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的亞洲性格!][sosreader][2018-08-06]

[俄羅斯的亞洲性格!][sosreader][2018-08-06] 2018-08-06sosreader是說在日本歷史學家岡田英弘的著作「世界史的誕生」中,談到許多被蒙古帝國佔領的國家,在推翻蒙古帝國的統治後,卻繼續沿用了蒙古人所建立的各種典章制度,根本可以看成是繼承蒙古帝國的國家。書中舉了很多的例子,而其中一個就是推翻元朝的明朝,作者寫到「明朝的確復興了漢人的中國,但所復興的中國並非過去宋朝的中國,而是經過蒙古化的中國。」作者從很多層面來說明朱元璋所建立的明朝,為什麼是個百分之百蒙古化以後的帝國。而且作者還認為這並非是個特例,蒙古帝國的版可橫跨歐亞,幅員廣大,佔領過許多國家,當蒙古帝國開始衰敗,那些起來推翻蒙古人統治的國家,很多都與明朝一樣,選擇繼承了蒙古帝國的一切,包括曾受金帳汗國統治的俄羅斯也不例外。作者寫道「俄羅斯也是蒙古的繼承國,(中略),羅斯接受蒙古人統治五百年,幾乎完全蒙古化,這就是俄羅斯文明的基礎。」▼蒙古五大汗國中的金帳汗國(又稱欽察汗國),統治了當時的俄羅斯。而無獨有偶的,在「俄羅斯一千年」這本書中,曾任BBC駐前蘇聯 / 俄羅斯特派員的作者馬丁.西克史密斯,也在書中寫道,「俄羅斯人自己開始採用具有蒙古特色的體制,王公既然被迫在大汗面前磕頭,於是也要求自己的跟班對他們做同樣的事。(中略)。在這當中,對俄羅斯未來發展具有最重大意義的事情是,俄羅斯人心中開始嚮往既專制獨裁又窮兵贖武的蒙古國家模式。」也就是說,為了擺脫金帳汗國的殘酷統治,而團結起來反抗蒙古人統治的俄羅斯王公們,在有意與無意間,做了與朱元璋一模一樣的選擇,建立了一個已經蒙古化的新國家。除了宗教與少數蒙古人不干涉的事物外,全部承襲了蒙古人的制度與文化,並內化成現代俄羅斯的一部份,而這或許就是今日俄羅斯與歐洲國家貌合神離的原因。俄羅斯嚴格來說並不是一個歐洲國家,不止是因為它的國土橫跨歐亞,而是它內心深處就住著過去蒙古人的一部份靈魂。兩本不同領域的書,兩個分別來自東、西方,有著完全不同背景的作者,最後卻達成了一致的結論,而這或許說明俄羅斯這個國家,骨子裡的蒙古元素是如何地鮮明。只要稍微瞭解俄羅斯歷史,就會知道這個仍然每年紀念「擊敗」蒙古人入侵的國家,其實在蒙古人的鐵騎踏上東歐大平原時,就已經走上了歷史的分歧點了。「俄羅斯一千年」這本書中,還引用了俄羅斯著名歷史學家尼克拉.卡拉津姆的話,「從前,我們擁有一個與歐洲各大國並駕齊驅的公民社會,具備相同的性質、相同的法律、習俗與國家結構…….可是看看我們在遭受兩百年奴役之後的結果….…俄羅斯的發展停頓了下來:當歐洲快速走向啟蒙之路….…其統治者心甘情願地把公民權利轉讓給自己的國民時,我們卻靜止不動。就在歐洲從知識、自由與文明獲利之際,野蠻主義的監獄將我們與歐洲切割開來。」所以也許可以這麼說,今天普丁的出現並不令人意外,因為俄羅斯與多數的歐洲國家並不一樣,民主自由的觀念並沒有深植在這個社會之中,相反的,認為強而有力的領導者才能領導俄羅斯的想法,反而更加的普遍。這與許多亞洲國家長期無法擺脫威權統治,多數人傾向相信民主制度並不適合亞洲社會,頗有其異曲同工之妙。俄羅斯人或許已經擺脫了蒙古人的統治,但是卻繼承了高壓專制的政治體制,如同典型的亞洲國家一樣,更強調每一個人都應該為國家的整體利益犧牲,統治者擁有如家父長式的權威。這也難怪作者馬丁.西克史密斯會在書中又說道,蒙古人的入侵讓「俄羅斯孤立於歐洲之外,錯過了文藝復興,其國家進步中斷了兩百多年,就某些方面而言,她將永遠無法迎頭趕上歐洲的文化與社會價值,」而這樣的亞洲性格,覺得需要有一個強有力的領導者來領導國家,又往往肇因為不安全感。很多亞洲國家凝聚社會向心力並讓政權穩定的方式,都是選擇不斷強調外在的危機,以教育社會大眾團結對外的必要性。而且這樣的情況不分專制或民主、貧困或富裕,非常普遍地存在於亞洲社會之中。最明顯的例子,就是今日的中國,這個擁有核武的超級大國,仍然不斷灌輸自己的民眾,列強還在欺侮著中國,中國人要支持共產黨政府,一致團結對外。而極為富裕,且已經是成功民主國家的日本,則常常強調日本是個沒有自然資源且國土狹小的國家,因此國民必需要恪守本份、勤奮努力,才能在這個世界生存下去。南韓強調北韓的武力威脅,新加坡強調自己國土極小,隨時可能遭馬來西亞併吞,香港與台灣極為憂慮中國影響力的入侵,中亞與中東的伊斯蘭國家則擔心異教徒們腐化他們的信仰,對內還有宗派之爭。大概除了東南亞比較樂天的國家以外,亞洲國家幾乎都是整天憂心忡忡的社會。而俄羅斯就如同多數的亞洲國家一樣,也是充滿危機感的社會,或許今天大家會覺得俄羅斯威嚇波羅的地三小國與波蘭,非常霸道,但歷史上立陶宛與波蘭在強大時,可是曾經直接出兵佔領莫斯科,還打算強迫俄羅斯人改信天主教。而與俄羅斯紛爭數百年的烏克蘭、內高加索國家,與俄羅斯人更有寫不完的恩怨,極重要的戰略要地克里米亞半島,則是俄羅斯認為絕對不能退讓的據點。而俄羅斯一直以來就是利用這樣的外在壓力,團結這個龐大的國家,因此這種危機感已經內化成俄羅斯這個社會的集體記憶。就如同多數的亞洲國家一樣,很多微不足道的爭端都會讓俄羅斯上升成國家危機,更何況與俄羅斯有不共載天之仇的敵人,還真的一支手都數不完,比如動盪的車臣問題,就是一個無解的歷史難題。這樣一個外表看起來像歐洲民族,但其實有濃濃亞洲性格的國族,或許才是俄羅斯與北約國家們雞同鴨講,雙方歧見越來越深的根本原因。而這或許就是美國未來想要與俄羅斯合解與合作的最大阻礙,因為美國與前一個蒙古帝國的繼承國合作了近半個世紀,最後仍因價值觀的巨大差異而分手,而俄羅斯,不論他自己承不承認,就是另一個徹底韃靼化的國家,是這個世界上另一個蒙古帝國的繼承國。一個是清教徒所建立的移民國家,一個是繼承蒙古人一切的威權帝國,兩者之間有著根本性的不同。心得:這篇文章突顯出當年福澤諭吉主張「脫亞入歐」的學理和必要性,因為亞洲的文化始終擺脫不了專制獨裁與犧牲個人成就群體,造成個人的權利、自由以及才華全都被壓制甚至於抹煞,當然再怎麼樣也無法跟尊重並保障個人自由權利、鼓勵個人才華盡情發揮的西方國家相比。而亞洲國家中又以支那的烏煙瘴氣為最,台灣人現在要思考的不是「脫亞入歐」,是「反華抗支」這是一個方向,走向文明國際的唯一方向。 公告 [站務公告] 狂新聞版區開版了 2評分人數 +210經驗值 評分理由 azq112 +10 妖受讚 tjcing +200 封建的王朝就是個裝逼的王朝。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更多告杯in here GoGoGo:||||||||||||||||||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