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主義上升 歐洲整體右轉

民族主義上升歐洲整體右轉2018年9月11日分享平台微博分享平台人人網分享平台電郵分享平台微博分享平台人人網分享平台電郵分享分享平台這是外部鏈接,瀏覽器將打開另一個窗口Facebook分享平台FacebookMessenger分享平台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45482437關於分享這是外部鏈接,EPA在整個歐洲,民族主義和極右翼政黨已經獲得了顯著的支持。這些人中,有的已經上任,其他人則成為了主要的反對聲音,至於那些尚未獲得政治立足點的人,他們也在迫使中間派領導人右轉。在一定程度上,這被視為人們在金融危機和移民危機之後對目前政體的抵制,但人們的不滿情緒也引發了對全球化和民族認同趨於淡化的長期擔憂。雖然有關的黨派涉及多方,但有一些共同的主題,例如對移民的敵意,反伊斯蘭言論和歐洲懷疑主義。那麼,歐洲的政治格局將會走向何方?意大利圖片版權EPAImagecaption意大利新內政部長兼聯盟領導人馬泰奧·薩爾維尼(MatteoSalvini)與支持者見面。無果的選舉和數月的不確定性最終導致兩個民粹主義政黨——反建制的「五星運動」和右翼的「聯盟」——組成了聯合政府。他們的崛起源於意大利在2008年遭受的嚴重金融危機,此後,意大利成為北非移民的主要目的地。「聯盟」此前被稱為「北方聯盟」,他們此前致力於創建一個獨立的北方國家,但現在,他們的目標已經轉變為領導這個他們此前想要離開的國家。他們的聯合政府計劃包括大規模驅逐無證移民,這符合該聯盟強烈的反移民立場。德國選舉:默克爾獲勝但民族主義勢力崛起歐洲難民潮會不會成為歐盟瓦解的催命符意大利政治危機:民粹政黨再次攪動歐洲神經訪問西西里島時,意大利新內政部長兼聯盟領導人馬泰奧·薩爾維尼(MatteoSalvini)表示,必須阻止該島成為「歐洲的難民營」。雙方都對歐元感到不滿。由於很少有人反對更多的選舉,意大利的下一次投票可能會給歐盟帶來巨大的麻煩。德國圖片版權GettyImagesImagecaption上個月,AfD的一次集會吸引了5000名支持者,但有20000多人對此進行了反對遊行。成立僅五年後,德國極右翼政黨「選擇黨」(AfD)首次進入聯邦議會。該黨成立之初就是反歐元派,他們一直推行嚴格的反移民政策,並擔憂伊斯蘭教的影響。該黨領導人被指帶有納粹暴行傾向。這個政黨的成功被解讀為選民不滿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Merkel)對難民的開放政策,因為在移民危機最嚴重的時候,默克爾取消了邊境管制。2015年,有近百萬人抵達德國,其中許多人來自敘利亞、伊拉克和阿富汗。儘管她的基督教民主聯盟(CDU)正在遭遇近70年來最糟糕的結果,但去年的大選足以讓默克爾連任第四任總理,並與德國社民黨(SPD)組成另一個聯盟。對於德國極右翼政黨「選擇黨」來說,他們作為最大的反對黨的地位已經給了他們最大的平台。但是,「選擇黨」的崛起導致默克爾的口氣發生了變化——在她新任期的第一次重要講話中,她說2015年的「人道主義例外」不會重演,並承諾加強邊境安全和增加非法移民驅逐出境。奧地利在德國的鄰國奧地利,極右翼政黨比德國「選擇黨」取得了更大的成功。去年,自由黨(FPÖ)與保守黨總理塞巴斯蒂安·庫爾茲(SebastianKurz)政府聯盟。保守黨和中左翼的社會民主黨(SocialDemocrats)長期以來一直主導奧地利政治。目前,自由黨輸掉總統選舉幾乎已成定局,而兩個主要的中間派政黨都沒有撐到第二輪選舉。與德國一樣,移民危機被視為右翼政黨成功的關鍵,這也是他們長期以來一直關注的議題。庫爾茲先生誓言加強對移民管控。在競選期間,他甚至被自由黨指責竊取了他們的政策。選舉開始以來,奧地利有人建議學校應禁止10歲以下女孩戴頭巾,以及扣押移民的手機。瑞典圖片版權Imagecaption反移民的瑞典民主黨(SD)在2018年大選中取得了重大進展。反移民的瑞典民主黨(SD)在2018年大選中取得了重大進展。他們贏得了大約18%的選票,高於上次的12.9%。該黨的根源在於新納粹主義,但近年來,該黨將「新納粹」重新命名,並於2010年首次進入議會。與此同時,總理斯特凡·洛芬(StefanLofven)的中左翼社會民主黨(SocialDemocrat)也得到了支持。社會民主黨注重社會福利和少數民族寬容,但瑞典民主黨反對多元文化主義,並希望執行嚴格的移民控制。然而,跟許多國家一樣,瑞典的情況也很複雜。瑞典接受的人均尋求庇護人數比任何其他歐洲國家都高,並且對移民的態度最為積極。法國圖片版權ReutersImagecaption勒龐在2017年5月被馬克龍(EmmanuelMacron)擊敗,輸掉了法國大選。作為極右翼政黨國民陣線(NationalFront)的領導人,馬琳·勒龐(MarineLePen)努力使這個政黨成為法國的主流,但她在2017年5月被馬克龍(EmmanuelMacron)擊敗,輸掉了法國大選。勒龐反歐盟,反歐元,並指責歐盟總部布魯塞爾要對大規模移民負責。2010年,勒龐告訴國民陣線的支持者,穆斯林在街頭祈禱的情景類似於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納粹佔領。自總統選舉失利以來,國民陣線在議會選舉中接連失利。在馬克龍的政黨佔主導地位的議會,他們只贏得了少量席位。最近,該黨已將自己更名為國家集會(NationalRally),勒龐女士表示,她將尋求通過與盟友結盟的方式來爭取權力。匈牙利圖片版權ReutersImagecaption匈牙利總理維克托·奧爾班(ViktorOrban)的支持者們。今年4月,匈牙利總理維克托·奧爾班(ViktorOrban)獲得第三個任期,在以移民議題為主導的選舉中獲得壓倒性勝利。奧爾班說,這場勝利讓匈牙利人「有機會保護自己並保衛匈牙利」。長期以來,奧爾班一直反對穆斯林移民,視自己為匈牙利和歐洲的捍衛者。他曾提出,要警惕「一個人口混雜,沒有認同感的歐洲」,這些言論導致他被稱為「種族主義者」。他可以說是中歐維謝格拉德國家,包括匈牙利、波蘭、捷克共和國和斯洛伐克的主要代言人,反對歐盟強迫各國接受配額制下的移民。斯洛文尼亞雖然這個國家遠遠落後於大多數歐洲國家,但反移民的斯洛文尼亞民主黨(SDS)是今年大選中最大的黨派。該黨由前總理簡·詹薩(JanezJansa)領導,他支持維謝格拉德領導人們反對移民配額,並表示他希望斯洛文尼亞「成為一個將斯洛文尼亞人的福祉和安全放在首位的國家」。在競選期間,他與奧爾班先生形成了聯盟,借用他的策略來激起本國人對移民的擔憂。不過,斯洛文尼亞去年只接受了150份庇護申請。在移民危機期間,大多數難民都使用巴爾幹半島和中歐作為向西方過渡的中轉站。波蘭另一個譴責歐盟處理移民危機不當的政黨,保守派「法律和正義黨」在2015年的選舉中獲得了強有力的勝利。這個黨的一些最引人注目的政策,例如控制國家媒體、進行允許政府解僱和任命法官的司法改革等,都使歐盟感到震驚。「法律和正義黨」也支持一項有爭議的法律,也就是指責波蘭民族參與納粹大屠殺是非法的,有些人認為,這是企圖為一些波蘭人在納粹暴行中的行為洗白。波蘭和匈牙利相互提供政治支持,例如移民配額,以及奧爾班表態要在法院改革事宜上與波蘭保持「團結」。其他歐洲國家丹麥的移民法規是歐洲最嚴厲的,這反映了右翼丹麥人民黨(DanishPeople’sParty)的力量。丹麥人民黨是議會中的第二大黨。丹麥允許其警察沒收移民財產,以支付他們的行政費用,並承諾向發展中國家提供避孕援助以「限制移民壓力」。捷克共和國新總理安德烈·巴比斯(AndrejBabis)說,斯洛文尼亞和意大利最近的選舉表明,捷克共和國、波蘭、匈牙利和斯洛伐克在移民問題上的立場正在蔓延。2015年芬蘭大選中,右翼芬蘭人黨(FinnsParty)獲得第二名,儘管今年這個黨派的總統候選人僅獲得6.9%的選票。在去年的荷蘭大選中,基爾特·威爾德斯(GeertWilders)的反移民自由黨(FreedomParty)本來已經勝券在握,但最終還是被獲得選票最多的政黨擊敗。儘管如此,他們還是在議會中增加了席位。相關主題內容歐洲歐元區歐洲聯盟族群

精選訊息全球關鍵:|南極冰洋磷蝦油|芙婷寶|PPLS|台灣綠蜂膠|SEO|關鍵字排名|健康食品|超視王|蜂王乳|GOOGLE排名|葉黃素|智勝王|蜂王漿|保健食品|神經滋養物質|磷蝦油|網站排名|維力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