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瑞莎: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歌手

艾瑞莎: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歌手阿爾瓦·海德ArwaHaider2018年9月10日分享平台微博分享平台人人網分享平台電郵分享平台微博分享平台人人網分享平台電郵分享分享平台這是外部鏈接,瀏覽器將打開另一個窗口Facebook分享平台FacebookMessenger分享平台MessengerMessenger分享平台MessengerTwitter分享平台Twitter人人網分享平台人人網開心網分享平台開心網微博分享平台微博QQ分享平台QQ豆瓣分享平台豆瓣Google+分享平台Google+WhatsApp分享平台WhatsApp複製鏈接https://www.bbc.com/ukchina/trad/vert-cul-45471866關於分享這是外部鏈接,瀏覽器將打開另一個窗口關上分享窗口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艾瑞莎·富蘭克林(ArethaFranklin)去世了,享年76歲。這一消息讓人們感傷、思考,並反思這位靈魂歌后如此非凡的全盛時期。在長達六十載的職業生涯中,她國際唱片的銷量數以千萬計,無數經典單曲令人振奮——《尊重》(Respect)、《(你讓我感覺像)一個天生的女人》((YouMakeMeFeelLike)ANaturalWoman)、《愚人鏈》(ChainOfFools)、《搖滾依舊》(RockSteady)、《西班牙的哈姆萊區》(SpanishHarlem),獲得包括18項格萊美大獎在內的各種榮譽。艾瑞莎如此傳奇,全世界稱呼她時都不冠姓氏。她的才華如此驚人,女王氣勢十足,一直與各種”名人”圈保持了相當的距離。在浮誇且裝腔作勢的娛樂年代,艾瑞莎始終是一個真正的天才,贏得了大家的尊重。直到今天,一直如此。即使是現在,感覺都不該用過去時談及她的嗓音。因為那歌聲直到此時此刻,都如此美妙而充滿分量。這不僅因為艾瑞莎的音凖從不出錯,不論高低都能踏凖。更在於她歌聲中充滿了熱情和共鳴;她那絶妙的女高音音域,活力十足;她音色透亮,辨識度十足。很難想像如果沒有她的聲音,音樂將是怎樣一幅光景。艾瑞莎的曲目層次之豐富,從她早期的瘋克樂、靈樂和藍調,到其圓潤渾厚的流行樂大獲成功(要知道她一直是美國公告牌音樂排行榜最著名女歌手),再到她對爵士樂的探索:比如1992年的合集《爵士到靈樂》(JazztoSoul),2016年在美國白宮和漢考克(HerbieHancock)、格拉斯帕(RobertGlasper)一同演唱的《王子悼念》(Princetribute)。總有意想不到的精彩。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Imagecaption艾瑞莎·富蘭克林出生於孟菲斯,童年時搬到底特律。她14歲時有了自己的第一張專輯,是在教堂歌唱的現場錄音。就說說1998年的格萊美獎吧,艾瑞莎代替生病的帕瓦羅蒂(LucianoPavarotti)上場,表演了《圖蘭朵》(Turandot)中的一段詠嘆調《今夜無人入眠》(NessunDorma)。她延續了帕瓦羅蒂的男高音調子,但又賦予其一種獨特的深情。這20分鐘的表演引來觀眾們極其熱烈的回應和掌聲,直到今天,這仍然是一場值得反覆欣賞的精彩表演:尤其是艾瑞莎質樸的嗓音唱出高昂的聲調,而沉靜的雙目也迸發了光芒。靈魂之泉艾瑞莎所有的音樂,甚至她的歌劇表演,都有一個深深的根源——福音。1942年,她出生於田納西的孟菲斯,父親是一名特立獨行的牧師。艾瑞莎在美國底特律長大,因為父親在新聖施洗者教堂(NewBethelBaptistChurch)傳教,也正是這裏,她的音樂教育開始了。人們發現她很有唱歌和彈鋼琴的天賦,後來這項鋼琴才藝一直是她事業的一個標誌。她的成長經歷也很坎坷,父母離婚了,母親在她九歲時逝去。當艾瑞莎錄製自己的首張專輯《信仰之歌》(SongsofFaith)時,14歲的她正懷著自己的第二個孩子。1956年那張福音合集中的第一首歌,她演唱了18世紀的聖歌,裏面有一段《鮮血之泉》(FountainFilledwithBlood),鋼琴伴隨著她夢幻的嗓音,還有聽者久久的掌聲和無盡的狂喜,到今天聽起來還是美得令人難以忘懷。聽古典音樂能改善你的生活嗎?音樂史上第一位”超級巨星”是誰?為什麼音樂會勾起我們的回憶?指揮家到底在做些什麼?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Imagecaption在其職業生涯中,富蘭克林被多位美國總統授予榮譽,在獲頒發著名的肯尼迪中心終身成就獎時,她既是獲獎人,又是表演者。艾瑞莎的父親作為其經紀人,讓她和一些知名福音樂隊一起巡迴演出,比如當時由20歲左右的山姆·庫克(SamCooke)領銜的TheSoulStirrers樂隊。後來她開始表演世俗題材,想擁有更為廣泛的觀眾。在她在主流世界獲得成功後多年,他父親還是說:”其實,艾瑞莎從來沒有離開過教會。”這種精神品質貫穿了她的各種作品。她還通過自己1972年的現場演唱專輯《奇異恩典》(AmazingGrace)讚頌了這份信仰。至今,這張專輯依然是她最暢銷的唱片,並被認證為美國雙白金唱片。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Imagecaption直到去世前不久,她一直都在表演,2017年11月7日,包括埃爾頓·約翰(EltonJohn)艾滋病基金會25週年音樂會。在哥倫比亞唱片公司工作一段時間後,艾瑞莎於1967年與大西洋唱片公司簽約,並奠定了自己的音樂女王身份。在那裏,她與著名製片人威克斯勒(JerryWexler)、MuscleShoals節奏樂工作室合作,推出了首張唱片《我從未愛過一個男人(我愛你的方式)》(INeverLovedaMan(TheWayILovedYou))。這張扣人心弦、苦樂參半的專輯紅極一時,為她贏得商業聲譽。頗為奇怪的是,艾瑞莎有時被稱為”汽車城傳奇”,眾人皆知她唱靈樂一流,但她其實從沒真正給自己加蓋過底特律的標籤。她無可爭議的”靈魂歌后”地位可能來自於1967年芝加哥皇家劇院的一場音樂會,DJ斯潘(PervisSpann)在舞台上用一頂皇冠為她”加冕”。這無非是一個有趣的噱頭,不過這個稱號,艾瑞莎是實至名歸。喚醒前已然醒來當代知名的流行歌手,其”醒悟”在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艾瑞莎。可能她沒有刻意將自己塑造成一個政治人物,不過當敢言定會有風險時,她都勇於表態。1968年馬丁路德金被刺殺後的葬禮上,她演唱了黑人福音作曲家多爾西(ThomasDorsey)的《親愛的主(牽我的手)》(PreciousLord(TakeMyHand))。1970年民權藝術家戴維斯(AngelaDavis)入獄,艾瑞莎公開表示為其支付25萬美元保釋金(”這個錢我有,”她說,”取之於黑人朋友,我希望能還於他們”)。她的作品中總有以非洲為中心的意像和表達,包括1972年那張以西蒙娜(NinaSimone)的讚美詩為題的專輯——《年輕的天才和黑人》(YoungGiftedandBlack)。”小莫扎特小姐”和最了不起的天才兒童解開認知障礙症的密碼開發老年人大腦潛藏的驚人學習能力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Imagecaption艾瑞莎經常邊彈邊唱,當她於1967年轉入大西洋唱片公司時,她的事業進入了成熟時期。她小心翼翼地保護著自己的私生活。作為一個黑人、女性和成功人士的混合體,從主流文化圈脫穎而出。因為太要強、太苛求,她一直飽受詬病,似乎女性就不應該有這些品質。她是首位進入搖滾名人堂(RockandRollHallofFame)的女性。名人堂成立第二年,就由基思·理查茲(KeithRichards)宣佈她的正式加入。還有很多事可以顯示她的要強求勝。2008年格萊美典禮上,碧昂絲提及無疑很出色的緹娜·特納(TinaTurner)為”女王”。事後艾瑞莎直言不諱:”我不想談,這太卑劣了,就是想引起爭論。”ImagecopyrightGettyImagesImagecaption她的《尊重》、《愚人鏈》等歌曲,配以其特有的風格和表演形式,讓她成為一個新興的、毫無悔意、永不妥協的女性形像代表。她也嘗試過多種多樣的合作,尤其是隨著音樂潮流的改變,不斷拓寬自己的領域。商業上並非永遠成功,但她的聲音從未失去風采。上世紀80年代,她開始登上大熒幕(她在《福祿雙霸天》(TheBluesBrothers)中演唱了《想》(Think),那一場宴會表演如今看起來依然動人);她還改變風格,和喬治·邁克爾(GeorgeMichael)、Eurythmics樂隊等人表演二重唱,還發佈了自己的單曲系列,比如1985年的《誰在奔向誰》(Who’sZoomin’Who?)。90年代,她推出的內容不那麼豐富,不過卻一直有所升華。1998年,勞倫·希爾(LaurynHill)幫她製作推出了《玫瑰仍然是玫瑰》(ARoseIsStillARose)。視頻中,艾瑞莎坐在鮮花王座上,像布道一般,開始了這場歌唱。活到老學到老什麼時候學樂器都不算晚為什麼快樂的音樂會讓你做壞事你知道你正在破壞自己的聽力嗎?ImagecopyrightReutersImagecaption1968年,她在馬丁·路德·金(MartinLutherKing)的葬禮上歌唱,40多年後,她又在美國第一位黑人總統的就職典禮上演唱。艾瑞莎與與疾病做鬥爭已有許多時日,雖然此前她否認自己患有胰腺癌的傳言。即便如此,幾年前她曾被迫取消了巡演。進入2000年,她依然很輝煌——仍然出場震撼觀眾、帶來轟動。即便是那些讓人心碎的歌曲,她也會打扮得一絲不苟、確保自己完美無缺。2009年,她在奧巴馬總統的就職典禮上演唱了《我的祖國》(MyCountry’TisOfThee);更有名的是,2015年,當她唱起《(你讓我感覺像)一個天生的女人》悼念作曲家卡羅爾·金(CaroleKing),奧巴馬聞聲感動落淚。”艾瑞莎一歌唱,美國歷史就湧了出來,”奧巴馬對《紐約客》的雷姆尼克(DavidRemnick)這麼說。靈魂歌后可以寫出美妙的曲調,然而當她唱起別人的歌,那歌就徹底屬於她了。達迪思·斯普林菲爾德(DustySpringfield)驚嘆於艾瑞莎演唱他那首《牧師之子》(SonofaPreacherMan)時獨有的嗓音,這首歌像是為她而作。奧蒂斯·雷丁(OtisRedding)聽到她演唱的《尊重》(這首歌他寫於1965年並錄製),斷言道:”她真的拿走了我的歌”。2014年她在大衛·萊特曼秀(DavidLettermanShow)上演唱了阿黛爾(Adele)的《愛恨交織》(RollingintheDeep),簡直是賦予其全新而經典的魂靈。多少次重聽她的熱門單曲,不論是把我們帶入舞池、還是安撫我們的破碎的心靈時,都能讓人在感受到,每個節拍中湧出那種光明的力量。艾瑞莎萬歲。她唱出的每一行歌詞,都像是一種啟示,從現在直到永遠。ImagecopyrightReutersImagecaption2018年8月13日,艾瑞莎”重病”的消息傳開後,紐約富蘭克林街地鐵站出現了這場臨時的悼念。請訪問BBCCulture閲讀英文原文。相關主題內容娛樂藝術文化美國音樂女人

精選訊息全球關鍵:|健康食品|GOOGLE排名|神經滋養物質|台灣綠蜂膠|超視王|南極冰洋磷蝦油|磷蝦油|關鍵字排名|網站排名|葉黃素|PPLS|芙婷寶|蜂王漿|蜂王乳|智勝王|保健食品|SEO|維力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