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是人際溝通的重要一環:不會笑怎麼辦

微笑是人際溝通的重要一環:不會笑怎麼辦尼爾·斯坦伯格(NeilSteinberg)來自Mosaic網站2018年7月3日分享平台微博分享平台人人網分享平台電郵分享平台微博分享平台人人網分享平台電郵分享分享平台這是外部鏈接,瀏覽器將打開另一個窗口Facebook分享平台FacebookMessenger分享平台MessengerMessenger分享平台MessengerTwitter分享平台Twitter人人網分享平台人人網開心網分享平台開心網微博分享平台微博QQ分享平台QQ豆瓣分享平台豆瓣Google+分享平台Google+WhatsApp分享平台WhatsApp複製鏈接,瀏覽器將打開另一個窗口關上分享窗口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凱文·波蒂洛(KevinPortillo)每天在家練習微笑。通常是在他刷完牙之後,或是經過衛生間的時候,也就是任何有鏡子的地方。他用食指鉤起嘴角兩邊,輕輕向上拉。他撅起雙唇,呈親吻狀,然後張開成O型,盡量讓面部肌肉活躍起來。他即練習蒙娜麗莎式的微笑——嘴唇閉合,微露笑意;也練習咧嘴的、露齒的笑臉。最起碼,他每天都要鍛煉。13歲的他有時候會忘記,但他明白鍛煉的重要性。”我需要臉部拉伸,”他說。”我一次會做兩三分鐘。每天都要做。”他練習過於頻繁,導致下頜有時候會痛。凱文出生於新澤西州,患有一種罕見的惡性血管腫瘤,卡波西型血管內皮瘤,影響臉的左半邊,使得左眼緊閉,擠得鼻子偏向右邊。他剛一出生,醫生就急忙帶他到另一個州的醫院去——費城兒童醫院。直到他出生後第八天,他的母親才再次見到他。醫生告訴凱文的父母,他活下去的希望很渺茫。但是他挺過來了。然而,大的腫塊和治療帶來的損傷讓他無法做到人類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微笑。在生理層面,微笑呈現的形式十分清楚。有17對肌肉控制著人臉的表情,加上一塊單獨的肌肉,口輪匝肌,是口唇內的環形肌。ImagecopyrightNatalieKeyssarImagecaption凱文·波蒂洛為了保持微笑的能力,要進行一系列鍛煉。基本的嘴角上揚式的微笑主要由兩對肌肉來實現,稱為顴大肌和顴小肌。這兩對肌肉連接口角和太陽穴,向上抻拉嘴唇。視潛在的感情和思緒而定,這個動作常常伴有上唇提肌,使嘴唇和臉部其它肌肉上揚。然而,正是當我們離開容貌的討論區域,微笑才變得像謎一樣。這種多處面部肌肉的收縮在整個人類歷史的眉弓上迴蕩,從2500年前咧嘴笑的希臘青年雕像,一直到表情符號emoji,這些小圖像在我們網上聊天中紛至沓來。表情符號在性別(一般來說,女性微笑更頻繁)和文化中存在差異。笑臉肯定能交流思想,人們在公共場合比獨處時更容易微笑,在同他人交往中也更容易微笑。科學家表明,笑容比其它表情更容易識別。他們不清楚箇中原因。俄亥俄州立大學電子與計算機工程學教授馬丁內斯(AleixMartinez)說,”我們在識別笑容方面的表現很出色。”他還是學校計算機生物與認知科學實驗室的創始人。”為什麼會這樣?目前沒有人能回答。只給你10毫秒的時間看一幅圖,你就會告訴我那是微笑。沒有其它表情會產生這樣的效果。”令人費解的是,恐懼的表情要花費250毫秒的時間才能識別出來,是識別微笑所需時間的25倍。”識別恐懼對於生存來說很重要,而微笑呢…”馬爾內斯邊思考邊說。”但那是我們緊張起來的過程。”其它研究表明,人們認為微笑的臉龐比不露聲色的表情更熟悉。像馬爾內斯的科學家們從理論上說明,微笑同皺眉和其它面部表情一樣,是人類久遠的遺產,早在語言出現之前就已經存在。人類語言開始形成可追溯到100,000年前,但我們的面部表情可延伸到更早的時候,可能和一些最初的人類祖先一樣早。馬丁內斯說,”在用語言交流之前,人類必須用表情交流。”無論是處理藝術史還是人際溝通,或是處於尖端位置的人工智能,描述微笑的差異是個難題。例如,一項2016年的研究向來自44個國家中的幾千人提問,關於八張面孔的照片——四張微笑,四張沒有。英國職場求生的三個小秘訣酷似高中校園的職場人際關係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Imagecaption人類在幾毫秒中就可以識別微笑,比識別別的感情要快得多。這些人大部分認為笑臉比非笑臉更加坦率。這一差別在有些國家中十分顯著,比如瑞士、澳大利亞和菲律賓,但在有些國家差別不大,比如巴基斯坦、俄羅斯和法國。在少數國家中,笑容根本不值得信賴,比如伊朗、印度和津巴布韋。為什麼?那個問題也很複雜,但本質上,研究人員總結稱,這關乎一個社群建立後,它的成員會不會認為別人和自己是以誠相待。研究人員總結說,”一個國家的腐化程度越高,對於個體露出笑容的信任越低。”這種看法讓人想到一個非常古老的觀點,即認為笑容是反對虔誠的莊嚴。當虔誠是一個國家最主要的價值時,微笑就會被當做是大笑的前兆而遭到反對,認為是一種大不敬。法國大革命以前,絶大多數藝術中的咧嘴大笑涉及下流的、醉醺醺的和喧鬧的底層階級。然而,東方的宗教常常用微笑來表示覺悟。有千年之久歷史之久的《拈華微笑》(FlowerSermon,禪宗佛教中的起源故事),按字面意理解是”拈花,微笑”。對佛陀和若干宗教人物的描述帶有平靜的笑容,而最初的佛經和西方的聖典一樣沒有提及微笑。耶穌會哭泣,但從不會微笑。凱文·波蒂洛也不會,他不能完整地微笑。在他出生後的第五周,就已經用長春新鹼進行了一周化療,這一抗腫瘤藥物非常強勁,能引起骨痛和皮疹。醫生們提醒他的母親西爾維婭·波蒂洛(SilviaPortillo),稱治療可能導致失明、失聰,或無法行走。無論是腫瘤導致的生長不良還是化療的扼製作用,凱文的第七根顱神經萎縮了。那根神經起源於腦幹,擴大到整個面部。它不但容易受腫瘤的影響,導致凱文這樣的病症,也容易受罕見症狀的影響,比如引發莫比斯綜合症,這是一種由顱神經缺失或發育不良導致的先天面部癱瘓。患此病症將無法微笑、皺眉或控制眼球的轉動。德克薩斯州人比安弗尼(RolandBienvenu)今年67歲,患有莫比斯綜合症,他說,”基本上你的臉是一副面具。”沒有辦法微笑,人家”會對你產生錯誤的印象,”安弗尼說。”你幾乎能猜出他們的疑惑,’這個人是哪裏出了毛病嗎?他發生過什麼意外嗎?’他們質疑你的思維能力,覺得你可能有某種智障,因為臉上表情茫然。”由於不能笑而出現的問題總是很複雜。當人們身體上產生的某種狀況嚴重到阻礙微笑,其它困難也會牽扯進來。西爾維婭說到她的兒子凱文,”他和其他孩子不同。他四年來一直用胃管輔助進食。無法擁有正常的生活,因為每隔幾小時就要連到機器上進食。”小朋友們很好奇,會看一看,然後問他怎麼了。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Imagecaption同微笑一樣,各種通過舉止傳遞的語言可追溯到人類最早的祖先。但其實等到凱文能夠吃東西,去上學,玩玩一般童年的娛樂(他很熱衷於英式足球和擊鼓),他仍感受得到半個笑容的肌肉震顫,而這個世界牢固地建立在”珠玉般無暇的文化期盼”上,如巴內特(RichardBarnett)在他的《微笑殺手》(TheSmileStealers)一書中寫道。凱文說,”我的左臉不能笑,我只能用右臉。我的笑容很古怪…人們總是問我怎麼了,為何會這樣。我總是告訴他們,我出生時就是這樣。”面部癱瘓沒有攜帶洩露真情的生理設備,與其它一些身心障礙不同。十分罕見,未受影響的人群通常不了解誘發該疾病的因素,也不明白是先天的還是後天出現的。一種後天的情況是貝爾麻痺,是單側面部癱瘓的周圍性面神經的炎症,導致眼部和口角下垂。男性和女性通常在15-60歲發病。在大多數病例中貝爾麻痺是臨時出現的,通常會慢慢褪去,像病如何來一樣神秘。醫生們懷疑是一種病毒傳染所致。也有發生外傷的情況,比如撞車事故或運動意外,會破壞面部的神經和肌肉,加上先天的失常,比如齶裂。還有一種影響微笑的常見情況是中風。松垂的笑容或單側面部下垂是三種跡象之一,說明患者中風了,需要馬上緊急治療(其它兩種跡象是單臂軟弱或麻木,還有說話含糊或混亂)。失去微笑對任何年紀的人群都是嚴重的打擊,但對年輕一點的人來說,會有特別的影響,因為他們剛剛步入社會,需要建立維繫一生的紐帶。費城兒童醫院(CHoP)職業療法的監督員科涅茨尼(TamiKonieczny)說,”這是個很大的問題。你看一個人時,最先看到的是他們的臉,他們能不能笑,或者是不對稱的笑容。這就是社交。””如果別人不能理解你的面部表情,那就難以受到社會的接納。這對於小孩子來說是相當可怕的。我們的孩子把他們的照片進行圖像處理,拍下自己好的那一半面容,然後複製進行圖像處理,再把照片發佈到社交媒體上。”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Imagecaption在一項調查中,來自不同國家的人們認為笑臉更加值得信賴。圖像處理可能在Facebook上發揮作用。但是神經損傷和其後的肌缺失把笑容分為兩部分,修復起來複雜得多。有時候,需要多階段的整容外科手術,跨度為一年或以上。加拿大整容與復原外科醫生扎克(RonaldZuker)開發了面部復活的小程序,他說,”能夠與人面對面交流非常重要。如果你沒有微笑的能力,就會處於不利境地。人們不能明白你的內心情感。你的外貌讓他們誤認為對話題不感興趣,或者不太聰明,或者和對話沒什麼關係。”不過,有些家長更想等到子女大一點後,可以參與做決定。扎克說,”如果家人想等一等,完全沒問題。有時,當小孩9歲或10歲時,會看著鏡子說,’你懂的,我真的想做整容手術。’那就是時候到了。”凱文就是這樣。手術很理想,他的母親說,”雖然臉上有處疤,但他在學校還總是很受歡迎。他一直都是一個快樂的孩子。”但是會有取笑他的小朋友,她說。大概是9歲的某一天,凱文感到難過。”我問,’你怎麼啦?’他說,’有些小朋友,他們不是我的朋友。他們笑話我,因為我看上去怪怪的。’這對我們家長而言真的很難處理。”10歲時,凱文對父母說,無需多慮,他想去做大多數人做的事。他知道那會是一個漫長、痛苦和艱難的過程,但他想承受的。2015年10月,一位費城兒童醫院整容與復原外科醫生努仁(PhuongNguyen)開始手術,從凱文的右腳踝處取出一部分腓腸神經,接到他右半邊正常的臉上,沿著上唇穿過來,通到癱瘓的左半邊。接著讓這條神經生長約一年,神經纖維大約每天上漲1毫米(約比蝸牛速度慢24,000倍)。那段時間裏,醫生會定期輕敲凱文臉上的地方,看看神經有沒有見效。努仁說,”如果感到刺痛感,那就是神經正在長。”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Imagecaption某些東方國家把微笑看作是一種智慧覺悟。取出的那部分神經導致凱文腳踝處的一小塊皮膚變麻木。但是由於凱文仍在成長,隨著神經網絡取代這部分神經的功能,麻木的皮膚開始變小。一旦努仁確認神經能夠使用併發揮作用,就到了第二階段手術的時候。2016年8月的一天早晨,他拿起紫色的記號筆,畫下一組平行線,標記主動脈的位置,還有一個箭頭:凱文的微笑會帶有的向量。努仁從凱文左大腿的內側取出12厘米長(4.8英寸)的肌肉切面,包括動脈和靜脈部分,牢牢地固定在凱文嘴裏的齶裂處。到了第二年,凱文的嘴部左側開始有了活動。努仁說,”這真是有點魔力。做這一步小程序,需要幾個小時的努力,花費也不少。不知道會不會管用。””術後的頭兩周裏,他看起來像臉上還是鼓脹的。沒有能動的肌肉。突然間,他就微笑起來。真是個難以置信的時刻。”凱文需要經過定期幾次職業療法才能達到今天的樣子。他做一些練習,帶上紫色的乳膠手套拉一拉臉裏面的肌肉。有一個練習是在左臉放上表皮肌電圖儀,那是一種長方形的黑色感應器,描記肌肉活動的生物電流。這樣他就能以一種輕鬆的方式打電子遊戲,還會記錄笑容。物理康復是外科手術過程的一部分,常常受到忽視,但是卻是成敗的關鍵。”這是大事,尤其對於面部癱瘓,”努仁說。”你可以為兩位完全不同的患者做技術上非常成功的外科手術,但他們參與各自療法的程度如果不同,會產生截然不同的結果。”長這麼大終於能完整地微笑了,凱文感覺如何?凱文說,”有時當別人說了一個笑話,我自然就笑了。現在感覺很棒。以前無法微笑的感覺很奇怪。嘴角兩邊同時微笑,我感覺我像其他人一樣,能正確微笑了。”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Imagecaption連接到太陽穴的兩對肌肉幫我們形成笑容。凱文的母親回想起她發現。西爾維婭說,”我們當時在餐桌前吃飯。然後問道,’凱文,你那裏能動了?'”凱文的新笑臉對他的生活有什麼影響?他說,”我以前很靦腆。現在不那麼害羞了,也更加主動。””我過去總是在表達情感時遇到困難。現在人們知道我是在微笑還是哈哈笑。以前我微笑時顯得很奇怪。現在呢,他們知道,一點一點地,我在努力微笑,我在表達我的笑聲和笑容。踢足球時,還是得分時,我很開心。我微笑著,對大家表示我得分了。”請訪問BBCFuture閲讀英文原文。相關主題內容技術新知心理健康健康衛生年輕人婦女健康

精選訊息全球關鍵:|智勝王|PPLS|葉黃素|超視王|維力康|蜂王漿|GOOGLE排名|保健食品|台灣綠蜂膠|芙婷寶|神經滋養物質|關鍵字排名|SEO|南極冰洋磷蝦油|磷蝦油|健康食品|蜂王乳|網站排名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