年他又以另一個身份再度活躍於台灣公眾視野──安樂死合法化倡議者。傅達仁2017年11月時,高調宣佈成為瑞士協助自殺組織「尊嚴」(Dignitas)的會員,帶著妻兒遠赴瑞士進行「人生最後一趟旅程」,他在個人Facebook宣佈獲得組織的「綠燈」通關,「隨時可以如願!」但他最後因為捨不得家人,加上兒子生病,因此決定先返回台灣。BBC中文對此曾有過報道。圖片版權FrankFuImagecaption傅達仁第一次赴瑞士尊嚴機構時與兒子合影。事實上,傅達仁在台灣大聲疾呼的「安樂死」不同於他去瑞士取得通關資格的「協助自殺」。「尊嚴」是位於瑞士的非營利組織,由人權律師莫奈利(LudwigA.Minelli)在1988年創立。「尊嚴」回應BBC中文的郵件查詢,澄清他們在做的不是安樂死(euthanasia),經由他人之手結束生命的安樂死在瑞士是不合法的。他們提供的是協助自殺(assistedsuicide)或稱為陪伴自殺(accompaniedsuicide),意即結束生命的動作是由意識清醒的病人本人,經過審慎評估之後所啟動,他們提供的是器具及諮詢。安樂死合法化再現澳洲:有哪些國家允許安樂死台灣來鴻:你能不能接受「安樂死」?從瓊瑤丈夫「插管之爭」看兩岸三地如何推動「尊嚴死」台灣大學哲學系教授、同時是2019年將實施的《病人自主權利法》推動者的孫效智對早前BBC中文表示,傅達仁去瑞士尋求協助自殺,卻在台灣推動安樂死的行為「非常不專業」,孫效智認為,對病人來說,協助自殺和安樂死的結果都一樣,但對執行者來說有很大區別,因此不能夠混為一談。孫效智認為,台灣在《病主法》施行一段時間後也許有機會討論安樂死。傅達仁現在倡議安樂死合法化是「沒有跟上台灣社會發展的步伐」。孫效智對安樂死持保留態度,因為他擔心一旦開始走了第一步,會有「滑坡效應」──只有末期病人才能接受嗎?那年輕人為什麼不能做?情緒障礙的病人是否也有權利結束自己生命?傅達仁表示他想推動的是「協助絶症自願者自殺除罪化」這個有條件的階段性修法,至於台灣未來是否擴大到像荷蘭、比利時那樣的更廣泛的”安樂死”?傅達仁說他沒想這麼多。孫效智分析,要在「捍衛生命權」和「捍衛自主權」之間找到一個平衡的關係,不是一件容易的課題。相關主題內容癌症台灣

精選訊息全球關鍵:|葉黃素|網站排名|SEO|智勝王|蜂王漿|GOOGLE排名|超視王|台灣綠蜂膠|南極冰洋磷蝦油|神經滋養物質|保健食品|健康食品|維力康|關鍵字排名|PPLS|蜂王乳|芙婷寶|磷蝦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