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山「反殺案」無須庭審 警方認定于海明屬「正當防衛」

昆山「反殺案」無須庭審警方認定于海明屬「正當防衛」2018年9月3日分享平台微博分享平台人人網分享平台電郵分享平台微博分享平台人人網分享平台電郵分享分享平台這是外部鏈接,瀏覽器將打開另一個窗口Facebook分享平台FacebookMessenger分享平台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45393336關於分享這是外部鏈接,GettyImagesiStock再度引發中國法律「正當防衛」條款爭議的江蘇昆山「反殺案」,短短幾天內從律師認為的里程碑式案件,變成無須開庭審題就已有定論的「正當防衛」案。昆山檢察機關表示,于海明在案中用刀還擊施襲者劉海龍導致後者死亡的行為,被認定為「特殊防衛」——這屬於中國刑法在1997年作出修改之後加入的條款。上周,劉海龍駕駛一輛寶馬轎車在昆山市區一個馬路交界處與騎電動自動車的于海明因為道路使用發生衝突,隨後演變成劉海龍及同伴襲擊于海明。社交媒體上流傳的監控視頻顯示,劉海龍在肢體襲擊于海明一段時間後,從自己的車內取出一把刀進一步實施襲擊,期間刀落在地上,於海龍拾起並隨即還擊,並在劉海龍跑開後從身後追擊,于海明前後共向劉攻擊七刀,終致劉傷重死亡。關於于海明的行為是否屬於「正當防衛」,在媒體、法律專業人士以及網絡輿論中間引發爭議,並持續數日。周六(9月1日),昆山市公安局發佈通報,指于海明的行為屬於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公安機關依法撤銷于海明案件。公安通報指,劉海龍對于海明的侵害行為屬於「行兇」,並且是一個持續的過程,而于海明的行為則是出於防衛目的。昆山「反殺案」焦點:在中國認定「正當防衛」有多難觀點:中國難有完善「正當防衛」權的政治原因「司法實踐中,考量是否屬於『行兇』,不能苛求防衛人在應急反應情況下作出理性判斷,更不能以防衛人遭受實際傷害為前提,而要根據現場具體情景及社會一般人的認知水平進行判斷,」該通報稱,案發過程中,「一直處在劉海龍的暴力威脅之中」。「另外,于海明停止追擊,返回寶馬轎車搜尋劉海龍手機的目的是防止對方糾集人員報復、保護自己的人身安全,符合正當防衛的意圖。」中國近年有數起涉及「正當防衛」條款的刑事案件,而在這些受到廣泛關注的案例中,被認定為防衛過當甚或故意傷害的情況要遠多於成為認定為「正當防衛」。于海明案發生後,中國法律界人士以及民間輿論,普遍認為于海明應該屬於正當防衛。不過,也有學者認為,此案未經過庭審程序,而直接由警方下定論,未必是中國司法的進步。另一些人則認為,此案目前的結果有關於政治的考慮。事發經過圖片版權WeiboscreenshotImagecaption電動車主拾到刀後反擊寶馬車乘客。警方通報指,當地時間8月27日晚上21時30分許,劉海龍駕駛寶馬轎車在昆山市震川路西行至順帆路路口,與同向騎自行車的于海明發生爭執。劉海龍從車中取出一把全長59厘米的砍刀連續擊打于海明,多次擊打期間砍刀甩落,于海明反搶砍刀並在爭奪中捅刺、砍擊劉海龍。劉海龍的腹部、臀部、右胸、左肩及左肘均中刀受傷,劉海龍跑向寶馬車,被于海明繼續追擊,而追砍的兩刀並未砍中;其後劉進一步跑向馬路邊綠化帶。其後,于海明返回寶馬轎車,將車內劉海龍的手機取出放入自己口袋,並在警員到場後將手機和砍刀交給警方。警方指,于海明稱自己取走劉的手機是為防止對方打電話召集人員報復。經法醫鑒定,于海明搶刀後在7秒內刺砍劉海龍5刀,劉身體多處受傷,當中包括腹部大靜脈破裂以及多處骨折,最終因失血性休克而死亡。于海明則在劉海龍的襲擊當中身受兩處挫傷。「辱母殺人案」——又一個以暴抗暴的悲劇?「特殊防衛」警方通報案件調查結果後,中國媒體引述昆山檢察院官員稱,于海明在案中的反擊行為被認定屬於正當防衛中的「特殊防衛」。在該條款下,民眾在面對嚴重暴力侵害時實施的防衛行動不再存在限度上的差別。「我國刑法二十條第三款所規定的特殊防衛,是一個無限防衛權,它不存在防衛的過當和過限,」中國官方中央電視台的新聞網站引述昆山市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宮為所解釋說。較早前,北京理工大學法經濟學博士王萬瓊曾向BBC中文表示,1997年修改刑法時引入的「特殊防衛權」,是中國刑法一個「很大的突破」。「在嚴重威脅人身安全的暴力性犯罪的時候,就不存在限度的問題,」王萬瓊說,「這種情況下,即使造成不法侵害人的重大傷亡,也不需要負刑事責任。」激活「沉睡」條款近年中國有過一些受到廣泛議論的案例,民眾在受到侵害進行防衛之後,被判以刑事罪。2009年,湖北省恩施一所賓館女服務員鄧玉嬌刺死意圖強姦她的鎮政府官員,被判定防衛行為超過必要限度,為防衛過當,最終被判故意傷害罪,後基於其自首行為和法醫鑒定的心境障礙,免予刑事處罰。2017年,山東青年於歡在母親被催債人進行猥褻性的羞辱、民警未能及時阻止的情形下情急之中用水果刀刺傷四人,其中一人死亡,被以故意傷害罪判處無期徒刑,上訴後改判為防衛過當,處有期徒刑五年。昆山「反殺案」發生後,中國一些律師一度擔心,于海明會遭遇相似的命運。鄧玉嬌案偵結涉案官員受處理不過,這一案件最終得到與民間輿論相符的結果,卻是沒有經過法庭審訊,而是由警方直接撤案實現。一方面,這一結果罕有地使用了被律師稱為「沉睡」條款的「特殊防衛權」,另一方面則可能由於未經過庭審而引發有關程序正義的擔憂。昆山市檢查院指,昆山警方的撤案符合法律規定。有律師則表示,希望此案件能上升為司法解釋,以進一步成為法律界共識。相關主題內容中國犯罪法律

精選訊息全球關鍵:|磷蝦油|維力康|健康食品|保健食品|蜂王乳|PPLS|台灣綠蜂膠|葉黃素|蜂王漿|智勝王|芙婷寶|關鍵字排名|南極冰洋磷蝦油|超視王|神經滋養物質|SEO|GOOGLE排名|網站排名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