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地玫瑰」張翠容:我看到了比新聞更複雜的戰地故事

「戰地玫瑰」張翠容:我看到了比新聞更複雜的戰地故事何桂藍BBC中文記者2018年9月10日分享平台微博分享平台人人網分享平台電郵分享平台微博分享平台人人網分享平台電郵分享分享平台這是外部鏈接,瀏覽器將打開另一個窗口Facebook分享平台FacebookMessenger分享平台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45074560關於分享這是外部鏈接,chui-yungcheungImagecaption張翠容在緬甸訪問全國民主聯盟成員,昂出素季的肖像無處不在。緬甸若開邦實兌一個難民營警崗前,一個身形嬌小的華人女子正與警衛鬥智斗勇。她是香港獨立記者張翠容,打算潛入守衛森嚴的羅興亞難民營。使出包括詐病、扮暈手段不果後,張翠容趁著一架卡車經過颳起塵土,在警衛眼前消失——她機敏地跳上車,沒入卡車上的難民人群裏,成功進入難民營。關於羅興亞問題,華文媒體大多援引國際傳媒報道,集中於難民的苦況、軍政府的行徑,以及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實權領袖昂山素姬對事件的態度,將爭議描述為宗教與族群之間的仇恨。張翠容則從當地不同受訪者口中,了解到更深層的成因:緬甸僧侶曾是軍方專政的反對者,在2007年「番紅花革命」中遭血腥鎮壓。此後軍方對佛教僧侶採懷柔策略,既鼓勵設立「護教」組織,同時宣稱緬甸佛教正受穆斯林威脅,將佛教民眾與僧侶的視線,從政府轉移至穆斯林身上,並借此打擊昂山素姬的聲望。記者被捕後 路透社公開調查報道證羅興亞人被緬甸軍人處決羅興亞危機:昂山素季會面臨種族清洗罪嗎?金·沃爾:獨自戰鬥的女自由記者之死圖片版權chui-yungcheungImagecaption張翠容於羅興亞難民營爭議背後,政治、意識形態、宗教勢力之間錯綜複雜。在這樣的環境之中,人性的矛盾表露無遺。張翠容曾在若開邦實兌的「若開民族黨」(若開邦與緬族同樣信奉佛教)總部採訪了一名年輕黨員。他坦承曾參與驅趕穆斯林的行動,但在細問之下才知道,他的鄰居是穆斯林,自小與穆斯林孩子一同長大,但當這家人被驅趕時,他卻參與行動。「我問為什麼?他尷尬地想了想,只說大家都認為穆斯林會威脅他們。」張翠容在書中記述。「戰地玫瑰」圖片版權chui-yungcheungImagecaption張翠容在印度走訪了「赤腳學院」與「民眾科學運動」兩個面向底層民眾的民間組織香港出生成長的張翠容被譽為「戰地玫瑰」,曾親赴阿富汗、科索沃、巴爾幹半島、巴勒斯坦等地作深度採訪。外界以「戰地記者」來稱呼她,但張翠容說自己是一個「世界記錄者」。在今年出版的新作《歐亞現場》中,張描寫了烏克蘭、土耳其、緬甸、伊朗這些國家,與日常國際新聞中看到不一樣的模樣;雖然並非「戰地」,但這幾個國度近年在民主化與現代化中匍匐(或倒退)前行,當中的跌宕與掙扎,也在張翠容的筆下顯得波譎雲詭。2014年烏克蘭爆發「廣場革命」,國際新聞集中報道「革命」後烏克蘭東部發生的戰事,並描繪出烏克蘭西部親歐、東部親俄、國家分裂的形像。革命廣場上的一些主張捍衛烏克蘭民族的組織,則被俄方以至國際媒體冠以「民族民粹」、甚至針對俄羅斯的「法西斯」之名。張翠容在革命前後兩度到訪烏克蘭,採訪到烏克蘭民族組織「右邊界」(PravySektor)的發言人;令人驚訝的是,這個被國際社會視為「極右」、仇俄的組織,發言人竟是一個連烏克蘭身份也未有的俄羅斯人,因在俄反對總統普京而成為「敏感人物」,移居烏克蘭。圖片版權CHUI-YUNGCHEUNGImagecaption”右邊界”時任發言人AtremSkorpadsky「不過我已把自己視為烏克蘭人,戰友們也一樣以同胞看待我。」這為曾經的俄羅斯國民向張翠容說。張翠容感嘆:每個國家的故事,都遠比我們在新聞中看到的複雜。自2000年初出版第一本書起,張翠容已鮮再正式加入新聞機構。成為獨立記者的她不想只停留於報道即時性的事件、人物。她說,自己無意挑戰主流傳媒的敘事,只希望為有心的讀者,提供更多材料理解世界。「走過的地方越多,人會變得越謙卑,因為會發覺自己太卑微,所知實在太少。」張翠容笑言,自己已經變成「不可知論者」。相關主題內容香港新聞學女人

精選訊息全球關鍵:|蜂王漿|南極冰洋磷蝦油|關鍵字排名|神經滋養物質|芙婷寶|GOOGLE排名|葉黃素|維力康|磷蝦油|保健食品|超視王|網站排名|台灣綠蜂膠|智勝王|PPLS|健康食品|SEO|蜂王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