闖入傳說中「不存在」的朝鮮地標

闖入傳說中「不存在」的朝鮮地標梅加·莫漢(MeghaMohan)BBC記者2018年6月18日,瀏覽器將打開另一個窗口關上分享窗口外界普遍認為,美國大學生奧托·瓦姆比爾(OttoWarmbier)在朝鮮被拘留最終身故,是因為他潛入了平壤羊角島酒店隱藏的第五層。美籍華裔醫生凱文·孫(CalvinSun,音譯)向BBC敘述了他潛入這個神秘之地的經歷,並警告其他遊客千萬不要嘗試。那一日,凱文與他的友人乘搭一架小型巴士,前往平壤國際機場凖備離開朝鮮,當時他已有24小時沒有合眼。朝鮮當局一些人員也登上了這輛小巴,並表示出了點問題:在問題得到解決前,這一車旅客不可離開朝鮮。小巴上陷入一片沉默。凱文開始回想過去一周在「世上最隱秘國度」遊歷的經過;這是他人生中最難忘的旅程之一。「(回想)我們在朝鮮所做的一切」,凱文說:「我怎樣也想不到,出問題的會是我們的那次『五樓一遊』。」在朝鮮人員要求他下車時,他對一行人為何遭截停仍然是一頭霧水。昏迷一年美國學生瓦姆比爾「已經死亡」羅德曼再訪朝鮮這一次特朗普會發推嗎平壤之王金正恩:他到底想要什麼?凱文生於紐約一個華人家庭,一直到20多歲都沒離開過美國,大學讀的也是離家僅20分鐘車程的哥倫比亞大學。他並不喜歡離開自己的舒適區。但2010年一次即興的埃及之旅,激發了他探索世界的慾望。他設立了一個旅遊博客——「季候風日記」(TheMonsoonDiaries),在網絡上聚集了一群讀者。凱文利用每一次休假與周末,探索一個新的國家,並定下目標,絶不重覆再訪同一個國家。在醫學院的第二個學年開始前,凱文決定利用暑假,從中東一路遊到亞洲。他只訂了一個鬆散的行程計劃,讓自己在旅途中可以即興隨新認識的朋友前往預定以外的地方。他本來沒有打算到朝鮮一遊,羊角島酒店第五層自然也不在他的計劃之內。圖片版權CalvinSunImagecaption羊角島國際酒店是朝鮮最大的酒店之一。當時是2011年,西方遊客想進入朝鮮,需依賴指定的私人旅行社,當時有約六家國際旅行社提供這樣的私人定制旅行團,從中國進入朝鮮。朝鮮當局在2017年大幅收緊對這類旅行團的規定,外界相信這是因為瓦姆比爾闖入羊角島第五層的事件。距返回美國尚有一個星期,身在北京的凱文到旅行社查看資料,跟團到朝鮮這樣的機會對他而言十分吸引,他選擇了最划算的那個團。「朝鮮的簽證申請,是我遇過最容易的,你連護照都不用交給他們。我想很多人沒試著去,是因為他們以為去朝鮮會很難。」朝鮮是凱文回美繼續學業前去的最後一個國家。凱文與20個來自美國、歐洲及中國、大部份約20多歲的團友,要先在北京參與一次簡介會,旅行社人員叮囑他們要聽導遊的話,同時要尊重朝鮮文化。這個旅行社下榻的正是羊角島酒店,但團方並無向遊客們提及該酒店的五樓。抵達平壤國際機場後,凱文立即被當地與中國的極大差距震撼了。「就像上帝把色彩屏蔽掉了一樣」。凱文回憶:「北京是個色彩豐富的地方,與平壤相比簡直讓人覺得扎眼了。」圖片版權CalvinSunImagecaption平壤國際機場設有該國首任最高領導人金日成的肖像。「建築物、海報、人們的衣服,全都是白的、灰的、黑的,只有一點點紅色,都是共產主義國家常用的顏色。我覺得自己好像剛乘搭時光機,到了70年代的前蘇聯似的。」三名年約40多歲的兩男一女,充當他們的導遊,他們聲稱自己曾經在朝鮮人民軍中服役。「他們一開始顯得有點嚴厲,要求我們不能在未經准許下過馬路、或對特定建築物拍照,但我們很快就跟他們熟絡起來」。凱文說:「幾位導遊很喜歡喝酒,我們也了解到,酒是朝鮮文化的重心之一,他們會鼓勵我們每晚都跟他們一起。」圖片版權CalvinSunImagecaption凱文說,隨著大家關係越來越好,朝鮮導遊開始允許他們以不正經的姿勢拍照。旅行團的行程包括主體思想塔、建黨紀念碑、1968年被朝鮮俘虜的美國「普韋布洛號」軍艦,以及朝韓非軍事區等著名地標。但凱文是在吃喝、與當地人交流的時候,才真正明白這個國家——一個電視及互聯網均被政府嚴控的國家——如何看待美國。「幾位導遊很關注邁克爾·傑克遜(港譯米高積遜),一再問我們,他是不是死於愛滋病。他們又常常問及美國的警察暴力問題,因為追蹤警察日常行動的真人秀『警察』(Cops)是少數獲准在朝鮮電視上播放的外國電視節目。他們問了我們很多關於警察的事」。但令凱文印象深刻的不只是問題的內容,還有他們問問題的方式。「他們不僅僅是好奇,而好像是要印證他們對美國本身的看法」。在朝鮮一個近郊靶場,凱文生平第一次射擊;大部份的團友沒有中靶;這讓幾名朝鮮導遊覺得很奇怪,他們不明白為什麼美國槍擊問題嚴重,美國人的射擊水平卻這麼差。隨著大家越來越熟絡,原本十分嚴謹的規矩也漸漸放鬆了:導遊不再介意團友在他們看不到時過馬路,也不再限制團友們拍照。這一個星期十分令人難忘。凱文與團友們成為了朋友,和導遊們也相處愉快;在旅行團的最後一夜,整團人一起去了一家名叫「Diplo」的夜店,聽著80年代的西方舞曲跳舞,夜店播的歌大部份都是邁克爾·傑克遜的作品。回到羊角島酒店後,導遊再次邀請團友們去喝一杯;經過忙碌的一周工作,他們沒有坐太久。喝完了酒,團友們分別回到自己房間休息,但有幾人則意猶未盡,想先到其中一人的房間再玩一會;此時,有人建議大家一起探索酒店的其它地方。圖片版權CalvinSun羊角島酒店樓高47層,是朝鮮最高的建築物之一,位處大同江江心的羊角島上,設有四間餐廳、一個保齡球場及按摩店,酒店房間內的電視循環播放滯後的BBC國際新聞報道。這家酒店是最受遊客歡迎的朝鮮旅館,朝鮮旅遊當局將其評為五星酒店,但在外國旅遊網站上,不少遊客僅將其評為三星。「這間酒店就像有人刻意回到1984年的拉斯維加斯,將當地當年的酒店複製,但有不少地方做得不太對」,一名旅客形容。凱文與團友們過去五晚住在羊角島酒店時,均有導遊密切注視,最後一夜是他們獨自探索酒店的唯一機會。此前,導遊也沒定下「不許在酒店內四處走」的規矩。凱文一群人到了天台與頂層的旋轉餐廳,之後乘電梯下樓。有人髮現,電梯裏只有四樓與六樓的按鈕,五樓不見了。「我們去五樓看看吧,看他們是因為迷信不設這一層,或這一層可能不存在」,一名團友說。關於羊角島酒店五樓之謎,向來是網上旅遊博客熱議的話題,凱文自己沒聽說過,他的一些團友則早有耳聞。「我們不是第一撥到羊角島五樓的外國人,也不是最後一撥。回到2011年,從未有遊客在朝鮮被拘留。我們沒意識到這麼做有何風險。」今時今日,一些旅行社會在網站寫明,遊客絶不可以進入羊角島五樓,但當年網上沒有、線下也沒有這樣的警告。圖片版權CalvinSun「導遊沒跟我們提過不可以去五樓」,凱文說。他們在當地也遇到一個曾經到過五樓的遊客,他說既然五樓理論上不存在,進去也不會惹到什麼麻煩。凱文一行人從四樓出發,在大樓後方的樓梯拾級而上;雖然氣氛歡快,但大家事實上都小心翼翼。「走在前面的一個人突然回頭,說『不是這邊,我聽到有人尖叫』」,凱文說自己沒聽到尖叫聲,但也因而更加警覺:「我們一致決定改道從六樓下去五樓。」他們驚訝地發現,通往五樓的門無人把守。大家紛紛掏出相機,推門入內。圖片版權CalvinSun凱文首先發現的是五樓的天花特別矮,只有其他樓層的一半,大家要彎腰或側著頭走。他們分散了,凱文走向了光線昏暗、像地下雕堡一樣的地方。除了天花的高度,那裏看起來與一般酒店走廊無異,兩側排列著一扇扇門。大部份門都上了鎖,只有一道門開著,門邊放著一雙鞋。他們往裏看,沒見到任何人。「那房問裏有燈,我們看到一些監控屏幕,顯示的是酒店房內的情況,以及一些看似監控設備的東西。我開始想,這層應該就是酒店員工收藏監控房客設備之處。」凱文拍著照,同行一個團友則開始拍視頻。大家都壓低聲線說話。「我們曾不小心用了閃光燈,但也沒有人來找我們。」五樓的牆上貼滿了色彩鮮明的反美、反日宣傳畫,有幾個相框掛著,另有歌頌前最高領導人金正日的畫像。其中一幅的描述是:「這是美國制的炸彈,美國制的所有東西都是我們的敵人,要向美國報復千千萬萬次。」圖片版權CalvinSunImagecaption「美國制的所有東西都是我們的敵人」數分鐘後,一個大家都不認得的人從陰影中走出,向凱文一行人走近。「迷路了?」那人冷靜地用英語問道。他們當中有些人說是。那男人點點頭,給他們指出電梯的位置。「他沒有送我們回房,看起來也沒生氣。」回到其中一人的房間後,大家都認為那個酒店員工沒讓他們感到威脅;一些人決定再到五樓一次。回到五樓,有人打開一扇門卻發現背後只有一道磚牆,另一人則在一扇門後發現通往另一層的樓梯。「在這層樓中,另有一層樓。」圖片版權CalvinSunImagecaption「凖備充足,摧毀來犯者」—海報上另列出了日本侵佔朝鮮時所奪去的,包括20萬慰安婦及一百萬朝鮮人的性命。他們看到了更多上鎖的房間與政治宣傳海報。凱文不諳韓語,但他之後在YouTube上傳當日拍攝的片段後,得知當中部份字句的意思,大部份都關於對美復仇或歌頌金氏家族。其中一張海報上畫了一座1980年代型號的電腦,盛讚21世紀是新科技的世紀。另一個酒店職員向他們走近,禮貌地要求他們回到房間,但他們當中部份人又再次回到五樓。他們已不再緊張,當中兩人更走到無人處偷偷接吻(這件事在多年以後的聚會中才有人說出來)。再有一名酒店職員到場,友善地指引他們回房。「我們都只是20出頭,很傻、很幼稚,覺得那次經歷十分刺激也無傷大雅。但事情發生之後這麼多年,如果我當時知道後果,我不會那樣做。」凱文與團友們最終於五點回到房間,收拾好行李凖備離開平壤,此時距接送小巴到達僅餘兩小時。圖片版權CalvinSunImagecaption「我們的將軍是最好的。」清晨七點,一行人仍精神不錯,等候著小巴接他們到平壤國際機場。但當有酒店人員登上小巴並要求他們下車時,大家開始感到擔憂。導游說,他們知道其中一名團友做過什麼,並指現在自行招認是最好的辦法。全團人均靜默以對。一名政府人員開口說,羊角島酒店房內一條毛巾未經准許被帶出了酒店,如果這團人要回家,必須歸還毛巾。無人承認是自己所為。導遊與政府人員商議,請他們先行離開車廂,涉事人就會將毛巾交出放在地上,這是最快解決問題的方法。保安接受,毛巾被歸還,肇事者沒有被點名。這個旅行團終於抵達機場,在閘口將朝鮮簽證交出,飛離該國,他們的護照上沒有任何朝鮮印章。翌日,凱文展開他第二學年的學習。他很少想起那隱藏的第五層樓,直到四年之後。2015年,美國大學生奧托·瓦姆比爾參加了凱文當年參加過的旅行團,由同一間旅行社「青年先鋒旅行社」(YoungPioneerTours)帶往朝鮮,下榻羊角島酒店。之後朝鮮當局指控瓦姆比爾,在羊角島酒店試圖偷走一張海報。瓦姆比爾遭到審訊,並被迫在電視鏡頭前認罪,被判罪成,刑罰為15年勞動教養。瓦姆比爾在被拘禁期間受傷,並進入昏迷狀態,之後一直沒有恢復意識,最後於2017年六月去世。他的死訊成為國際新聞頭條。低清晰度的監控錄像顯示,瓦姆比爾闖入了酒店不對外開放的範圍。曾經到過羊角島酒店的人確信,當時21歲的瓦姆比爾闖入的無疑是酒店五樓,在那裏撕走了一張海報——朝鮮政府及酒店從未證實這一點,也從未承認五樓的存在。圖片版權ReutersImagecaption美國大學生瓦姆比爾在朝鮮勞改營中受傷,之後去世。「我們去的時候,那裏沒有可以撕下的海報,牆上的圖畫都是畫上去、或釘在牆上的」,凱文回憶:「我們也從沒試過去撕、也沒想過要碰那些東西,反正那裏也沒有東西可以偷,除了在監控房外那雙鞋吧。」瓦姆比爾的死令外界關注到朝鮮旅遊業。包括青年先鋒旅行社在內的數間旅行社,表明將不會再接收來自美國的遊客前往朝鮮,並檢視安排西方遊客赴朝的做法,以及在網上寫明,羊角島酒店的五樓絶對不可踏足。凱文如今是一名急救室醫生,即將結束駐院;他仍不時抓緊機會旅遊,博客的追蹤者達數千人。然而,現在的他對自己的行動變得小心。「我為奧托的事感到極其難過。發生了這樣的事,我建議所有旅行者尊重當地的習俗。但回到當時,我根本無從得知我們的行為越了矩,也不可能知道那會帶來像奧托那麼悲劇的結局。」.相關主題內容監獄朝鮮中國政治美國人權旅遊法律

精選訊息全球關鍵:|南極冰洋磷蝦油|關鍵字排名|SEO|台灣綠蜂膠|健康食品|磷蝦油|GOOGLE排名|神經滋養物質|蜂王漿|葉黃素|超視王|智勝王|保健食品|蜂王乳|維力康|PPLS|芙婷寶|網站排名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