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電話Vs發信息:解碼互聯網時代的網絡語言

打電話Vs發信息:解碼互聯網時代的網絡語言詹姆斯·哈貝克JamesHarbeck2018年6月28日分享平台微博分享平台人人網分享平台電郵分享平台微博分享平台人人網分享平台電郵分享分享平台這是外部鏈接,瀏覽器將打開另一個窗口Facebook分享平台FacebookMessenger分享平台MessengerMessenger分享平台MessengerTwitter分享平台Twitter人人網分享平台人人網開心網分享平台開心網微博分享平台微博QQ分享平台QQ豆瓣分享平台豆瓣Google+分享平台Google+WhatsApp分享平台WhatsApp複製鏈接,瀏覽器將打開另一個窗口關上分享窗口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大聲念出這句話:zomgwtfffffffimgoing2pwnyou!!!!1111lololol(天吶!靠得咧!我將搞定你!!!!1111哈哈哈哈)嗯,好吧,你沒法念出來。然而,在有一搭沒一搭的實時互動中,像那樣的互聯網語言比書面文本更接近口語。但它自有慣例,其中有些是無法發聲念出來的。它是口語的替代品。它會取代口頭英語嗎?這聽起來像是本末倒置。我們首先學會的就是口語(聾啞人除外)。在歷史的長河中,許多人從未學會寫字,許多文化也沒有文字系統,但他們都有口頭語言。書寫語言的發明是用來記錄口頭語言的。書面語言並不只是口頭語言的凝結形式。數百上千年的時間裏,書面語有了感嘆號和斜體這些形式來傳達口語的特徵,像是語氣,但也發展出了口語傳達不了的東西:我們的拼寫攜帶的詞源學痕跡,通過段落傳遞的思想結構,字體和其他設計元素的審美等。有一些書面語言的特徵又反饋到口語中,比如說”我的室友/男友”的時候念成”我的室友斜線男友”,不過口頭語言和書面文本已經分道揚鑣了,並演變成不同形式以滿足不同目的之需要。在有些語言中,比如阿拉伯語,標凖的書面形式和口頭形式的差異之大,可以說成了同一語系下的不同方言。但實時的互聯網文本是新東西。在我們發推或者發短信時,我們是在將文字的固定視覺手段與口語的即時現場表演結合起來。它跟口語一樣通俗,借鑒了口語的直白——生動的網絡阿拉伯語往往用的是口頭語言,而不是標凖的書面阿拉伯語。不過,它仍然屬於書面文本。語言——改變你我眼中的色彩戀愛如何幫我們學習語言?顏色是否會真的改變我們的情緒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ImagecaptionWTF這個詞最早是作為火星文(指text-speak,網上短信語言,中文稱為火星文,諷刺一般地球人看不懂)出現的,但現在已脫離原意,在日常對話中用作髒話的佔位符。實時互聯網白話英語(LiveinternetvernacularEnglish,我們簡稱為Live)發軔於上世紀九十年代。Usenet聊天組有時是實時交互的,有時在原帖發表數小時、數天甚至更長時間後才作出回應。互聯網中繼聊天(InternetRelayChat,IRC)和即時通訊使用的是書面文字,並且留下記錄,但主要目的還是為了實時,或者接近於實時。由於是一種新的語境和使用風格,人們四下裏去發掘潛力搞創新。早期一個顯著的例子就是哈姆尼特(Hamnet),這是莎士比亞的《哈姆雷特》(Hamlet)的諷刺版,於1993年完全用IRC完成。這裏是達內(BrendaDanet)在《Cyperpl@y》一書中引用的例子:哎喲,奧菲莉婭來了[20](Ooops,herecomesOphelia[20])**<<動作>>**:_奧菲莉婭上場[21](**<<Action>>**:_EnterOphelia[21])你的東西回來了[22](Here’syrstuffback[22])不是我的,愛人。呵呵呵呵呵;-D[23](Notmine,love.Hehehehehe;-D[23])那個”;-D”是電腦中介傳播對口頭語言最早的模仿物之一:面部表情和其他的肢體動作的代表,也就是顏文字表情符(emoticons,顏文字為日文,但已被廣大華人網民所接受)和更近一些時間出現的繪文字表情圖標(emojis,中國大陸亦稱小黃臉。但中文用者也習慣將顏文字和繪文字都稱為表情符號。)用意識控制機器的利與弊臉書分享心情透露出的隱藏信號人工智能的真正風險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ImagecaptionWTF保留了原意,但比使用原詞更能讓人接受——暗示這是一個令人反感的罵人話的讀音。顏文字和繪文字代表著互聯網實時交流的各個方面,但用者並非總是按照它們所代表的意思來使用。一些研究發現,它們的主要用途不是表現說話人的情緒,而是幫助緩和人際關係,傳達諷刺等特徵。與其說它們代表的是發送者的感受,不如說是發送者希望接受者獲得的感受。正如語言學家克里斯特爾(DavidCrystal)在《語言與互聯網》(LanguageandtheInternet)中所寫的,表情符經常用作”向接受者發出的警告,示意發送者擔心句子可能產生的影響”。它們可以軟化那些可能讓接受者黯然失色的信息,並強化那些讓接受者光彩奪目的信息。另一方面,實時互聯網英語有很多方式來傳達作者的情感,或者至少是情感的強烈程度。一個重要方式就是重疊。像wtf這樣的縮寫,可以通過重覆最後一個字母——wtffff來進行強調,發音方式上沒有變化;lol(laughingoutloud,放聲大笑,通常並不意味著使用者在真的哈哈大笑)變成了lololol,與它所代表的語音已完全無關。甚至當實時互聯網英語代表一種說話效果時,文字和發音可以分離;雖然我們可能會說一個拉長的”niiiiice”(好)來做效果,但在實時互聯網英語中,你可能看到它寫成”niceeee”。進化還是退化?實時網絡英語就像是科幻故事,人的舌頭和聲帶都被鍵盤和屏幕所取代,他們必須學會利用新的身體結構的潛力和限制。沒有音量、音高、節奏和語速,你會怎麼辦?不用Shift鍵和標點來表明在趕時間(sorrycantchatrngotanessaydue,抱歉現在不能聊有論文要交)或者漫不經心(hiwhatsup,嗨幹嘛)。用拼寫錯誤來顯示緊急或者掉以輕心——把the寫成teh,own寫成pwn(支配或者戰勝),zomg(代表OMG,z在Shift鍵旁邊,系手誤),hodl(持幣,虛擬貨幣術語);這些都源自拼寫錯誤,後來變成了固定形式,比原本的寫法相比,它們更加激烈更加詼諧。在一口氣敲出幾個感嘆號時,把手指從shift鍵上拿開,會有看起來更抓狂的效果:!!!!!111。然後為了強化諷刺,可以寫成!!!!!111one。弄亂大小寫標凖來傳遞嘲笑的效果:如果有人寫”Sorry,Idon’twanttotalkaboutthis(對不起,我不想聊這個)”,你可以這麼寫嘲笑他們,”sOrRyidOnTWaNttOtAlKaBouTThiS”。這是一種我們未見過的說話方式。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Imagecaption第一個繪文字(emoji)是由慄田穣崇(KuritaShigetaka)在1999年發明的——他的一些作品正在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展出。但語言總是一場言語行為,它必然要涉及之前的語言表達,幫助你傳達你所知道的,以及你所屬的群體。實時網絡英語是某個特定社交群體的習慣用語——或者,到目前為止,是幾個不同社交群體的習慣用語。那種大小寫混用的嘲笑方式,始於2017年推特上的一個海綿寶寶模因;hodl始於比特幣論壇(BitcoinTalkForums)上的一篇帖子;其他的(比如用kek代替lol)則是來自網絡遊戲的特色。許多獨特的用法都是來自年輕人的論壇,比如4chan、黑客聊天群等,用來顯示某種競爭性的聰明——比如,用pr0n來取代porn(色情),以繞開內容過濾器和關鍵詞搜索,或者用n00b和1337來表達noob(菜鳥)和leet(黑客語),它們分別是newbie和elite兩個詞基於聲音的縮略語。正如多倫多語言學家塔利亞蒙特(SaliTagliamonte)和丹尼斯(DerekDenis)所言,實時互聯網語言是”一種獨特的新型混合語”。它對交流的作用就像賽格威電動平衡車(Segway)之於交通:它將兩種不同的模式結合在一起,兼及兩者的一些功效。但這種混合語暢通無阻,沒有碰到賽格威遇到的障礙。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Imagecaption特朗普(DonaldTrump)的一些錯別字和推特語已經進入了美國英語,他的批評者們經常帶著嘲諷意味使用。但這種奇特混合語會取代口語嗎?拜託,你在說什麼呢?有很多事情還是要用你的嘴巴和聲音才能做到最好,就像無論你擁有什麼交通工具,有很多地方還是步行去最便捷。另一方面,實時互聯網語言正在影響著其他形式的英語——口語和書面語,因為我們在說話或書寫時會借用或提到網絡語言。有些實時互聯網語言是無法念出來的,但你也會聽到有人直接說出”LOL”,並在廣告中看到各種網絡表情符。使用網絡語言的年輕人長大後,會把它帶入正式的書面語言嗎?學術研究表明,這種事情並不會發生。他們學會在必要的時候如何像成年人一樣寫作,就像我們所有人一樣:我們不會在年度報告中使用小時候學到的俚語。早在互聯網出現之前,我們就有了類似FYI(僅供參考)這樣的縮寫,但你不會在報紙文章和學術論文中看到它們。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Imagecaption2017年,《每日秀》(DailyShow)主持人諾亞(TrevorNoah)在紐約開了一家特朗普總統推特圖書館,連續數天展示特朗普的推文。隨著網絡媒體的成熟,我們可能會獲得更為正式的實時互聯網語言版本。在推特上,某些形式的正式語言已經出現了約定俗成的凖則,比如編好號的推文串。但那只是眾多英語中的又一個變化而已。可能性是無窮無盡的,但如果我們發明了心靈感應的傳心術,那我們就可以期待另一個版本的英語誕生。請訪問BBCCulture閲讀英文原文。相關主題內容推特語言臉書文化互聯網

精選訊息全球關鍵:|台灣綠蜂膠|維力康|蜂王漿|關鍵字排名|PPLS|網站排名|SEO|蜂王乳|神經滋養物質|GOOGLE排名|芙婷寶|葉黃素|健康食品|南極冰洋磷蝦油|超視王|保健食品|磷蝦油|智勝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