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中國難有完善「正當防衛」權的政治原因

觀點:中國難有完善「正當防衛」權的政治原因鄧聿文獨立學者2018年9月3日分享平台微博分享平台人人網分享平台電郵分享平台微博分享平台人人網分享平台電郵分享分享平台這是外部鏈接,瀏覽器將打開另一個窗口Facebook分享平台FacebookMessenger分享平台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45393506關於分享這是外部鏈接,WeiboscreenshotImagecaption電動車主拾到刀後反擊寶馬車乘客。江蘇昆山的「反殺案」被警方以于海明行為屬於正當防衛的認定而收場。這個結果無疑是民意的「勝利」,儘管警方含糊地對此予以否認。此事若發生在一個法制健全、執法嚴明的國家,是不太可能引起如此大的社會轟動的,除了施暴者被「反殺」的戲劇效果外,人們對暴力威脅下的「正當防衛」權的焦慮是一重要因素。雖然有寶馬男劉海龍的暴力侵害在先,然而,正如江蘇省檢察廳此前的一篇文章所說,在100份以「正當防衛」為由要求輕判的二審(終審)刑事判決書,僅有4份被法院認定,其他20份為防衛過當,76份為故意傷害罪。在這種情況下,人們有理由相信,于海明最後也會大概率被司法機關以「防衛過當」而判刑。為什麼中國的法律對「正當防衛」要設計那麼多在特定條件下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做到的限定條件,以致民眾在遭受暴力侵害時不敢理直氣壯地行使「正當防衛」權,甚至連中國最高法院的前官員都稱該法為「殭屍」法律?僅從法律本身無法得到合理解釋,必須從政治角度來看待。簡單地說,正如一些人提到的,這是中共政權定義暴力和反抗的需要。中共壟斷了國家機器,而且也要壟斷民間的暴力和反抗,不論後者針對的是官員還是民間自己,其暴力和反抗尺度必須由政權來界定。當然,政權也清楚,要完全限制和扼殺民間的暴力和反抗做不到,似乎也沒必要,但暴力和反抗的尺度和界限須由政權來掌控和調節。而實現這種掌控和調節的工具,就是法律上的「正當防衛」權。換言之,中共政權雖不能不在法律上賦予人們在遇到侵害時的「正當防衛」權,因為這是人們的普遍要求也是實現法律正義所在,黨國表面上要順從這個「普世價值」,但從防治民眾利用「正當防衛」以對抗官方的各種壓迫和不法、「合法」侵害的目的出發,黨國又不能使法律上的「正當防衛」落地,變成民眾保衛自身利益和人身安全的武器,這就要求對民眾的「正當防衛」設計具體的苛刻條件和障礙,並在司法實踐中要求法官不能支持和放行「正當防衛」,哪怕面對一個惡棍的侵害。這裏的原因是,對官方來說,如果民眾有了「正當防衛」權,而且得到法院的認可和支持,類似強拆和各種不當社會管治會遭遇民眾的抵制,針對政府的暴力反抗會多起來,從而嚴重削弱黨的權威,這是官方所不允許的。圖片版權GettyImagesiStock從此角度看,這次昆山「反殺」案于海明的行為被當地警方認定「正當防衛」,乃一大突破,由此撕開了黨國對暴力壟斷的一個小小的口子,以後當民眾對官方的侵害行使”正當防衛權”時,法院就可援引這個案例。雖然有人對此不以為然,認為不宜誇大其意義,他們會說,假如被反殺的劉海龍是官員,當地警方就不會這麼認定,另外,即使有這個案例,法院今後也不會隨意把它擴大,運用在官民衝突中。儘管有上述可能性,但從前面的分析看,還是不能否認它的”突破”價值。這需要我們回歸政治層面。警方對此案的處理,社會壓力如果不起決定作用的話,也是一個重要考量因素(我認為是主要考量因素)。此案施暴者的黑社會背景嫌疑以及于海明的底層百姓地位使它受到社會的關注超出同類諸多案件,並使于海明的反擊行為得到社會特別是左派和普羅大眾一邊倒的支持。在這點上,左派和普羅大眾甚至比自由派更堅定。後者對于海明的行為是否屬於”正當防衛”有不同看法,前者則無異議地支持。左派代表人物載旭就發微博稱,正當防衛不是對等反擊……主動侵害者是非正義的,正當防衛是正義的,因此少扯什麼過當不過當。一個健康的正常的社會一定是主持正義的弘揚正氣的。對黑惡勢力,還是要多用霹靂手段,少發菩薩心腸。正是左派和普羅大眾的這個立場,使得中共很忌憚。昆山警方能夠這麼快認定于海明的行為乃正當防衛,或許這是關鍵因素。而這樣處理,可以認為不是出自昆山警方,甚至不是江蘇省,而來自高層,昆山警方不過是秉承高層意旨。高層如此做的目的,也不難理解,就是要盡快平息社會輿論對此事的關注和不滿。那麼,高層有沒有評估在「正當防衛」上的立場後退會「鼓勵」民眾對官方的侵害行為以「正當防衛」之名進行更多和更大力度的抗爭,從而有可能使黨國對暴力和反抗的壟斷被打破?應該是有評估的,但在高層看來,在民意壓力和放鬆對「正當防衛」的限制之間,只能是兩害相權取其輕。這裏涉及黨國統治的合法性依賴於誰的問題。當中共將統治之「寶」押在民粹和民族主義的身上時,如果因為類似發生於民眾之間的案件而作出與公眾的認知和期待明顯相悖的逆民意的處理,會削弱民眾對黨本已薄弱的支持,長期而言是得不償失的。圖片版權CNS習近平上台後,中共的統治更多打上了民粹和民族的色彩,所謂中國夢就是一個民粹和民族主義的旗號。這個旗號對渴望中華民族復興的大眾特別是底層民眾和左派來說,還是有一定吸引力的。對中共統治的這個主要群眾基礎,黨國會悉心呵護。過去,兩者之間,關係大體上還是適應的,然而,今年以來,兩者呈現出一定程度的緊張態勢,左派和底層民眾對官方的不滿情緒在加強,一些抗爭行為指向黨國明顯。他們對「正當防衛」的需求也很強烈,支持于海明自衛權的態度也較自由派堅定。如果高層不想忤逆其意志,就須在此問題上做出適當讓步,尤其是在貿易戰需要動用左派和大眾的背景下。當然,對高層來說,在個案上放鬆對「正當防衛」的限制,並不一定意味著對暴力和反抗的壟斷有任何放鬆。但如此處理也啟示我們,面對中共政權對草根反抗的全面打壓,平民百姓也並非只有束手就擒,毫無辦法。當中共政權把自己的統治和民意基礎同民粹民族主義更緊地綁在一起時,利用強大的民意壓力,是可以迫使中共改變一些對民眾不利的具體制度和政策的。前不久發生的疫苗事件對一批官員的處理,以及日前爆發的湖南耒陽事件釋放被抓的市民,都顯示出這種趨勢。注:本文不代表BBC觀點。相關主題內容社會中國警務法律

精選訊息全球關鍵:|保健食品|維力康|蜂王乳|健康食品|蜂王漿|神經滋養物質|智勝王|PPLS|台灣綠蜂膠|芙婷寶|網站排名|SEO|磷蝦油|南極冰洋磷蝦油|關鍵字排名|葉黃素|GOOGLE排名|超視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